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于吸毒群体的个案分析》
第3节

作者: 黄慕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中国当下绝大部分的瘾君子,在未吸之前很多本身就是混迹街头的小混混小无赖,像早几年陆毅饰演的反映吸丨毒丨问题的电视剧《永不瞑目》里那种良民,或我曾经见到的某位巡警吸丨毒丨的,在中国吸丨毒丨群体绝对属于极少的一部分,基本上等于凤毛麟角,尽管他们需要饱尝的后果苦果,需要付出的残酷代价往往都是一样的。
  另外一个吸丨毒丨群体,虽然不占主流也不妨一提,这就是像早几年满文军那样的聚众吸丨毒丨的明星,这种人不过是饱暖思淫的玩时尚,中国的许多娱乐明星本来素质就不高,很多人除了脸蛋好会演几部肥皂剧,多是不学无术的文盲,所谓没文化,外文字母的操都披在身上当第五大道或拉斯维加斯,以为这就是洋气。他们兜里有几个了,就以为自己很能“紧跟时尚潮流”,其实这方面跟当下的许多冰*吸食者(我们这边叫作“吃肉”或“吹壶壶”)性质差不多,本身有一定收入或正当职业,喜欢那种在他们那愚蠢的心眼里看来很接地气很拉风的东西,尼玛认为这就是前卫了,怎么了,所以这种人犹如我认识的很多人一样,空虚寂寞冷,又没有什么高尚点高端点高雅点的情操兴趣来消遣浮生,于是认为冰*吸食是一种类似夜店游玩的时尚,于是喜欢几个人在某个大酒店里开个豪华房间,或者专门跑到某个人的住处(多是某个很“清静”的高档住宅区)去聚众吸食,一边吸丨毒丨一边聊天,没完没了的唠嗑,并且还认为这种冰*吸食没有**因那么有依赖性,似乎是可吸可不吸,不想弄就不弄了,其实是一种很大的极度危险的误解,由于本篇主要是谈二氢片或**因这样的属于镇静剂一类的丨毒丨品问题,于是准备把这个枝节问题放到最后谈,这里先做个记号。

  另外,关于我所谓欧美那边部分瘾君子吸丨毒丨的文化意义,与我们这边大多纯属地痞无赖的吸丨毒丨的不同,区别这点有何意义呢?意义在于,你只有认清了这一点,搞懂了类似语法学上的所谓的语境问题,才会准确地把握住中国吸丨毒丨群体的一个特征:多为没有正当职业的社会闲散人员,无工作无收入无操守的三无人员,很多本身就是混迹社会香港所谓捞偏门的江湖人物。
  由于江湖人物本身天不怕地不怕敢于尝试的大胆心性,无聊个性,低端秉性,因为无知所以无畏,于是吸丨毒丨对于他们只是犹如一个刚刚开发的新鲜刺激玩意儿,一种时髦,一种所谓的另类与前卫,完全不会引发他们的犹豫与警惕,而且由此也引发一个后果,即是每当这类人深陷其中的时候,改弦更张的决心与警惕心也非常的淡薄,再说他们这类人本身的意志力就比较薄弱,在社会上混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意志薄弱者,自控性较差,这就更加决定了他们屡教不改要反复轮回的宿命,尽管他们据我所知也不乏“灵魂的挣扎”——挣扎过后,犹如无思无虑的动物本能一样,他们往往又是一条烂路走到黑,因为没有根本意义上触及灵魂。

  他们经常性的因为吸丨毒丨而劳教劳改多次,他们往往遵循这样一共走向地狱的阶梯:吸丨毒丨,拘留,戒毒,劳教,劳改——继续劳教或劳改,直到寿终正寝。这样的我身边的人真是不胜枚举,后面我会根据个案来具体的分析。
  我就知道一个人,一个江湖经验特别丰富的老贼,后面也会重点说到他,基本上从九十年代初期到现在差不多三十年了,起码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因为吸丨毒丨而锒铛入狱:拘留,戒毒,劳教,劳改,强制戒毒(与前面的戒毒处罚不同,前面的期限最初只是三个月,那是在吸丨毒丨问题刚刚从“水面”浮出的那几年,即1994到两千年前后这几年,而最近几年由于国家取消了劳教处罚,代之以尤其主要是针对屡教不改的吸丨毒丨人员的强制戒毒,无论你是吸食**因或别的什么,一般统一的刑期是两年,正如现在对于冰*吸食者的处罚一样,第一次逮住尿检,如果呈现阳性就要拘留,第二次就要“强制戒毒”了,刑期就是两年)

  同时,认识了“文化意义”这一点,那么,想要了解或真正理解吸丨毒丨问题的兴趣分子,或想要予以参照以供借鉴的目的分子,当我们阅读许多欧美高端瘾君子关于吸丨毒丨戒毒的见解言论的时候,例如从十九世纪英国最有名的瘾君子德昆西先——他们那时吸食的是稀释过的鸦片酊,这与鸦片或利用鸦片来提炼的**因的毒性有很大的不同——他写有《一个英国鸦片吸食者的忏悔》,到二十世纪美国最有名的瘾君子,同时在好友金斯堡的鼓励下也写过一本《瘾君子》的威廉.巴勒斯先生,他们就发表了很多关于吸丨毒丨戒毒非常缺乏正能量的论述,有些意见部分正确但有些就有些不着边际,好比一个哲学家说他之所以到现在还是单身是因为没有一个中意的女人符合他以为的头盖骨原理,纯属非常个人的艺术感觉了,我觉得他们的很多见解假如拿来参考而缺乏正确的辨别力,就非常容易误导公众。他们的有些过激或偏激观点,即使站在不需要与现实接轨乍看非常超脱的犹如叔本华悲剧理论般那种个人哲学的角度,也是需要厘清辨别的,不能够作为我们理解此类情形的参考,而很容易就引我们误入歧途,例如威廉巴勒斯就认为吸丨毒丨不但不有害于身体,反而可以延缓自己的寿命,虽然他确实活了八十三岁,而且可以说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瘾君子比得上他所尝试的丨毒丨品种类,参见他的《瘾君子》与那本更狂放更超现实的《裸体午餐》,其中说到的丨毒丨品种类之多令人咋舌:**因(白丨粉丨),叶子(大麻),苯丙胺(安非他命,一种中枢神经剂,常用作兴奋剂,麻丨醉丨剂或抗抑郁药,可作雾化剂吸入,口服或者注射,大量服用可致死,二战日军称为“猫目锭”,神风特攻队即服用了该种药品,威廉.巴勒斯那个时代俗称“小苯”),巴比妥酸盐(红魔鬼,一种中枢神经镇静剂,一度作为安眠药风行,亦能致瘾成依赖,因药片胶囊呈红色而被叫作“红魔鬼”,也有青色的,俗称“青发”),戊巴比妥纳(宁比),潘托邦(鸦片全碱,功能类似吗啡,药效持久,皮下注射),鸦片樟脑酊(又叫复方樟脑酊,一种黄棕色液体,味甜而辛,镇痛药,可致瘾),可卡因(可可精),杜冷丁(德美罗),佩奥特(一种产于北美的球形仙人掌,可致幻),雅热(亚马孙河源头印第安人使用的麻丨醉丨药),(以上见于威廉巴勒斯的《瘾君子》书下脚注);又如德昆西认为吸丨毒丨可以达到一种艺术家需要的那种奇幻境界,而且有助于他的牙痛与风湿,是耶非耶,这些我们都要予以正确的辨析,也许威廉.巴勒斯与德.昆西先生,的确有与众不同的关于丨毒丨品诸多问题的独到见解,但多少有点孤例性质,不能作为我们思考吸丨毒丨戒毒问题的通则,而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说得好,凡事有例外,正因为有公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