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于吸毒群体的个案分析》
第6节

作者: 黄慕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本来是我的一种不愿见人就自然熟,显得很不自然的有着某种目的的套近乎的绅士行为,居然激起了一阵后来才能恍然大悟的内心波澜,从而演出了一场宿命般的悲喜剧,并引发出一系列犹如蝴蝶效应的那种悚然。
  啊人生,有时就是这么千变万化始料未及。
  就是在那天晚上的一场短暂的邂逅,巫三姐一眼就把我看上了,按她后来的自供,她当场就准备把我拿下。她说,那天晚上的她对我很是好奇,尤其是我居然不给她点火的那个在我看来纯属绅士礼仪的行为,深深地刺激了她。在她看来,我太高傲了,完全不懂得怎么尊重女人,而我自己却认为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的理由是,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你又是他场面上的女人,而我又是他场面上的朋友,你让我如何在刚刚遇到的时候,就暴露出很多男人都会显露的那种不知廉耻的猥琐?

  我不给你点烟,是对所有这个星球上的女性的一种尊重啊,巫三姐。
  “哼,那天你着实把我气坏了,居然点完了火就把火机揣进了兜里,你那样子实在太高傲了.......”所以,那条晚上巫三姐暗暗打定了主意,要把我这个小乖乖迅速拿下。
  第二天,她就找了我们一个共同的熟人波波姐,让她传话说要与我“打点”——打点在我们这,就是勾搭的另外一种说法——我那时很年轻,对于任何事情都是抱着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豁达,于是我就一边抱着其貌不扬的波波姐在梦幻歌舞厅的舞池里瞎转悠,一边对她说,好吧,让她来把我拿下吧。
  第三天,同样是在梦幻歌舞厅的幽暗舞池里,旋转着霓虹灯光洒在我俩若隐若现的脸上,我们就在波波姐的撮合下抱在了一起。我紧紧地搂着她稍显瘦削的腰肢,嗅闻着还算OK的香水味,在昏暗而人头攒动的梦幻歌舞厅里旋转着,耳边唱响的是孟庭苇的曲子《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孟庭苇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但她的嗓子听起来比那软的能挤出水来的邓丽君姐姐好的太多,尽管只是放得她的录音带子。

  我觉得在老练成熟的巫三姐瘦骨嶙峋的身上,能够触摸到我这个其实只是一个小男孩对于大姐姐的那种向往。
  巫三姐翻旧账般告诉我,那样子不乏哀怨,“你知道吗春,你那天晚上不给我点烟并把火机揣进兜里的样子真是太帅了,太他妈吊了——没见过这么高傲的人。”
  “你想多了,三姐,真的,我那是对你们的一种尊重。”我笑着看着她那张容光焕发的狐狸脸蛋,还有她那个小巧玲珑犹如狐狸一样的小鼻梁,很温柔的说道。
  “好吧.......反正我不管,我想要和你一起耍朋友——我们嬲起好吗?”
  我只能用这个不常用的“嬲”字,来说明巫三姐当时的那句表达,未必靠谱,但大体不差。这个词有戏弄、搅扰或纠缠的意思,好比劈腿这个新词,我取其彼此纠缠之意。
  巫三姐当时的那个口气,听起来特像表白,就好像要与我一生一世永不分离一样,我自然是——既来之则安之。
  就这样,我就在巫三姐的蛊惑下一点一点沦陷了,然后染上了丨毒丨品,先是二氢片,后是**因,一直从肌肉注射过渡到静脉注射,然后漫长痛苦的挣扎与——戒除。
  当时我并不知道她也要弄那玩意儿。毕竟二氢片是个刚刚出炉的新鲜事物,但让我大跌眼镜的是,实际上吸食二氢片已经慢慢成了春城混混界的一大风气,仿佛每一个像三姐这样自以为有点身份地位的操妹操哥不碰碰那玩意儿,就会接不上地气被时代淘汰似的。

  认识三姐没几天的一个晚上,那天我与她还有跟班波波姐从梦幻歌舞厅出来的时候,就叫了一辆停靠在舞厅门口的人力三轮,说好准备一起到三姐位于春城郊区的家里嗨皮嗨皮。我们都是习惯夜生活的人,对于普通人来说,舞会结束的时候是一天的终结,而对于我们来说,则是一天的刚刚开始。
  但我不知道的是巫三姐准备让她的忠实跟班波波姐去拿点东西,然后两个人在我这个新晋小乖乖的陪伴下开个“药PARTY”。
  我们三个人一起坐在一辆人力三轮车上。我坐在三轮的左侧,左手顺势很从容自在搭在车外,一股惬意的微风拂面而来,而圆滚滚的波姐坐在三轮的右侧,瘦小的巫三姐呢,坐在我的身上,还好她体重控制得好,没把我的膝盖压的太痛苦。
  不过很明显,三轮车夫蹬得有些吃力,有点敢怒而不敢言,似乎在嘀嘀咕咕的小声抱怨着。
  “好了,在这停一下,”车子驶到当时的春城电影院那条街,那是当时最繁华的一条十字路口,巫三姐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让车夫停下,然后波波姐也跟着下了车,从巫三姐手里接过一张一百块的钞票,好像要在巫三姐的叮嘱下到哪办点事情。
  “记住,东西拿到后别忘了再买点水果回来,千万别忘了。”
  后来我才知道,巫三姐是叫她到我后来才跟着她认识的元红姐那买点二氢片。元红是巫三姐一个圈子的姐妹,本来是个无业游民,人又长得没有什么姿色,没有哪个男人会想到去包养她,或为她赴汤蹈火,自然只能自力更生,她们几个圈子里的人得风气之先,已经凑了钱开始做起这种生意来。从纯粹“资本运作”的角度看,这种生意的门槛比较低,当时的二氢片是十元钱一粒,一瓶二氢片也就可以卖到一千元钱,而如果进价拿的低,可以最多用一半的钱就拿到一瓶,每瓶下来都好几百块钱的利润,当时很多道上的胆大妄为者都靠着这门新兴而又罪恶的生意发了点财——有些还发了大财,最不济也能以贩养吸。所谓以贩养吸的意思自然是,自己本来就要弄,不如边弄边贩卖就叫以贩养吸,这样的话虽然担着很大的风险,但毕竟可以用很少的资金就可以把自己罪恶的吸丨毒丨生涯盘活。当时很多小毒贩子犹如威廉.巴勒斯在《瘾君子》里的揭露,往往靠着很少的几百块钱,就可以让自己吸丨毒丨生涯得以不间断的维持,不过自己的药量也不能太大,否则,一样会入不敷出,经常有两口子贩毒本来还能赚的到钱,结果由于两个人都要吸丨毒丨一天比一天量大,到最后也会捉襟见肘很被动,这就好比两口子开了一间麻将馆,结果两口子自家的麻瘾很大,虽然也能从每天的营业收入中赚点钱,但输的钱也不少,久而久之麻将馆就只能因为入不敷出而关门大吉。

  当然,十元一粒这个价格虽然大体上一段时间是恒定的,但也要随着市面上的供求关系而不断变动,一般是向上浮动,比如后来打击严厉的时候,更加需要元红这种人去铤而走险,自然每粒二氢片的价格也要上调,高丨潮丨时可以卖到几十元甚至一百元一粒,而且仍然是一票难求。

  巫三姐的住处位于春城郊区一栋当时刚刚修建没几年的单元楼上,临着一道不时车声喧嚣的大马路,但总体上显得很清静,适合从事罪恶而诡秘的种种勾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