《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4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谈完正事,方晟婉拒牧雨秋一起喝酒的建议,独自开车来到晏雨容租住的楼下,拨通手机道:
  “下来,带你去个地方。”
  晏雨容猜到可能与上次说的房子有关,也不化妆,匆匆换上外套素面朝天便出来了。方晟盯着她青春明媚的脸看了看,感叹说年轻真好啊,换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抹两斤粉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我也会有五十岁的时候。”她说。
  “所以才要把握当下,珍惜青春。”
  车子开到城南街心公园附近的一处幽静雅致的小区,叫东方明苑,里面有十幢小高层楼房,绿荫深深,清水环绕,是适合休闲和养生的地方。
  方晟带她来到偏东南角的三号楼,轻车熟路乘电梯来到12层,掏出钥匙开门进去。
  “哇——”晏雨容发出一声惊叹。
  眼前是四室两厅160平米的精装修套房,实木地板、欧式家具、锃亮精美的厨具和小家电,晏雨容打开一间屋子就“哇”一声,逗得方晟哈哈大笑。
  “这就是你所说的借我住的房子?”她迫不及待问,“能不能明天就搬?”

  方晟微笑:“钥匙可以交给你,正式搬要等到下周,还有一桩小小的工程要完成……跟我来。”
  他带着她下楼来到隔壁单元,乘电梯还是抵达12层,又掏出钥匙开门,里面面积、装修、格局跟刚才那套一模一样。
  “你的意思是……”晏雨容迷惑地看着他。
  方晟完全受范晓灵启发想出的点子,狡兔三窟,他觉得自己也应该留一处整个朋友圈都不知道秘密地点以供不时之需,也就是白翎所说的“安全屋”。
  “明天有工人在这儿打通两套房子,然后装个防盗门,门锁在你那边,钥匙也由你保管,之后在两边墙上挂巨幅风景画或装饰性帘子,总之要让外人乍一看察觉不到里面有暗门,明白吗?”
  晏雨容乖巧地点点头,并未多问。很多名山寺庙其实都有类似暗室,用于保存历代珍藏和禅宗要诀,她见怪不怪。
  重回刚才那套房,两人四下打量商量该添置的电器,列出清单后晏雨容表示她出钱买,方晟笑道你是房客,买电器应该房东掏钱才对,别争了,你那点工资多买点化妆品吧。

  “那我总得象征性给点房租吧。”她挺不好意思。
  方晟竖起一只手指:“一块钱,现在就给。”
  “卟哧”,她忍不住笑了,还真从钱包里掏出一枚硬币,方晟也正式接了过去。
  参观完新房回去的路上,晏雨容一再犹豫,还是问:“下周我正式搬进去住,你过来吗?”

  “我来干嘛?”方晟很惊讶。
  她的脸唰地红了,忸怩道:“我以为……”
  “以为什么?”
  她的脸更红,低下头半晌没说话。直到把她送到楼下后开车返回,方晟才陡地悟出她脸红的意思是当真以为他想包养“小三”!

  这个小丫头!方晟无奈地骂道。
  当晚赶回江业,第二天把周小容找到办公室,开诚布公道:
  “记得我说过省城有朋友吗?昨天我专程过去请他出手,做了一天的思想工作终于松口……”
  “是吗?谢谢,谢谢……”周小容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但他有个条件,要取得控股权。”
  周小容愣住,脱口道:“不行,一个亿根本不算大股东,我必须控股!”
  方晟摊摊手表示没法谈,然后埋头处理公务,不再理她。
  呆呆坐了半天,周小容试探道:“控股权的事……不能商量?”
  “这是人家唯一条件。”
  “聚业公司总资产好几个亿呢,他一个亿凭什么控股?”她愤愤道。
  方晟搁下笔,道:“现在一个亿抵得上六个月前十个亿,你信不?”
  周小容不能不信。

  碧海那家小额资产公司倒闭引发信用危机,继而滚雪球般对资金市场产生负面影响,资金借贷、拆借愈发困难,隔夜利率大幅飙升,银行信用额度急剧收缩,如方晟所说,以前能借十个亿的客户眼下借出一个亿就是天大的面子。
  坐在那儿躇踌矛盾良久,周小容终究低头:“算了,控股就控股,不过我要保留副总职务,继续参与公司经营。”
  “具体内容你们之间商谈,我只起牵线搭桥的作用。”方晟把牧雨秋的手机号给她,后续情况牧雨秋自然会密切回报,无须过问。
  当天下午周小容赶到省城巨隆公司,牧雨秋和芮芸出面接待,周小容见到芮芸自然大大吃了一惊,感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初四位舍友芮芸算混得最差,如今却不得不接受她辖制。
  芮芸也是五分钟前才听牧雨秋介绍大致情况,心中困惑不已,搞不清方晟、赵尧尧和周小容到底怎么回事,但她职场经验丰富,深知吃人家的饭就得替人家做事,别管太多。
  直到牧雨秋在协议书上签下龙飞凤舞的名字,困扰周小容几个月之久的资金问题终于烟消云散……
  随着一个亿资金分批到账,停工数月的梧湘绕城高速工程重新启动。不过周小容要做的事仍很多,连续几十天和芮芸奔波于梧湘各大银行之间,完善材料、申请贷款、配合调查、做各种银行规定的手续和证明,忙得喘不过气来。
  方晟由此清静了很多,直到春节度过了平静而有序的两个月。
  这期间鱼小婷只要有空便开车过来,她有两个妙处:一是欢爱方面从不主动索取,方晟要她便配合,有时累了不做也无所谓,但特别喜欢八爪鱼似的搂着他睡觉,偶尔夜里被搂得喘不过气来轻轻推开一点,没多会儿又缠上来,方晟暗想她三十多年来始终独守空房,实在寂寞太久了,身体极度渴望亲密接触,遂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二是欢爱时她从不出声,刚开始以为害羞的原因,后来彼此身体都熟悉无比,她也能全身心敞开接受但还是如此,只是指甲决不轻饶,方晟才知道纯粹是个人习惯。

  她与樊红雨还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欢爱时很投入,是真正用灵魂和身体在做,用心品味和体会那种深入骨髓的快感,可绝口不提“爱情”,更不会象赵尧尧和白翎偶尔在他面前撒娇、亲昵、情意绵绵。或许对她俩来说欢爱就是欢爱,跟爱情毫无关系,方晟只是她俩在人群中寻觅到的欢爱对象,如果没有他,也会找其它男人,仅此而已。
  有一次激情过后两人都睡不着,她突然问:“知道为什么选择你?”
  “相貌堂堂?一脸正气?威风八面?”他胡乱说道。
  “因为气味,”她出神地说,“我的嗅觉特别灵敏,很远就能分辩出每个人身上的体味,大多数男人的体味让我反胃,少数可以接受,你属于极少数的——象我初恋男友那样,体味有点近似晨曦露水打过的青草的味道……”
  “如果这个男人用了香水呢?”
  “香水掩盖不了体味,相反如果香水选择不好混合的味道更差。”
  “也许以后你还会遇到青草味道的男人。”方晟真心实意道。
  鱼小婷没有回应,两眼看着天花板若有所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