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于吸毒群体的个案分析》
第4节

作者: 黄慕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里的意思并非意味着中国的吸丨毒丨者就完全是地痞流氓社会渣子,有些也是因为好奇而尝试的,于是陷入深渊不能自拔,有些也是因为装逼而自己成了个逼的,有些也是见到亲友吸食于是想证明给他们看,你看,这个能戒掉,结果沦陷了,还有的甚至是因为失恋而破罐子破摔的,比如我即将讲到的这个巫三妹的故事.......
  但大体而言,中国吸丨毒丨的多为江湖人物,也就是上面说过的社会闲散人员,这应该是大体不差。

  而“我的朋友”小石头就是这样的人,他的父亲是春城当地从事文化行当的一位国家干部,我从没有看到过他的母亲,一道浓重的不能以为借口的阴霾或阴影。他的父母也许离婚了,或者早逝了,所以他小学没毕业就出来混社会了,持刀砍人简直家常便饭,而且还自制火药枪,最厉害年纪轻轻就或孤身一人,或伙同一两个伙伴,兜里分文木有地闯荡过北京或广州,见了不少所谓的世面。
  他很早就能在火车上“找钱”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有很多人像他一样在火车上找钱,其中就有注射杜冷丁或二氢片的瘾君子,办法是纠结几个“生死兄弟”,人手一把双面或单面刀片,连平时常拿来炫耀的匕首西瓜刀都不要,就成群结队涌上那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往往在每个小站都会停靠几分钟的“慢车”,而且一般是那种有事容易逃窜的夜班车——在无边的夜色中潜遁。他们一上车就在车厢两头堵住,像站岗一样,然后剩下的团伙就沿着火车座位挨着从那些民工兜里掏钱,那些民工大都由于旅途疲乏已经睡着了,而醒着的一般都会当场吓坏,屏气凝神的——沉默。偶有个别胆子大的也是敢怒不敢言,如果遇到特别难缠的,怀里藏着回家治病的救命钱或渴望幸福一把的过年钱的,不怕死要追着你要回本来属于他的钱,没关系,不可因小失大嘛,闹起来毕竟不好,一个车厢几百人总会存在一些脑筋短路的倔强分子,于是小石头们把掏出的钞票或钱包又潇洒还回去好了,本来什么事都没有,一般也就算了,否则大家一起收拾他——这样的情况一般不会出现,有也是属于个别,这也是一个人性问题,这就好比上次那种昆明火车站的袭击事件,人们往往在关键时刻有着非常自私的自保心理,这就无法在遇到人数并不众多的匪徒团伙时保持一种本该凝聚在一起作坚决斗争的那种本该的团结,而那些火车找钱的贼,就是深知这种恐惧心理的个中专家,没事,放心大胆的挨着挨着搜,他们不敢动的,如果有“弄醒”(黑话,意为打草惊蛇了,指熟睡中的民工被突袭的黑手惊醒)了特别难缠的,把钱退给他好了,继续搜寻下一个........

  当然,他们总会选择那种铁路丨警丨察不在的车厢作案,因为一趟车最多也就配备两三个真正佩枪的正规铁路丨警丨察,而且这些丨警丨察的活动范围多在餐车。一趟十来节车厢的火车,只要避过了他们的定时定点的巡逻时间,小石头他们就算准了那些丨警丨察分身乏术,顾得了头顾不了尾,这就好比在玩猫与老鼠的捉迷藏游戏,而且一有不对比如事情闹大了报官了,或集体反抗了,他们如果没有被偶尔暴怒的猛醒的人来疯的群众逮住被揍个半死,就会立马迅速地从某个停靠的小站下车,甚至逼急了直接从窗口上跳下也是狗急跳墙的一种选择,不过大多可以肯定的是,当他们每每如狼似虎的爬上火车堵住车厢两头,掏出剃须刀片开始挨家挨户的“找钱”时,那些民工或旅客一般是会胆战心惊的,而且他们往往也心狠手辣,都是身经百战见过世面的凶徒,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必要时直接往你脸上一划,登时一条“要破你相”的大血口子,血流如注,状貌恐怖,此刻谁敢乱动,一般也就也就任人宰割了。

  而且他们还非常狡黠,从来不敢拿大钱,所谓大钱就犹如烫手的山芋,比如一万以上的“巨款”,他们即使得手了一般也要退回,否则惊动了西安铁路上的刑警大队,将这件事情作为大案要案处理,一路明察暗访,誓不罢休的要逮住飞贼,他们就很可能吃不了兜着走,因为火车上找钱的有前科的很多都是丨警丨察的眼线,或渴望成为丨警丨察的眼线,总有一根两根看似纤细的线索被顺藤摸瓜,被特别精明而干练的西安刑大的干警抓住作为突破口,那时就一定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了,东窗事发被逮住然后劳教劳改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他们要想长年累月在火车上找钱,或混迹此道,大家脑子里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就是有时不免想当然的限定一个不会被当成大案要案的数目,以此来规避法律法规的制裁。他们总是很凶残而狡诈。

  而这批活跃在宝成铁路线上的“飞贼”中,有很多人在后来都成为我们春城无法自拔的瘾君子,而什么都想见识尝尝鲜的小石头,也跟着他们上火车找过几次钱,后来随着一次又一次的严打,火车上越来越不好找这种钱了,这种铁道游击队般的猖狂风气才慢慢消歇,直至几乎销声匿迹,就像现在公共汽车上的扒手或直接上门的飞天大盗,也随着时代的进步与通讯监控手段的发达,慢慢销声匿迹另寻出路一样。

  之所以看似无关主题的插入这些,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我以后讲到的吸丨毒丨个案中,有很多人就是靠在火车上、汽车上、街道上、别人店里的柜台上、或者直接上门撬门扭锁,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般玩尽各种花样来维持吸丨毒丨的资金的,因为吸丨毒丨的人,到后来最需要的就是吸丨毒丨的资金,每天早上一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尼玛今天从哪弄钱,这也正是吸丨毒丨某种意义上会成为一个社会痼疾必须严厉打击的根本原因,所以这里先提到一下,算是埋下一个日后分别叙述时的伏笔。

  言归正传,再回到那天带着二氢片到舞厅跳舞的小石头,那时他最多不过十多岁的年纪,正如前述,就已经在江湖上见了不少“大世面”了,所以我第一次从他手上见到不知从哪弄来的二氢片这种东西,事后想来丝毫不足为奇,因为他就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什么敢于尝试新鲜事物的人。
  他一个人进入舞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当时我们几个人正在舞厅后面的吸烟室里吸烟聊天,他就掀开厚重的皮制门帘闯了进来,脸上还挂着张扬的仿佛都不屑一顾不足为惧的微笑。
  小石头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0左右,但他个子虽然矮小但身材很匀称,看起来就像一个缩小版的甄子丹或李连杰,因为他向来作奸犯科时身手很灵活。他那张圆圆的娃娃脸,看起来很是萌萌哒而不乏清秀,平时喜欢穿一件高腰夹克,在社会上混的很少穿那种看起来装模作样的正规西装或现在流行的那种小西装,一般都是高腰夹克,一双杂牌或名牌运动鞋,走路时往往很嚣张的把手揣进裤兜里——那时是那种风一吹就鼓荡起来的超大萝卜裤,后来则是各种样式的牛仔裤或直筒裤——晃来晃去,看人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