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于吸毒群体的个案分析》
第1节

作者: 黄慕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08 14:02:20
  前言
  我发觉很多人对于吸丨毒丨的危害之认识,是大致相同的,但是对于吸丨毒丨到底是怎么回事,比如它到底能不能够根本戒除,却是一片茫然或纯粹想当然的,至少是相当随大流的,于是我感觉很多人对于中国乃至世界范围的吸丨毒丨问题还有待我来指正,或提供个人意见,以供参考。
  当然,这个问题也可以理解,吸丨毒丨的说不出来,没吸过的又只能得到一种非常模糊与随大流的认识,而知识来源的一部分源于所谓的专家,而专家,众所周知,在这个时代,很多都未必靠谱,因为吸丨毒丨问题在我看来本质上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药剂学或生理反应问题,或有人所谓的社会学问题,而是一个人性问题。
  换言之,假如你没有“身临其境”,就不可能得出比较精确或起码是大致正确的认识,这就好比另外一个人所共知的悖论,作为活人,我们揣测死亡,但只有等到我们真正死亡的时候,我们才能知道死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时候,你作为“已死之人”的知识与经验将胜过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死亡之前就发表宏论的哲学家或宗教家,但是,很可惜,你已经无法分享自己的“死亡经验”了;吸丨毒丨同理,没吸过毒的人想象吸丨毒丨,而真正吸过毒的人,在我看来几乎全都缺乏表达能力与基于反省认识而带来的深刻与客观,于是我就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与诸多见闻来尝试来纠谬指错,根据自己的或许不乏浅薄的认识反省来野人献曝,论断正确与否不敢说百分之百,但取其贤者识其大不贤者识其小之古训,而希图达至古语所谓即或不中,恐亦不远矣的境界。

  而这篇很可能要弄成连载的长文,其中的一个用心,就是希望能够在正确的认识它后,或者能够搞清楚我们以前常见对于吸丨毒丨戒毒的一些误解,对于吸丨毒丨这个群体的一些误解,从而从误解走向正解,然后抱有同情的理解,与解决的方案。那么,我想对于后来者是有很多裨益的。比如,让已经吸丨毒丨者有信心去戒掉它——尽管很难但不是没有可能,而让从来没有沾染却又因为某种机缘或用心对之产生好奇或想要尝试的,望而却步,因为英国大文豪德昆西先生作为史上最有名的瘾君子,在他那篇享誉全球的《一个鸦片吸食者的忏悔》中曾经说过:

  应该在恶习形成之前就受到阻止才是上策.........

  好,话不多说,让我们赶快进入正题。
  在正式进入正题之前,容我把几个需要弄清楚的常识用名词解释的形式予以厘清,比如说,吸丨毒丨?
  吸丨毒丨这个词其实包含了字面意义的“吸丨毒丨”与“用注射器注射”两个方面的内容,至于有人想当然的口服,恐怕是指摇头丸一类的东西,或二氢片的舌下含化,否则一般而言不存在口服丨毒丨品这一项。
  一般而言,刚开始的时候,除摇头丸一类新型致幻丨毒丨品,瘾君子是用工具将丨毒丨品碾成粉末后吸食,例如电影屏幕上清朝烟馆里的吞云吐雾,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吸丨毒丨,他们手持的那个东西叫烟枪,据说贵州过去的士兵号称两杆枪,一杆就是烟枪,而现代吸食丨毒丨品者特别中国,则把烟枪换成了烟筒,虽然会跑掉不少毒烟毒雾,但取其简便,所以最早当代词源学上的吸丨毒丨,应该就是指这种。

  另外一种吸丨毒丨,不能做字面意义上的理解,其实是用注射器注射。注射器分两种,在早期是玻璃针管,这个不太好弄,而且对于瘾君子来说,易碎,用起来也不方便,一般是从私人或公家连锁医药店或正规医院里获取。关于获取这个词也有深意存焉,因为刚开始的时候丨毒丨品还没有泛滥,这些地方没有引起重视,后来引起重视后这种玻璃针管就不太好弄了,而且随着卫生方面的考虑,所有医院或医药店的针管都从玻璃针管进化为一次性的塑料针管了,并且分有从小到大的各种规格型号,而且同样的也经历了一个逐渐重视并加强管控的过程,但实际上操作起来很难,因为一次性塑料针管的用途实在太多,例如,有些晚期癌症病人需要自己注射,有些宠物癖患者需要用注射器为狗狗或猫猫打针,有的甚至还要给植物花卉注射某种剂量较轻的农药,等等,等等。

  注射的方式也有两种,一种是肌肉注射,一般是臀部与肩膀手臂,偶见有大腿肌肉的,那一般是瘾较大的瘾君子,因为其他地方已经硬了,肿了,只有另外开辟地方;一种是静脉注射,哪里有静脉血管哪里就可以注射。同时,这个静脉注射又根据危害程度分几种情况,因为很多瘾君子到后来赫然发现,身上能够供给注射的血管越来越稀少了,这大概是因为一条血管经过反复长期的注射过后会萎缩,甚至发炎溃烂,于是瘾君子很多时候需要注射时,就会发现身上的静脉血管越来越不好找了,比如手臂内侧的卧穴、臂膀周围,是一般瘾君子静脉注射的常见之处,萎缩了,根本没地方可“套”了,咋整?于是就转向更粗更大的静脉血管,比如颈脖子上的颈静脉动脉或大腿内侧的股静脉或股动脉,这里有个专业词汇叫“开天窗”,我们四川这里叫作“套血槽”,因为大腿内测靠近下阴那个位置有个凹槽,用针头直接刺入,然后回血进行注射,但这种一般见于瘾患巨大的瘾君子,由于年深日久其他的地方早已萎缩了,甚至溃烂了,根本无法进行静脉注射,于是被迫采取这种相当危险的注射方式,一旦股动脉血管破裂,会血如泉涌般喷出,止不住血几分钟内就有致死的可能,但一般刚开始的头两针不会破裂,这种情形也需要一个从局部破坏到全面崩溃的过程,但无论如何,套血槽或开天窗是极度危险的自杀行为,这也可见注射吸丨毒丨的巨大危害,我有一个走入歧途的“朋友”就是死于这种套血槽的血管注射,仿佛顷刻之间他的全身从大腿根部开始蔓延而血流如注,犹如人行道上的水管崩裂而无法控制,刚刚送入医院的抢救室就宣告死亡,死状恐怖而凄惨。

  关于吸丨毒丨的具体药品或毒物,也有一个进化演进的过程。

  据我所知,在九十年代早期,开始流行一种叫作“二氢片”的东西,学名全称应该叫作“丨盐丨酸二氢埃托啡片”,这个东西看起来就像一粒白色的感冒药片,分老版新版两种型号,我所谓看起来像感冒药片主要指老版,瓶装,每瓶一百粒,摇起来哐啷哐啷作响,后来又有所谓新版二氢片,版式犹如一版一版的阿莫西林,大小半径与老版应该是一样的。
  二氢片是北京四环制药厂生产的药品,主要是一种强效的镇静剂,用于负伤的士兵与晚期的癌症患者,或者需要镇痛的某些医学用途,在这个方面它与杜冷丁的功效应该大同小异。杜冷丁学名叫“丨盐丨酸哌替啶”,乃吗啡的人工替用品,实际上二氢片开始在我们那个春城流行的时候,杜冷丁也在包括春城的四川许多地方同步泛滥,例如据我所知,在九十年代的早期四川广元那边的瘾君子就特别流行杜冷丁这种针剂,而不喜欢二氢片这种片剂,这种地方差异不能作为评判“优劣”的标准,恐怕是一种流行性先入为主的定性思维,因为很多人在注射杜冷丁的时候感觉很不好,表现出很多例如口干,眩晕或其他不良反应,所以,至迟在上个世纪的96年前后,春城的瘾君子一般青睐于二氢片而仅把杜冷丁作为一种“全城断电”的替代品,也就是说,在实在找不到二氢片的全城断电(我们这里的瘾君子把吸丨毒丨称为“充电”,一旦没有则断电,所谓“全城断电”则指所有地方都找不到丨毒丨品的那个时候,像这种的“专业术语”或“黑话”还有很多,我会在后面的文章中随机解释)时候,才会迫不得已选用杜冷丁作为代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