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家人之无人反对。
  志国之母冷漠的说:“我当没生过这个儿子,老爷随意处置,他既然不把我这个母亲放在心,随便跟一个女子殉情,不念及我呕心沥血抚养他的恩情,我也不必继续爱惜他。”
  二弟说:“人死灯灭,大哥已经死了,他不可能还有人的感觉,无论怎么摆弄他的尸体,他想必也感觉不到,大哥的尸体要是还能起到作用的话,也算是赎去了他的罪过,我同意父亲的话,要是能让我们崇家从今往后香火鼎盛、财力雄厚,大哥死得其所。”
  三弟虽然没有开口,但他的眼神已经表态,他对父亲的建议没有意见。
  志国的父亲对柱子下伫立的那名道士点点头,批准了他的行动。
  道士身穿血色红袍,袍子没有任何图案,不知他什么门派,只觉得他目光阴鸷,估计也不是什么正路法师,浑身散发藏不住的阴邪歹毒,不知他心想些什么卑鄙计谋;
  他粗鲁的剥掉衣,打起赤膊,拿起刀,在胸口斜斜的划了一刀,将一碗盛满白酒的碗口压在伤口处,鲜血顺着碗沿流入酒,清澈透明的液体骤然猩红;

  他将血酒递给志国的父亲,交代:“你和你儿子都得喝,血有我的咒语加持,进了你们的肚,咒语会生效,在你们的精血里发挥效用,这碗血酒不止能够保护你们这代人,还能保护你们的直系后代,只要通过你和你儿子的精血受孕的后代,志国的亡魂必不能找其寻仇报复。”
  父子三人相互颔首,目光冷峻,沉默,一人一口把血酒喝光了。
  祠堂侧门走进两名背着麻袋的彪形大汉,光着油花花的膀子,胸口罩着一件斑驳围裙,头发里夹杂碎肉,一看是屠夫;
  两人将血淋淋的麻袋往地一丢,解开,倒出骡、狗、猪、羊的残肢,断口位置仍在往外冒出热乎乎的兽血,“崇老爷,都是新鲜的,刚刚才宰下来的。”
  志国的父亲指着台面,“你们顺手替我做多一样事,过去,把这尸体的手脚给我剁了。”
  屠夫们脸色一惊,摇头:“我们只宰牲畜,不宰人。”
  志国的父亲从腰间拿出两个沉甸甸的钱袋,分别抛到他们怀里,袋子里的银洋咣当响,“他不是人,他是死尸,你们当他是猪狗牲口直接砍下去即可,我无所谓。”
  这位父亲的声音听去像在吩咐厨师切菜一样漫不经心,没有起伏,没有感情,没有人类应有的怜悯。
  屠夫们掂量了一下钱袋,接着从腰后抽出随身携带的菜刀,握紧油腻腻的木把手,走近台的尸体。
  这一切的画面,南宫兜铃都通过男尸的叙述,一一在脑清晰的描绘出来;
  他说屠夫们斩下尸体双臂时,浑浊的暗黄色尸油沿着桌腿流下,仿佛一堆融化的蜡;
  他还说屠夫们剁他双腿时费了不少功夫,到最后双手酸累得连菜刀都几乎抓不稳,尸体的血已凝固,流出来近乎黑色,片尸过程碎肉横飞,为了彻底砍断骨头,桌板给菜刀砸地剁剁响;
  而亡者的父母兄弟则在旁冷眼旁观,只是偶尔眉角抽搐,偶尔腮帮子丨弹丨跳,展示他们心里的嫌恶和冷酷。
  尸体的灵魂漂浮在空,痛苦的看着,让他难受的不是自己的肉体遭到破坏,真正伤到他的是家人的无动于衷,可惜他身为鬼魂无法流泪,否则定要让这祠堂下一场倾盆泪雨。
  完成作业后,把气喘吁吁的屠夫打发走,道士便动手给尸体缝动物四肢,嘴里念念有词——
  “左臂黑毛骡子蹄,富贵连绵、年年有余;右臂黄狗刨土爪,子孙繁多、代代长寿;左脚红斑公猪腿,家族根基稳、外贼不能侵;右脚雪白山羊蹄,凡损崇家者,必先伤自身,凡害崇家人,必先暴毙亡!”

  道士手法熟练,口诀和手的仪式同时结束。
  他看着崇家下,“老爷夫人,两位少爷,我拼接出来的这个尸身形态,叫做‘大圆满消灾无碍圣体金身’,这是我们门派独创的养尸术,自古以来,有人在家宅养鬼吸福,有人则供奉神明避除灾祸,唯独这养尸却很少人去琢磨过,他们都不懂其奥秘;养鬼,鬼会叛变,养神,神会发怒,但养尸,是绝对没有任何不良后果,那些人不敢养,是怕把尸体养成僵尸,在某天出棺作乱,因此我们改进了养尸的方法,把人的手脚卸掉,接畜生四肢,不止可以招财纳福,还能防止尸变,一举两得。”

  他目光变得更加阴冷,低语补充:“你们万万牢记,不可把这件事传出去,世人善妒,万一有人破坏掉这具‘圣体金身’,你们得后果自负,棺一入土,我不再管。”
  志国之父问:“我儿子以这模样入葬,不会影响他的魂魄赶去投胎吧?他虽不孝,但始终是我儿子,我这个当父亲的,还是希望他以后还有机会再世为人。”
  道士一边穿红色的道袍,一边冷笑,“亡灵的事,生者莫要过问,没有好处。”
  这话断了志国父亲的念想,“道长说的有理,我只在乎崇家前程,死了的人,我不必再关心。”
  “崇老爷,劳你叫下人把棺材抬到祠堂门口,接着把他们遣走,不可留下任何闲杂人等,让你两个儿子把这具‘圣体金身’抬进棺材里去,整个过程不能给外人看见,免得引起流言蜚语,待‘圣体金身’安置好之后,我会亲手捶钉封棺,夫人,烦你去找一大捆洁白干净的绷带过来,至于两位少爷,可否给我寻些笔墨纸砚以及朱砂颜料?”
  大家都为这名道士跑腿去了,只留下他在祠堂独处。

  道士冷不防将目光往房梁一瞥,和志国的亡魂对视线;
  道士嘴角泄露寒意的笑容,志国一惊,原来道士看得见他,并且一直知道志国在空旁观。
  志国开口问:“你是哪个门派的道士?”
  “你不必知。”

  “是你自荐,还是我父亲请你来的?”
  “约四五年前,崇老爷通过某个风水先生和我结识,他偶尔邀我去茶楼吃茶,我便与他说一些玄门秘术的东西,他都很感兴趣,尤其痴迷养尸术,无奈家无尸值得供养,今日你殉情身亡,正好满足他的心愿,前脚把你抬进祠堂,后脚派人去喊我过来施展法术,还允诺给我不少好处。”
  志国听后,心如死灰,在父亲心,他自始至终是个工具,活着只为传宗接代,死了还得给他继续利用。
  “你弄我尸体,随你,反正肉身迟早会腐烂,我再怎么珍惜也无济于事,我想问你,为何要招我回魂?”
  “哼哼哼……”道士笑出声,“不如等你父亲回来,让他亲口说来给你听更好。”
  不到五分钟,志国的父亲便折返回来,告诉道士棺材已备妥当。
  接着,夫人和儿子们也出现了,分别托着绷带和房四宝,放在道士身后的神桌。
  道士背着手说:“崇老爷,再与你确认最后一桩程序,我的咒术,只能在‘圣体金身’保持新鲜的情况下生效,一旦金身腐烂,付诸其的所有法术都会失灵,什么招财添寿、多子多孙这些福利都要泡汤,用化学品的方式防腐,顶多维持十年。”
  “不行,起码要让尸体,不对,要让‘圣体金身’完整的留存五百年,让我们崇家享受无穷无尽的福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