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380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若是想学他们练的剑法也行,也算是不错的品剑法。”齐阳说。
  “那我可以学习品剑法吗?”公孙骞满怀希冀地问。
  “品剑法需要极高的领悟才能入门,若是你能受得了这份辛苦,自然可以。”齐阳道。
  “真的吗?那我能学什么品剑法?”公孙骞惊喜地问。
  “你想学什么都行。”齐阳答道。
  公孙骞怀疑地看着齐阳,心想:“我想学什么你都能教得了我?”
  齐阳但笑不语。
  公孙骞被齐阳自信的神情所震惊,这下他总算相信齐阳是一个武林高手了。
  公孙骞说:“我听说习练品剑法需要很扎实的功底,那我眼下还是得先练基本功吧?”
  齐阳点了点头。
  “那我何时才能练好武功?”公孙骞有些着急了。
  齐阳说:“欲速则不达。”
  “可我想早点加入逸兴门,只有练好了功夫才有机会吧?”公孙骞说。
  “那可未必。”齐阳说。
  公孙骞不解地看着齐阳,等他继续说。
  齐阳却好地问道:“公孙兄弟又为何要加入逸兴门呢?”

  当然不能说是为了灵儿,公孙骞想了想,说出自己想入逸兴门的另一个原因。
  “为了行侠仗义,除暴安良?”齐阳颇感惊讶。
  公孙骞脸一红,垂眸道:“我知道我还没这个本事。”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要入逸兴门也并不是非要有高强的武艺。”齐阳说道。
  公孙骞满怀期待地看着齐阳。

  齐阳继续说:“你学过一些机关阵法吧?”
  公孙骞一惊,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
  你齐阳继续说:“你学过一些机关阵法吧?”
  公孙骞一惊,脱口问道:“你如何得知?”

  “之前与你交手时,看你的步伐猜到的。”齐阳笑着说。
  公孙骞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脚,他不记得当时自己如何迈步的。
  齐阳解释道:“只是无意识的一些动作罢了,却足以说明你对机关阵法颇为在行。”
  公孙骞心想:“看来这齐阳真不可小觑,观察敏锐不说,怕也是阵法高手。”
  “我没猜错吧?”齐阳笑问。
  “没错,我自幼跟随家父学习兵法,这些机关阵法自然不在话下。”公孙骞坦然道,“这样我可以加入逸兴门了吗?”
  “逸兴门的确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齐阳说。
  公孙骞激动地说:“那我……”
  “不过,还是那句话,能不能加入逸兴门要看你自己。”齐阳打断他道。
  “你别老敷衍我,把话说清楚!”公孙骞着急地说。
  “你还是安下心来练功吧!等你能加入逸兴门的那天,我自会告诉你。”齐阳说。
  公孙骞埋怨地看了齐阳一眼,像是齐阳不让他加入逸兴门一般。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看看你的破阵本领如何。”齐阳又说。
  “你要怎么看?”公孙骞挑眉问道。
  “今夜亥时四刻在山书院外等我,穿好夜行服。”齐阳低声说道。
  “啊?”公孙骞一惊。
  看着公孙骞目瞪口呆的模样,齐阳嘴角一勾,问道:“怎么?不敢了?”
  “敢!”公孙骞忙应道。
  齐阳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留下公孙骞在那儿一头雾水。
  ---
  戌时刚过,齐典看着天边弯弯的月牙叹了口气。
  百毒神教派人送信来,说要在今夜戌时用“鬼面黑衣人”的尸首与逸兴门交换《天下毒大观》。
  齐典自然不会拿《天下毒大观》去换一具来路不明的尸首,但他也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只能先按兵不动,静以观其变,也借此让百毒神教相信《天下毒大观》已不复存在了。
  ---

  公孙骞先前只知山书院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却不知那儿近来发生了不少事儿。当他傍晚回到将军府向对京城里大小事情皆了如指掌的公孙茜打听完事情的始末后,他彻底地后悔了。
  他怎能轻易答应齐阳呢?山书院原本不是什么好地方,眼下官府更是为了保护《物语听风》设下了重重埋伏,还有各种复杂的机关迷阵,等着贼人钩呢!
  这个齐阳也真是胆大包天,竟想通过山书院的机关阵法试自己的本事。
  要知道山书院里埋伏了多少官兵,算没被官兵抓住,不小心触动了迷阵机关,他这条小命也保不住了。

  这么想起来,被官兵抓住可能还好一些,好歹外头有父亲能救自己一命。
  可不管如何后悔,公孙骞还是换了一身夜行服去赴约,谁让他那时脑袋一热答应了呢?
  他要好好地劝阻齐阳。
  公孙骞刚靠近山书院,看到一个黑影朝他招手。
  那个黑影高高瘦瘦的,想必是齐阳了。
  待公孙骞走近,齐阳便拉下黑色的面罩,笑着说道:“你果然还是来了。”
  “既然答应了你,一定会来,我公孙骞可是守信之人。”公孙骞说。
  “很好,我没看错人。”齐阳赞赏道。
  “啊?你其实是想考验我吧?既然我已通过了考验,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公孙骞自说自话,然后迫不及待地转身要走。
  齐阳一把拉住了他,笑道:“临阵退缩可不行,难道你不想加入逸兴门了?这点胆量都没有?”
  公孙骞被抓住了软肋,只好转过身来,哭丧着脸说:“齐兄弟,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进去是送死呀!”
  “若是逸兴门需要你去送死,你去还是不去?”齐阳试探地问。
  公孙骞答道:“明知是死,当然不去。可逸兴门为何会让我去送死?”

  “有时为了百姓,有时为了门里的兄弟,有时却是为了整个武林。”齐阳说。
  公孙骞认真地想了想,才说:“若真是在这些大义面前,个人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齐阳很满意公孙骞的回答,惜命却又能为了大义舍身忘死。
  “可眼下真有什么大义需要我们进去送死吗?”公孙骞看了看不远处的山书院问道。
  “的确没有,我只是想试试你的身手。”齐阳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去送死的。”
  “啊?”公孙骞不解。
  齐阳又说:“二更天快过了,你跟我来。”
  公孙骞虽不解,仍是跟了去。
  他们来到一家名为“鸿利”的钱庄前面。
  此时钱庄大门紧闭,里头更是漆黑一片。
  看到齐阳要伸手去推门,公孙骞忙拉住他,急道:“齐兄弟,你这是要打劫钱庄吗?这不太好吧?”
  或许是听到外面有了动静,有人突然拉开了钱庄的大门。那人并没有掌灯,钱庄里面仍是黑漆漆的。
  公孙骞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慌张地向对方解释道:“我们只是过路的……”

  那人却没理会公孙骞,对齐阳恭敬地说:“二爷,快进来吧!”
  “二爷?”公孙骞愣了一下,才跟着齐阳走进钱庄。
  钱庄里漆黑一片,但齐阳和那人却轻车熟路地快步往前走。公孙骞只好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也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公孙骞眼前一亮,终于来到了一个点了灯的屋子里。

  屋里只有公孙骞、齐阳和刚刚为他们开门的一位老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