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于吸毒群体的个案分析》
第10节

作者: 黄慕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所谓定针就是不要犹豫,一针倏地一声直插进去,免得疼痛或损伤肌肉。
  她那时还蛮讲究卫生的,每次肌肉注射之前,都要把自己的那个玻璃针管放到滚烫的开水里煮个半小时,说起来真是讽刺而又滑稽,我心想,既然这么爱护自己的身体,又何必吸丨毒丨呢,真是脱了裤子放屁。
  在这种每每她打针我观望的状态下,大概几个月后,我的母亲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于是准备对我采取行动。

  后来我才知道是我院子里的一位好心阿姨举报的。当时她走到街上见到我跟一位老练成熟的女人混在一起,她看到巫三姐浓妆艳抹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而且年龄看起来还很大,两个人挤在一辆三轮上嘴对嘴卿卿我我,看起来就像一对年纪很般配的情侣,于是起了一个好心,通报给了我母亲。
  结果有天晚上我又准备到巫三姐家报到时,刚刚走进她家楼下的小巷里,我妈我姨我老爸,三个人像捉贼一样突然从黑暗里蹿出把我一把夹在中间,然后把我像重刑犯一样押了回去。
  就在我家那间爸妈的小卧室里,我们分坐在卧室里一个单人小茶几的左右两头,我的姨妈靠着茶几边上的大床,三个长辈忧心忡忡地在我身旁看着我,于是一场严肃而沉重的思想批判展开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或更长的时间。
  最后达成了协议:不知不觉的,我与那个巫三姐和平分手。
  这就是宿命。假如当初我听从了爸妈的话,也许就没有后来了。
  但我阳奉阴违,继续与巫三姐保持着藕断丝连的联系,以致于又有一天,我们“两口子”还在床上朦胧缠绵的时候,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我们发觉外面传来不客气的敲门声,咚咚咚的,似乎就要破门而入了,听起来好像我老妈的声音,撕心裂肺的,感觉她老人家作为一个银行干部,咆哮着,非常的没有体统。
  我一骨碌从巫三姐温存的怀里爬起来,光着脚迅速跑到另外一件卧室,把昨夜跟我们一起玩耍然后睡在那里的一个小家伙,从床上扯起唤醒,然后让他立即爬进三姐的被窝,跟着我讪讪地去打开了大门。
  我老妈非常生气,进门就给了我一巴掌,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她吼叫着说我是不知廉耻的东西,然后她这个企事业国家干部犹如母老虎一般直入巫三姐的卧室,一把把那个小家伙从床上揪起,说了声,“别演了”,闪吧。
  剩下来的半个小时,就是语重心长地低声与巫三姐说着话,貌似在谈判,不用说,肯定是这个意思,你叫三妹吧,我那儿子还小,我觉得你们这种关系非常不正常,你觉得呢?.你们的事情是没有结果的.
  说完以后,我妈又从三姐屋里出来,一言不发,铁青着脸拉着傻愣在客厅沙发上手足无措的我就往外走—如果当时我表现的不是那么恋恋不舍,也许这事就没有下文了。

  但我用情过深,尼玛陷进去了,老实说不是身体的欲求也非精神的愉悦,说穿了,就是一个被诱惑的小男人的依恋之情,让我无法放下这段其实我知道肯定没有结果的感情—但我犹如一个明知故犯的瘾君子,毒瘾太深,回头太难。
  所以,当那天晚上巫三姐伙同波波姐在我家楼下呼唤着一个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绰号”作为接头暗号时,我的心儿一下子就按捺不住了,我什么都不管不顾地从我家五楼一口气跑到楼下,然后疯了一样扑入她温暖的怀中,感觉自己就像头失落的小羊羔,终于在人性的荒野重新投入母亲的怀抱。
  当夜我没有回家,打发走知趣的波波姐后,我带着巫三姐在我家楼下不远处的一家老虎机店里玩着一种十元起注上不封顶的赌博游戏:五张牌,最大的得分是五张一样的牌,俗称“五同”,倍数是750倍。
  那个游戏让我着迷了的原因与我恋上巫三姐的原因是一样的,就是我对生活的某种意义上的好奇,写《赌徒》的陀斯妥耶夫斯基最懂这种欲罢不能的赌徒心理。

  我那时渴望挣脱家庭的怀抱,还以为拉着巫三姐的小手就能获得某种自由,赢不赢钱倒并不是最重要的,主要的是享受那种永远不知道后面会出一个什么幺蛾子的那种悬念,那种对于自身命运的好奇与希望。
  但是好景不长,巫三姐还是抛弃了我。
  这里面经济原因或许也不可或缺,她的药量越来越大了,现在她最起码一次需要注射两粒二氢片,而且一天数次,加上吃饭消费的钱—我们那时经常到一家“金梦OK厅”唱K,那是当时最高档的OK厅,人来人往就好比现在苏荷酒吧—平均每天我们俩最少也要一两百块,但我当时的收入很低,而且经常旷工不去上班,都几乎要被单位开除了。
  我那时主要的经济收入除了溺爱的母亲不时给我的零用钱,或我不定时的对她的索取与欺骗,比如说,有一次我对她老人家说我想买一辆“小四轮”与朋友一起合作搞运输,主要是给几个工地上运送砂子,结果母亲相信了,背着一向在零用钱上控制很严格的小气父亲偷偷给了我几千块钱—这钱不是给我的,是给了陪我一起给我证明的那位合伙的朋友,结果他拿到钱还没走下我家楼梯,我就把钱从他这个担保人那拿了回来。

  “这,.”刚刚豪言壮语为我担保的那位朋友面有难色。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笑笑对他说。
  另外,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与姣好的外貌,以及我这个小乖乖老到的江湖阅历,我在社会上往往也很容易有从天而降的外快,比如说,当时单位上一位大我几岁的姐姐对我印象很好,我感觉她非常喜欢我,于是我顺势从她那里骗了一手我那个国营大企业单位发行的原始股票,价值一万八,这位我想起来就感到愧疚的大姐姐通通给了我,天真的她真的以为我要从青海那边拉牛羊肉到四川这边整车整车的贩卖。

  我拿到那笔钱后,连夜赶回春城准备给自己买一身名牌时装,我看中了一双高档黑色的尖头皮鞋与一件价值不菲的收身夹克,还准备买两件鄂尔多斯“三旋”牌品质毛衣,谁料那家我看中的时装店已经关门了,偏偏在他家隔壁还有一家老虎机游戏店正在通宵营业。
  于是,我走了进去。假如出一个“四同”(四张一样的扑克牌,倍数为60,假如你打十元每次押了10分就是600分,换成人民币就是60元钱)的话就噼里啪啦一阵乱拍,我一贯相信自己的感觉。
  比如说,以7为中间数,高于它则为大低于则为小,于是啪啪拍着:大,小,大大,小小,然后反手再一个大,臆想中以为就是这样的数字逻辑:600分,1200分,2400分,4800分,9600分—然后爆机,最少也能拿到一千多块。
  我那天晚上打死了无数个一千多块,后来老板吓坏了,找了一个生面孔来给我上分,于是当我第二天下午一脸憔悴地从游戏厅出来的时候,我上衣内揣里还有最后的八百块—我点了一支烟,吸了几口,嘴里干燥极了,无力地蹲在外面的街道边上像个一无所有的乞丐沉吟了一会儿,想了想就二话不说掉头再次冲了进去,叫嚣道让人立即重新上分,尼玛的,如果我那时像现在这么成熟,就会发现陪了我一晚上的那个生面孔狗杂种嘴角着实荡漾着意味无穷的深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