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3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尧尧说近年来在香港产子的手续愈发严格,要求怀孕三个月起就在港区政府指定的医院建立孕妇档案,然后定期检查,接受孕期指导。她通过京都朋友圈费尽周折才在香港一家著名的国际医院建档,预约下周一上午与医生见面,她提前过去熟悉环境顺便替小贝买些衣物。
  又是一个无聊的周末。方晟颇为失落。
  樊红雨绝对不能碰了,宋家那边盯得紧,万一露馅可是杀身之祸;
  范晓灵是不敢碰,两人好像八字不合,每次稍微亲热点便出事,何况陈建冬还在暗处虎视眈眈;
  周小容……
  方晟反手转了自己一个耳光,骂道碰不到女人就疯了吗?周小容是滚滚熔岩,投进去两人将焚身为灰,尸骨无存!
  要不周六到省城看看新楼盘,早日落实策划已久的事,正好回家看望下父母和方华,这段时间每逢周末就飞京都,很久没回家了。
  有空跟牧雨秋那班人琢磨琢磨明年投资方向,江业经济布局方向已定,小县城毕竟容纳不下庞大的资金流,而且也容易被监控来源,只有海纳百川的省城才能大施拳脚。

  党代会落幕后,房产市场依然风声鹤唳,大批主持人和专家言之凿凿房价仍会继续下行。方晟看法却相反,他认为在当下形势面前进一步规范房产市场,稳步推高房价才是市场主旋律。
  这种观点不能公开说,只能默默地做,方晟决定在新一波行情来临前再赌一把!
  傍晚又接待了一个餐饮考察团,散会时方晟拒绝共进晚餐的邀请,准备在食堂凑合一顿回宿舍美美睡一觉,明早早点动身去省城。
  走到食堂门口手机响了,是鱼小婷打来的,简洁地说:
  “晚上请我吃海鲜吧,上次那家不错,我十分钟后到。”
  姑奶奶,人家会馆要提前两天预约好不好?方晟赶紧打电话给老板,协调了好一会儿还是上次那间。
  打完电话,鱼小婷的车正好驶到招待所门前,方晟这才注意到也是深绿色吉普,跟白翎、容上校的型号差不多。
  她的情绪似乎不太好,上车后一路基本不说话,方晟猜估计仍与白昇有关——从辽北军区调到哪儿也是问题,象这样问题子弟兵相当于烫手山芋,哪个军区都不想接手。
  果然,从停车场步行到会馆的路上,鱼小婷没头没脑地说:“他的事卡壳了。”
  “调动手续问题?”
  “辽北巴不得送走这尊瘟神,主要是没人要,”她轻叹一声,“找了四家军区都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婉言拒绝……”

  “到双江呢?”
  “不可以的,有亲属回避制度。”
  她情绪非常低落,坐下后方晟问老板有没有鲜榨饮料,她突然说“拿两瓶茅台!”
  方晟吓了一跳,暗想上次的事件还没吸取教训?不过客人既然说了只得顺从,老板自然欢天喜地照办。
  菜与上次相比略有不同,但主打还是海鲜。默默无语吃了两个菜,她突然举起大杯道:
  “这段时间无论于公于私都十分感谢你,先干为敬!”
  说罢骨嘟仰头一口喝掉二两,然后满脸严肃看着方晟。
  方晟懵了,稍作迟疑道:“好,舍命陪君子!”也喝得一干二净。
  她笑道:“什么君子,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接着滔滔不绝讲起了军校生活,其中不可避免谈到初恋男友,说他貌似坚强勇敢,实质有勇无谋,胆小怕事,好几次她策划两人从南方偷渡到香港,辗转溜到国外,他只是听却不敢付诸行动;明明两人咬定在外人面前绝不承认恋爱关系,他被叫到校长室一哄一诈全部交待。但他对她是真的好,体贴、关怀、发自内心的呵护,冬天总是帮她捂生了冻疮的手;夏天最热的中午每天送冰莲子汤到女生宿舍。他是个好的男朋友,但不是好男人……

  她说得细致入微,方晟听得认真。
  几道菜后,她再次敬酒,还是二两一杯的一口喝光!
  方晟无奈道:“再喝我真的……不行了……”
  大概有了几分醉意,她格格笑道:“女人不能说随意,男人不能说不行,废话少说,快喝!”
  方晟只得咬紧牙关勉强灌下去,这一口喝得胃里翻江倒海,费了老大的劲才强忍住没当场呕吐。
  论酒量方晟状态好的情况下也能喝五六两,但只能循序渐进慢慢来,象鱼小婷这般二两一口连续玩两次,基本上可以直接击倒方晟。
  接下来方晟脑子乱成一团,两眼也模模糊糊看不清,不知鱼小婷说了些什么,吃了哪些菜。只依稀记得吃完后自己右手哆嗦了半天没签成字,老板说“没事没事”,然后鱼小婷扶着他一摇一摆回到招待所宿舍。
  隐约记得她说“你睡这儿,我冲个澡睡那间”,他似乎还嚷着也要洗澡,可怎么都提不起劲,一头扑到床上昏沉沉入睡。

  夜里醒来,方晟头痛欲裂,迷糊间感觉有个冰凉的**缠绕在身上,开始以为是做梦,伸手一摸细腻柔嫩,分明是女孩子的**!
  此时他欲焰高涨,憋了几十天的洪峰急待宣泄,压根来不及考虑怀中女孩是赵尧尧、白翎还是樊红雨,黑暗中挺戈上马!
  朦胧间仿佛回到童年……
  他和方华在巷子里捉迷藏,为防止同伴找到,他总爱钻屋子与院墙之间的夹道,那里又狭窄又逼仄,而且布满蜘蛛网和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拚命往里挤啊挤啊,急得满头大汗,可总看不到头,身体却燥热无比,宛如千万匹野马在胸口奔腾!
  他奋力冲破层层障碍,后面夹道更幽深更漫长,似乎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不管使多大劲还是找不到出口,他不禁加快步伐向前挺进,蓦地眼前一亮,出口就在前方!
  只觉得全身一颤,所有气力喷涌而出,他似乎喊了一声,又似乎没喊出声,随即继续搂着依然冰凉的**进入梦乡……
  再次醒来已是清晨,方晟习惯性揉揉眼睛,揉了一半便僵住,因为看到象八爪鱼似的缠着他、赤身**依偎在怀里的鱼小婷!
  糟了大糕!
  他立即醒悟夜里也许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发生!

  他战战兢兢向下看,她**间血肉模糊,而床单上铺着一大摊触目惊心的鲜红!
  完蛋了!方晟绝望之下差点晕过去!该死的酒,还是栽在酒上,还是出了事!
  怎么对白翎交待?怎么对容上校交待?怎么对白家交待?
  怎么对于家和赵尧尧交待?
  这时鱼小婷也被惊醒,睁开眼,抬起脸,冲他嫣然一笑:

  “早上好。”
  他哭丧着脸说:“不太好……我错得离谱……昨晚真醉了,我发誓根本……”
  她温柔地捂住他的嘴,道:“我知道,”接着说了一句天崩地裂的话,“我故意灌醉你的。”
  日期:2018-04-08 0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