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于吸毒群体的个案分析》
第2节

作者: 黄慕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最开始的时候,二氢片与杜冷丁的致瘾作用并没有受到全社会的重视,尤其是二氢片这种“药品”,相对于一直都在管控的医院特用药的杜冷丁,尤其经历了一个逐渐收紧并在丨毒丨品管理条例上准确定性的过程,这个过程最多也就是一两年的时间。所以,从最开始的二氢片可以从任何一家小医院或社区医院中轻易开出,像威廉巴勒斯在他的那本《瘾君子》的书中描述的一样,到后来完全由国家严密管控,没有医院特开的比如癌症晚期患者的证明,是无法开出的,而且很快比如国家迅速成立的禁毒委员会就把二氢片定位于“软性丨毒丨品”的范围,并在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与刑法上予以立法,贩卖或吸食者可以依法进行处理或承担相应的严重的法律责任,并且,国家开始着手成立专门的戒毒所与缉毒大队,并颁布了一系列针对吸丨毒丨者或贩卖者的法律条款,从此,二氢片与早先便不能轻易弄出的杜冷丁这种药品或软性丨毒丨品,开始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与警惕。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大概是通过二氢片与杜冷丁已经养成了吸丨毒丨的恶习,在一种积重难返的形势下,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由于“境外贩毒势力”例如 角那边的渗透,以及我们的违法犯罪分子的铤而走险,**因开始流入内地。例如,在四川我们那个春城,渐渐地,二氢片与杜冷丁开始退出瘾君子心目中的历史舞台,而取而代之的,是危害更大的**因,并且最初的吸食分子开始慢慢减少甚至消亡,而注射分子开始慢慢增多并且普及,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吸食丨毒丨品是比较上容易“浪费”丨毒丨品,对于经济上终究要难乎为继的广大瘾君子来说,注射丨毒丨品比较吸食丨毒丨品,方便而且省钱,这是他们采取这种方式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下面开始进行“个案分析”。

  日期:2018-04-08 18:59:46
  改正两个错字与漏字:大腿内侧,而非内测量的测;境外贩毒势力后面漏了个“ 角”,因为据我所知,云贵川的**因有两个渠道,一个就是 角地区,一个就是彝族同胞聚集的地区,也就是大凉山一带,包括攀枝花这种临近丨毒丨品种植地带的重灾区。
  日期:2018-04-09 19:32:10
  一,潘多拉的魔盒:从小石头到巫三妹

  在讲述首先拈出的瘾君子巫三妹的“案例”之前,我想先引入一段绝对有关本文主题的宿命般的前奏。
  我第一次见到二氢片这种东西,记得是在上个世纪93年的那个夏天。那时我还在所谓的春城的江湖上浮浮沉沉。
  每天下午或晚上,定时定点的午夜两场,我们这类闲人,就好比上班族定时打卡一样,总会按时到春城当时一家生意很火爆名字唤做“明月歌舞厅”的地方报到。
  我记得有一天下午小石头带来的那个玩意,就是日后我非常熟悉的二氢片,这也说明了一个现象:吸丨毒丨这种恶习,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由江湖人物也就是社会闲散人员充当了生力军或急先锋,因为小石头当时就是我们春城一位“人小鬼大”的江湖人物,尽管在中国以外的地方比如欧美,尤其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嬉皮士群体,会有一些不同。
  例如,在六七十年代风起云涌的欧美,吸食大麻或**因的瘾君子,除了当时流行的在我看具有很大的文化意义上的嬉皮士,或所谓的各类前卫艺术家,另类作家,就是江湖人物或专门从事此类行当的人,比如墨西哥或哥伦比亚的毒枭及其层次分明的丨毒丨品网络,参见美剧《毒枭》一二三季,我觉得那个编剧通过巴勃罗.埃斯科瓦尔这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个案,而非常生动而真实的表现了当时哥伦比亚包括整个北美的吸贩毒现象,另外,意大利的那部讲述黑道风云的《格莫拉》对于那不勒斯社区丨毒丨品的泛滥,也有生动而简直原生态的表现。

  这里要先说明一下,他们比如嬉皮士、作家、前卫艺术家的吸丨毒丨与我们当今中国绝大部分的吸丨毒丨,是有着很大的所谓文化意义上的差别的,例如写出《瘾君子》的威廉.巴勒斯与写出《在路上》的凯鲁亚克,这种美国整整一代的所谓“垮掉的一代”,包括他们的朋友写出《嚎叫》长诗的金斯堡先生,就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吸丨毒丨——当然,我并不是认可他们的正确,这是另外一个层次的问题,适合用加缪那种讲述荒诞的哲学随笔来讨论。我们这里只关注没有什么精神上的技术含量的芸芸众生,即我们中国这些吸丨毒丨贩毒的土鳖。我之所以写这些,目的就只有一个,正如有人所谓,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件,我要通过这篇波澜起伏要震撼人心的连载来“普度众生”,同时,也算是我自己的一部卢梭或者托尔斯泰式的忏悔录,要不然就是天主教的圣徒的奥古斯丁,知道他那部貌似浸透灵魂深处的《忏悔录》吗:

  我吸了,注射了,痛苦了,沉沦了,无法自拔了,反复挣扎了,面目全非了,亲朋好友侧目了,父亲母亲断绝了,但我TMD走出来了,而且还博览群书外带博闻多识,怎么样?
  从上个世纪1993年到这个世纪的2006年,整整十三年啊,反反复复,来来往往,十三?这是一个西方意义上的不祥数字,来源于圣经上的最后的晚餐,但我将它的不祥祓除了。我用自己的过来人经历证明,吸丨毒丨是可以戒除的,我要在这里打那些说吸丨毒丨永远无法戒绝人的脸——尽管很难,但不是没有可能,而且据我所知还有很多人都戒除了,参见我后面的个案分析,我让他们想当然的无知与愚蠢外带自以为是鼻青脸肿,因为我无法一边写着忏悔录一样的东东,耐心而准确的分析判定着每一个值得对你们详细剖析的吸丨毒丨个案,一边又对着尼玛的键盘吞云吐雾或反复回血。

  版权所有,翻录必究,汝知否。
  我前前后后一共休克过六次(最后我要讲述我六次休克的真实过往,惊心动魄,以为警惕),既然我屡次死里逃生,那就意味着老天在给我机会,没有让我与我身边曾经的许多人那样完蛋,那样脸色铁青嘴唇乌黑的腐臭着死去........所以我要珍惜——你们也一样,吸了毒或准备要吸丨毒丨的人,无论你是**因或者冰*。
  那么,什么叫我所以为的文化意义上的吸丨毒丨呢?

  打个未必靠谱的比方吧,同为教科书上定义的农民起义军,红巾军起家的朱元璋与陕西驿卒出身的李自成,就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有着稳定的根据地然后图谋发展,后者则纯属乱来的流寇,李自成外带张献忠,往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没有自己固定的比较上台面的革命理念或政治操守,而西方欧美的那些沉迷丨毒丨品的嬉皮士或威廉巴勒斯这样的人,很多本来就是高级知识分子,或艺术家,因为他们对社会有着自己看法与批判,对错不论,但绝非我们当下那些有意无意东施效颦的所谓瘾君子可以相提并论。搞清楚了这个,对于我们当下的吸丨毒丨群体的理解,就会有个不至于与别人混同一气的准确把握。也就是说,欧美那些嬉皮士们的吸丨毒丨,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明知故犯,是一种不管理念正确与否但总是具有图腾般理念性质的犯罪,或自残,或另类的抗争,我TM是因为对社会有着自己深刻的批判好不好,奥巴马当年也与我们一样吸过大麻好不好,你可千万别把我与那些混迹街头的小混混那些无恶不作的社会渣滓混为一谈——好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