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于吸毒群体的个案分析》
第9节

作者: 黄慕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女的以前是干什么我不清楚,长相很生猛,大概什么也没干像三姐一样在江湖上瞎混吧,混着混着就尼玛成“江湖大姐”了。那一脸写满了罪恶与欲望的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脸上沟渠纵横得非常吓人非常恐怖的一张男人的脸,一看就是那种即使你劳改十年宁愿憋着也不想与她上床的老女人,四四方方的男人般的脸上还有着一血盆大口,血红血红的牙龈衬着烟熏过的枯焦黄牙齿,一个庞大的水桶腰外带仿佛受过剧烈撞击的塌鼻子,总之看起来已经完全丧失了一个作为女人本该具有的风韵,那种水灵,那种小鸟依人的温柔,于是仿佛就只能靠着贩卖写小来延续她那罪恶的生命。

  我后来在他们两口子那都拿过无数次的二氢片。她也许是看在巫三姐的面子上,当我有时钱没凑够的时候也多少为我打些“让手”,而她那位后来与我一起劳教过的老公,遇到这种尴尬的情形就要生硬得多了。
  吸丨毒丨的人体验的人情冷暖就在这种时候体现:无论曾经有过多么大的渊源,多么好的交情,哪怕是你亲爹,有时都会体验到那种六亲不认的痛楚:妈的就只差几块钱,几块钱啊,就是拿不到想要拿到的那个东西,煎熬啊,无止境的煎熬:二氢片或**因。
  她那老公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好比国产垃圾《自古英雄出少年》的那位小丈夫,与她庞大的身躯站起一起就好比随时可能被老虎一口吞下的小兔子。
  他总是青黑色的脸庞上一双总是滴溜溜转动不已的狡黠三角眼,一看就是那种江湖经验深厚的老手。这种人有了一点可怜巴巴的所谓阅历,就往往装模作样的以为自己很深沉。
  有意思的是,他祖上据说靠补锅为生,敲敲打打了几十年,所以道上的人都前缀他的姓叫他“X补锅”。
  这补锅匠从那会儿起早已抛弃掉这个祖传的过气行业,一直伙同他家那头母老虎靠着二氢片或**因的贩卖过活,绝对有种副业沦为主业的错愕与惊喜。
  九八年那年他因为贩卖**因被劳教两年,丨警丨察同志当场逮了他一个现行,从他的丨内丨裤里搜出了十多个**因小纸,于是被捕。
  我是一年半的劳教刑期,尽管我是我老妈主动联系公丨安丨局当预审科长的一位叔叔把我送上山志愿戒毒的。
  当时与我们一起“上山”还有几个春城的小药贩子,都是补锅匠自小就熟悉的几位街坊领居,都是几个一看就形象犯罪的家伙。
  我们一行五人坐上春城公丨安丨局专门押送劳教人员的一辆大巴,在入所队呆了不到二十天,走走正步,要不围着操场跑几个圈子,收拾了一段时间浮浪的身心,就一起分到了劳教所下属的某个机砖中队,在中队上这个补锅匠人出生的毒贩子因为祖传的那门手艺,在一次中队大会上面对队里干部的征询,立马举手毛遂自荐,后来被队里的干部看中,让他专门负责维护中队那部整天轰隆作响的做砖胚子的机器,以保证让它时时刻刻正常运转。

  他就这样一直靠着自家的机械技能混了差不多两年,后来从山上下来的时候继续从事他的老本行,直到现在尽管很多年都没见到他了,但那与他那头母老虎布满血丝充满罪恶写满无穷的欲望的脸庞,还不时在我的记忆里浮现,那么,他两口子现在的结局是是什么呢?
  或者吸丨毒丨过量致死,或者继续轮回着劳教劳改要不强制戒毒的老路,或者,在这两种非此即彼的选择的罅隙中左顾右盼,无所适从。
  那天下午的那些巫三姐的兄弟姐妹,除了我已经讲述的罪恶滔天恶贯满盈的补锅匠两口子,以及后来跟着他老公还有他老公的两个或三个侄儿,被春城道上的瘾君子调侃为“魔鬼家族”的元红姐,剩下来的人除了我要单开一文重点讲述的老四,以及我正在倾情叙述的御女巫三姐,就基本上都与元红姐或补锅匠两口子的结局差不多.
  我这里不妨列个有趣的简表样式来一并叙述,先从元红姐开始吧,因为她的结局到底怎样呢,容我简单列下,顺便强调一声,之所以看似采取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主要是假如一个一个予以列传犹如司马迁的《史记》那样展开,恐怕整个天涯也没有那么大的篇幅来详细容纳。

  元红:女,四川春城人,身高一米六左右,六零后,社会闲散无业人员。上个世纪九三年初开始吸丨毒丨,后来很快与她的惯偷老公一起以贩养吸,用很少的启动资金尝试运作自家的二氢片生意,直到随后将二氢片取而代之的**因兴起后,与老公一道转为贩卖**因小。其间与老公侄儿一起因为吸贩毒而强制戒毒一次,劳教多次。大约两千年左右大概由于毒瘾太大,漫无节制,贩卖生意经营不善,渐至沦为社会底层扒手,后来其某个侄儿因为艾滋病而破罐破摔,学她也开始贩卖**因小纸,靠着赚来的钱供养她这位姨妈或者舅母。

  就这样勉强苟延残喘到大约2018年也就是今年大年十五的某个夜晚,或许是因为她那位因为吸丨毒丨而乱用针头染上艾滋的侄儿在同年撒手西去,于是她大概也是无以为生万念俱灰,在那天晚上用一根绳索或床单在自家租住的廉租房里上吊自杀.
  珠珠或朱朱:女,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四川春城人,六零后,社会闲散无业人员。从上个世纪九三年初开始吸食二氢片,后来一度也以贩养吸成为小毒贩子,算客串性质。最后,容颜酷似香港过气明星李美凤的她,因为反复多次的劝说扶持仍屡教不改,身材走样,步履迟缓,脸蛋变形,声音嘶哑,被感到极度厌倦的老公也就是老操哥六哥抛弃。其后居无定所,四处飘荡,其间曾与一个八零后小男孩俗称“小乖乖”同丨居丨两年,亦因吸贩毒而劳教戒毒N次,后遂不知所踪.

  媛媛:女,身高一米六二,四川春城人,六零后,社会闲散无业人员,从上个世纪九三年初开始吸食二氢片,因长相温柔可人,一头飘柔洗发水电视广告般的大波浪秀发,肤白貌端,娴雅动人,曾被四川广汉某富二代张公子包养数年,后或因姿色衰退被抛弃后生活无着,毒瘾渐深,远走他乡,下落不明.
  江胖子:女,身高一米六八,四川春城人,六零后,社会闲散无业人员。从上个世纪九三年初开始吸食二氢片,后伙同乃兄贩卖,最初获利颇丰,据说一天包裹老版二氢片的卫生纸都要用掉好几筒,生意供不应求,毒虫盈门,十分火爆。后来远走广元,与那边的铁道游击队式的惯偷老贼江湖渣滓成群结伙,混迹于宝成铁路沿线一代各个城镇.
  小丰:女,身高一米六五以上,四川春城人,六零后,社会闲散无业人员,容颜姣好,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从上个世纪九三年初开始吸食二氢片,后伙同小姑子江胖子打伙做二氢片生意,与老公获利颇丰。后来据传染上艾滋病.
  贺刚:男,身高一米七左右,四川什邡人,疑似六零后,社会闲散无业人员,惯偷,飞贼,特别擅长耍剃须刀片(黑话叫“斩子”)在宝成铁路沿线夜班慢车上找钱,其貌不扬,嗓音酷似公鸭,有同性恋倾向,或双性恋,喜欢用时装名牌来修饰自己,号称“时装操哥”(意值那种徒有外在打架一触即溃的混混)从上个世纪九三年初开始吸食二氢片,因桃色纠纷与四川春城人春春发生冲突,后找人调解后遂化干戈为玉帛.其后下落不明.

  .
  从那天下午在X补锅家中出来以后,我感慨万千,有着时代进步了而我还在原地打转的错觉。
  我就这样一天一天消耗着自己的青春,陪着老女人巫三姐在丨毒丨品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日期:2018-04-14 11:04:53
  有好几次,在她家客厅里,当她觉得不方便需要我搭把手的时候,就把裤子解开露出她并不丰满的后臀,白白嫩嫩的屁股上拍打几下,仿佛想确认一下它的弹性。

  “春,帮我打针肌肉吧,注意,要打定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