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崇老爷志高远向,不过这要求不算过分,我能实现,那不用化学品防腐,用法术来防腐。”
  志国父亲眼闪烁激动的光芒,“道长,请详说,需要用什么东西,我能准备的,都会给你备好。”
  “要的东西很简单,那是女人,越漂亮越好。”
  “女人?”
  “当然,不是给我的,修炼玄门法术的,都得禁欲,因此我是不近女色的,这具‘圣体金身’每年都要采集女子的阴气来进行滋补,即可永久保存下去。”
  道长说着,走到神桌边,挽起衣袖,执笔沾染朱砂墨,在白色的绷带画红符,笔划连绵不断,把绷带全部画满为止。

  志国父亲在旁急问:“如果采集阴气?道长,你倒是快说!”
  “用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方法,交配。”
  志国父亲眉心一拧,“如何……进行?”
  “每年的今日,三更时分,志国的鬼魂便会自行出棺,与选的女子做欢合之事,待他纵情后,女子的阴气自然而然会附着在他魂魄,待天亮前,他的魂魄回棺,把阴气散到‘圣体金身’里面,金身得到充分的滋养,不会腐烂发臭了。”

  “鬼和人?”志国的父亲看似有些惊恐。
  “没错,鬼和人。”
  “能够行床笫之事?”
  “能。”
  “可照你这说法,我儿子的鬼魂岂不是得一直困在棺材里?那他不能投胎转世了。”志国父亲和妻子对视一眼,妻子立即垂眼,不做任何反应。
  道士微微眯眼,“我刚刚才说了,让你别管亡灵的事,一个死人能不能投胎,你何必去理?记着,主宰你儿子命运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是天;假如天要他去投胎,算我是玉皇大帝都阻止不了。”
  “你不忍心,我便不做法了,把他手脚重新接回去,随你们便。”

  “不……道长,还是……”志国父亲深吸一口气,“还是继续,都已走到这步,浪费不好了。”
  志国的魂魄在方恼火不已,什么叫做浪费不好?他难道是一袋粮食还是一块砖头?岂有浪费的道理?
  道士欣慰点头,“你想通了好。”
  道士托起画满红符的绷带,走到狼藉的停尸台旁边,撕烂尸体本破烂的衣料,一层绕一层的替尸身裹绷带,符咒为底,藏在里面,最后在最外面那层裹没有画符的洁白绷带,把红符遮挡严实。
  志国父亲问:“我儿子以后如何寻找女子?我的意思是说,他能随意闯入女子房吗?”
  道士说:“不要紧,能将鬼魂挡在家门外的东西很少,除非是家阳气旺,或者有玄门法器加持,至于杂货铺子里卖的那些陶瓷观音或者八卦镜,不过是些糊弄小孩的赝品,真正的玄门法器是有法师开光的,轻易不外借,一般人家都不太可能拥有正统的法器,所以普通闺女的房间,随便进去绝无问题。”
  道士忽地贼贼一笑:“令郎要是想,也不必一年一度,夜夜出去猎艳寻欢都成,看他乐意。”
  “需要处丨女丨?”
  “这点倒没有要求,又不是只有处丨女丨才有阴气,其实男人生来也有阴气,只是没有女人多。”
  志国父亲露出一个放心的表情,“既然找女人对鬼魂来说如此轻松,那我不必多虑了,等明天,我再准备一副空棺材,正式为志国举办丧礼,让亲戚们过来吊唁。”
  “咒已画好,可以入馆了。”
  志国父亲对两个儿子使了眼色,儿子们略显迟疑,“父亲,尸体满是血,好恶心,非得要我们亲手抬?”
  志国父亲怒喝:“难不成要我跟你们娘亲动手?这不是尸体,这是‘圣体金身’,放尊重点!”
  志国在半空不免觉得有些嘲讽。好个“放尊重点”,都把他和畜生接在了一起,这还算尊重?

  志国心里已笃定,他不会出棺去谋害任何一个女子的,待一入葬,他永生永世在暗躲藏,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去害人。
  儿子们一脸厌恶的抬起尸体。
  “小心点,地滑,别让金身磕碰着了。”志国母亲在旁叮咛,好像他们兄弟搬的是一件古董家具。
  志国父亲说:“道长,还有一事相求。”

  “还有?尽管说来,能帮则帮,当然,崇老爷能赏些劳务费自然最好。”
  “费用少不了你,那个把我儿子推进泥坑里的女人……”
  “我怎听说是殉情?现在又成她把人推进去的?”
  “是不是殉情不重要,反正是她连累我儿子的,她这贱货三番四次的勾引,才导致我儿子走到殉情这一步。她是杀我儿子的凶手。”

  “她叫什么名字?”
  “睿儿,本家姓柳。”
  “崇老爷有何指示?”
  “这贱货这么死了,太便宜。我要你把她打进地狱里受苦。”

  “容我算算她的造化……恩……不成,她命好,生前没作恶,是个良善的灵魂,地狱只收恶鬼,不会接纳她,不过她也去不了投胎,因她心有眷恋,不愿离开这个世间,亡灵至今仍然无依无靠的游荡在淹死她的泥坑附近。”
  “道长,有什么办法,让她品尝到地狱里的苦楚?”
  “非得如此?她已死了,不能饶恕她?”
  “不能,她害我损失一个儿子。”
  “可也让你得到一个养尸的机会。”
  “我心有不甘,不能让她好过。”
  “噢……我多嘴问一句,崇老爷,你是否嫉妒你的儿子?”
  “你这话何解?”
  “听说你曾收用过睿儿,她抵死不从,结果血崩,险些没命,老爷,莫非你嫉妒睿儿爱的人是你儿子,不是你?”
  “胡说八道!我没有收用过她!都是那些没事干的老佣人瞎编的谣言!她血崩的事更是空穴来风,管家告诉我,她作风不好,经常小偷小摸,所以我才同意管家把她逐出去,在我爱妻面前,不准你讲这种没凭没据的流言!”
  分明是在信口雌黄、扭曲事实,要不是父亲满怀恶意从作梗,他们这对苦命鸳鸯犯不着被逼结束性命;
  志国气得想飞下去和他父亲动手,但他却动弹不能,只能悬在原处,猜是道士用某种法术定住了他的魂魄。
  不由得看了一眼志国母亲,她的表情很冷漠,既不为自己丈夫辩解半句,也不见她发火,仿佛已经什么都不在乎。
  志国心想,这一家子都是非人的存在,铁石心肠,没有人性,他痛恨自己出生在这个利益至、人情寡薄的家族里。
  道士拱手道歉:“老爷,如果我有说错的地方,当我没说过。”
  “道长,只要你让那贱货死了也得不到安宁,我愿把我崇家祖传的宝物玉黄麟送给你。”
  “老爷,玉黄麟天下仅此一座,是崇家的传家宝,你怎能随便送人?”志国母亲劝阻。
  “妇道人家,少管闲事,给我闭嘴。”前一秒还称她爱妻,后一秒叫她闭嘴。
  道士眉开眼笑,“盛情难却,贫道勉力实现老爷心愿,玄门,有一门邪术,叫做‘黑煞葬法’,十分狠毒,鲜有人知晓,真正实施的,更是少之又少,因大多数法师都想着所谓的‘积德’,不敢贸然尝试邪术;但我不在乎积德不积德的,每个法师修行的目的都不尽相同,我可以坦荡的承认,我修行是为了荣华富贵,不是为了成仙得道,老爷既把如此贵重的玉黄麟赠予我,是瞧得起我,我便豁出去罢。先把棺材抬到我事先选好的墓地边,我亲自演示给老爷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