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6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想在继续害人,求你们帮我!”
  “你得先告诉我,你用什么方式害人的,我才能对症下药。”
  男尸停止扭动,老实的接受“束缚咒”的捆绑以及南宫兜铃的审问——
  “那道士不知给我施加了什么法术,每年,到了我的忌日当晚,算我不想出棺,也会被某种力量拽出来,魂魄不受任何控制,随处飘荡,只要见到毫无防备的女子……会……会……”
  “怎样?别吞吞吐吐的,敢作敢当,给我坦率的说出来。”
  “我记得第一年出棺的时候,我像一阵风,半夜三更在青城的街巷里穿行,最后莫名其妙的进了一对新婚夫妇的屋子,红烛映衬下,龙凤被刺眼的红,这对夫妻刚刚结束完婚礼,正在酒醉相拥而睡,看样子也是行完房事不久,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行动,转眼间,我的魂魄自动的俯趴在新娘子身,和她尽欢,她丈夫在身边睡着,我并没有弄醒她,她喝的太醉了,从她微笑的表情看来,她肯定以为是丈夫趁她睡着时在欺负她,我从她身要来了不少的阴气……

  “后来有一年,不知为何,我进入的是一个处丨女丨的房间,这一切都是不受控的,不是我本人的选择,是我身的诅咒令我闯进她房间去的,她一开始以为是梦境,后来给我弄疼,她在惊恐醒来,却看我不见,因此骇然不已;
  “我也无法停止,只能不停的侵犯她,她抓着床架声嘶力竭的惨叫,甚至把她父母都叫来了,一家子全跑到她床边围观,我依旧在她身,但是无人能看到我的影踪;
  “这些人看见的,只是她两腿大张,以某种羞耻的频率,身体拼命朝床头撞动,从她洁白睡裙下还渗出血来,我要完她后,直接回到了棺材里;
  “第二年的忌日,我居然又一次选了她,那时候,我才知道,她已经疯了,是给我活生生吓疯的,一整年都住在疯人院里,没想到那天晚,诅咒竟然安排我再次去袭击她,无论对她还是对我而言,都是一个可怕的夜晚;

  “她在我正要离开的时候,用一把剪刀扎进自己的心窝里自杀了,是我间接杀了她,总之,每一年,我一次又一次的出去伤害女孩子,大部分都是强,给她们的精神和身体都造成了无可挽救的伤害,虽然被我吓得自杀的,只有那一个女子,但是,已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打击,我不想再像个魔鬼一样行事,求法师解救我。”
  南宫兜铃为那些女性受害者感到惋惜,“待我和师父超度了你,你不必再经历这些了。”
  “不是拜托你超度我,我要你杀了我,彻彻底底的杀了我,让我不再存在,我不配去投胎……”
  “反正你投胎以后记忆会消失,你别纠结这些了,早点超度你,早点能终结你的错误。”南宫兜铃转头看向南宫决明,“师父,咱们给他做法吧。”
  南宫决明说:“兜铃,要超度他,得让崇家的后代出马。”
  “吓?为什么?超度亡魂哪用得着家属帮忙?”
  “志国先生被诅咒了,不能用普通的方法来超度他,当年在祠堂,那道士从胸口划刀滴血,怂恿他们一家喝下血酒的细节,你记得吧?”

  “恩,那血酒的作用,是为了防止志国先生的报复。”南宫兜铃像个乖巧的学生和他一问一答,当她对一件事充满兴趣时,她会自然而然的忘记拌嘴。
  “血酒还有另外一个作用,那道士用血和崇家人立下了隐形的契约,他施加在尸体的法术,只有崇家的直系亲属过来,为尸体祈愿,才能解除,从而让志国先生获得自由。”
  “师父,你确定祈愿会有效果?你又没有养过尸。”
  “各类养尸术,我都了解过,虽然不清楚那位道士的身份,但他这种所谓‘圣体金身’养尸法,自古以来已出现过很多例了,事实,还有这更恶毒的养尸法,有一种叫做‘血孕养尸术’,起源泰国,在不折断筋骨的前提下,把尸体折叠在土瓮,每隔七天浇灌一次孩童的鲜血来滋养尸体,最后孕育出‘血尸’,这类尸体并不是为了招财纳福,通常情况下,是给法师派去杀人使用的,猪兜,不是师父吓唬你,这世,恐怖的事情还有很多。”

  南宫兜铃心里暗想,这老头子深藏不露,对世间法术和闻几乎都有涉猎,似乎什么都懂一些,和他一起生活那么多年,她依旧摸不清他的底细。
  南宫决明接着说:“当初那道士估计已预料到,未来某天,这副棺材可能会给人挖出来,为了防止别的法师解除志国先生的诅咒,他才用喝血酒的方式立下契约。”
  男尸忽然开口:“那道士养我的尸体,的确如法师所说,是别有深意的,我入葬后第五十个年头,那道士心血来潮,初次过来拜祭我,在这片没有墓碑的空地,透过泥土对我说话,那会儿,他的声音听去苍老了很多,他说他得了癌症,快死了,特意来看看他的成果,也是我,他说他实施这个养尸术,并不仅仅是为了跟我父亲要点好处,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实验这个养尸术能维持多长的时间,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如何解除法术的方法,法师今天提醒了我,我这才明白,他对崇家隐瞒血酒契约的事情,是为了避免我们崇家之有人心软,主动去破坏他的养尸术,他不想失败,他希望他死了以后,我还能继续存在,从此以后,我再没有见到这位道士,我不知他是死是活,我只知道,我身的诅咒不休不断的维持到了今天,求你们了结我吧,每年一度,我外出谋害那些良善无辜的女子,我都感到我背叛了睿儿,也觉得自己的灵魂像这尸体一样丑陋无,我不愿再继续当恶魔,我的良心像给人放在火煎烤,日月饱受折磨。”

  南宫兜铃立即起身,“行,我这去把你的后代拉一个过来,叫他为你祈愿,好好的超度你,你别再跟我说什么不想投胎的话,我警告你,我和我师父的出现,说不定是你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不珍惜的话,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可是睿儿……”
  “睿儿我也照样会救她,我拿我的人格对你保证,所以,你放心的接受超度,只是她先启程一步,她随后也会跟的。”
  “猪兜,不要随便允诺你做不到的事情。”南宫决明严肃建议。

  “绝对做到。”南宫兜铃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表情,“算赔我人生里的全部时间和精力,我也要解救睿儿,你放心,咒术从来不是无解的,凡是能施展的咒语,必然有解除的方法,这是法术的定律,我会全力以赴的救她,首先你不能自暴自弃。”
  “谢谢法师,志国无以回报。”
  “哎呀,回报我的事,以后再说吧,你真心懂得感激,不错了。”
  南宫兜铃嘴角扬,终于说动他了,费了不少功夫,但没有白白努力,她还对南宫决明流露出一个骄傲的表情,暗示他快表扬自己。
  南宫决明无动于衷,反而白了她一眼,“嘴说的天花乱坠,不表示你真的有本事超度他,等你成功后再炫耀也不迟。”
  “哼,你尽管小看我,反正我这颗金子是藏不住光芒的,志国先生,你知道你的后代在哪里吗?是不是还住在青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