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6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代雪登时就红了脸,狠狠地瞪他一眼,骂道:“臭灯泡,不要脸!”
  萧晋哈哈一笑,对李战道:“你刚从警备大院出来,本就该为你接风洗洗身上的晦气,今天咱们好好喝酒,不醉不归,要是不过瘾,买了酒到你家继续喝!”
  房代雪的俏脸立刻就由红转黑,又是担忧又是恳求的看向李战,生怕他答应下来,看见李战摇头,顿时喜笑颜开。
  她可不想本该自己倾诉思念之情的夜晚变成伺候醉鬼。

  “这次失手打死人的事情,虽然我不后悔,但确实也给大家带来了许多麻烦。被关起来这么多天,只能勉强算是我为触犯军法赎了罪,对于为我奔波的你们,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就这么坦然接受,所以……”
  “所以你决定用戒酒来偿还我们的人情?天下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萧晋嗤之以鼻。
  李战淡淡一笑,说:“别急着挟恩图报,我只是用以后滴酒不沾来表示一下我麻烦大家的歉意而已,算是自我惩罚,你们的人情该是多少还是多少,我心里都有数。”
  这就是君子!我欠你的,不是还清你就没事了,还要为这个“欠”字本身表示歉意。
  对于李战的方正,萧晋是彻底没了话说。
  “随便吧!这都是你自己个儿的事情,你爱咋地咋地,只是今后找你似乎只剩下了打架,你又打不过我,太无聊了。”

  “以后你就是想找我打架也没多少机会了。”李战笑着说,“我的调令已经下来了,驻伦敦使领馆安保小组副组长,半个月后就要上任。”
  房代雪的眼圈瞬间就红了。她知道李战会出国,只是不提起来还可以自欺欺人的故意忘却,一旦说出口,心中就只剩下了苦涩。
  这世界上就没有希望恋人与自己远隔重洋的姑娘。
  萧晋有些愧疚,毕竟他让李战出国是为了私心,虽然现在李战出不出国已经与他无关,但作为受益者,他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房代雪。
  “今天之所以坚持要请你吃这一顿饭,”握住房代雪的手,李战看着萧晋再次开口道,“就是想以一个兄弟的身份正式拜托你,帮我照顾好小雪。她做事有点冲动,也喜欢感情用事,没人看着她的话,迟早都会吃亏的。
  你跟房家的矛盾也算已经基本解决,而且我也知道在你心里分的很清楚,房家是房家,小雪是小雪,所以,我不在的这几年,就麻烦你替我保护好她。当然,仅仅只是保护,你那些拿手的撩妹手段就没必要使出来了。”

  这话一出来,正眼泪八叉的房代雪顿时破涕为笑,用力掐了他一下,嗔道:“死人!不会开玩笑就不要乱开,你现在还不如那个整天木着脸的战哥哥呢。”
  李战和萧晋同时哈哈大笑。
  吃完饭,萧晋当然不会继续当人家小两口之间的电灯泡,从车上的手套箱里拿出一盒常备的小雨衣丢给李战,便在房代雪娇羞的笑骂声中开车离去。
  原本是打算回家的,过磐龙江时看见了矗立在江畔的江天路九号,想起已经有些日子没见辛冰了,下了桥之后便打方向盘拐了过去。
  来到二十八楼,电梯门打开,罗小萌还是像以往那样板着一张臭脸迎接他,不同的是,以前这姑娘的眼睛里除了气恼还有嫌恶,现在只剩下了气恼。
  “亲爱的罗小萌同学,你下次能不能换一个表情?知不知道你现在特别适合去cosplay一脸嫌弃的给你看胖次啊!”萧晋习惯性的打趣道。
  “呸!臭流氓!不要脸!”骂了两句,罗小萌转身就走,可还没走两步却又转回身来,从一旁的鞋架上拿下一双拖鞋丢在了他的面前。

  萧晋嘴角一翘,换了鞋进屋,却没有看见辛冰,就问罗小萌道:“冰冰不在家吗?”
  “夫人正在书房跟秋小姐商谈接下来半年的工作安排。”
  罗小萌说着,将一杯加了苏打水和三块冰的威士忌重重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态度很差,酒兑的比例却正好,显然她也已经将萧晋的爱好口味记在了心里。
  萧晋挑挑眉,故意用兴奋的语气道:“语儿也在?”
  “你是不是傻?要是秋小姐也在的话,夫人用得着去书房跟她谈话吗?”罗小萌的脸又黑了,而且比刚才在门口的时候还黑。

  这是自己招惹来的,萧晋也不想真把这丫头给气着,装作害怕的样子缩缩脖子,便坐在沙发上乖乖的喝酒等待起来。
  没一会儿,书房门打开,辛冰一边出来一边伸着懒腰说:“小萌,来卧室帮我按一下,坐了一天,感觉腰就像生锈了似的。”
  “让我来,小萌不要跟我抢!”
  萧晋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噌的一下就窜了过去。不是因为要给辛冰按摩,而是因为此时辛冰身上就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白色吊带睡裙,裙子的下摆短的令人发指,一伸懒腰便被拽到了小腹处,下面同色的蕾丝胖次没有丝毫遮掩。
  得益于从不间断的瑜伽保养,认识萧晋之后又开始每天都练他教授的那套动作,她的身材自然好的没话说,哪怕已经年近三十,也没有丝毫的赘肉,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虽然不如贾雨娇的那么魔鬼,也没有董雅洁那样的珠圆玉润,但自有一番诱人风韵,绝不输任何二十出头的大姑娘。
  萧晋是罗小萌放进来的,辛冰根本不知道,一见他蹦到自己面前,本能的就想转身跑回书房,但不知怎的,肩膀都已经侧了一些,她却又停住,强自镇定的放下高举的手臂,扯扯睡裙下摆,然后指着沙发对萧晋说:“滚回去!”
  萧晋握住她的手,像只哈巴狗一样腆着脸说:“我的医术如何,你心里是清楚的,我不在的时候,你只能找小萌凑合,现在我来了,按摩当然要找我呀!”
  辛冰不说话,眼睛里开始嗖嗖的往外飞刀子。
  撇撇嘴,萧晋只能幽怨的坐回到沙发里,满脸都是委屈。
  辛冰看的好笑,但强忍着绷住脸,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的门一关上,她的双手就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前胸和小腹,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透,银牙轻咬下唇,眼中满是水雾,连鼻梁上的那道伤疤的颜色都似乎又深了几分。
  如果说男人是感官型的动物,只要视觉刺激就可以调动**的话,那么,女人就是情绪型的生物,有没有感觉,全看心境。
  别看现在好多女人对着电视里的小鲜肉天天喊老公,要是那些小鲜肉真要睡她们,没有情感方面的气氛烘托,她们照样会大喊**。当然,也有想都不想就答应的,那是脑残,不在正常女人之列。
  今天这样的事情要是发生在元旦那晚之前,辛冰不会生气,说不定还会与萧晋调笑几句,可现在不行了,虽然她还没有完全放下自己的矜持,但一颗芳心却已经早早的系在了他的身上。
  近乎于半裸的样子被心上人完全的看在眼里,这让她如何不羞涩万分?
  那个混蛋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算自己换好衣服再出去,他与自己说话时的脑子里也一定还是自己现在这副样子。

  日期:2018-02-20 0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