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3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言一出所有常委大为震惊。
  按分工河道整治无论如何都应该由正府负责,县委是管党务人事和意识形态的,凭什么插手行政事务?
  出乎意料的是方晟并不生气,平静地说:“费书记体谅正府的辛苦,在这里我代表正府领导班子表示感谢。河道整治是一项涉及各部门、各条线的大工程,我相信费书记亲自挂帅,县委直接领导和协调,一定能让河道换新颜!”
  没想到今天方晟如此配合,费约心里简直乐开了花,笑道:“方县长寄予厚望,让县委班子倒有压力了。我看这样,县里成立莲花河河道整治领导小组,我任组长,方县长任副组长……”
  方晟摇摇头:“我是五大重点工程的组长,况且照顾不过来,挂名的副组长还是免了吧,我建议郑荣部长和邱常委任副组长。”
  怪事,怎么跟我想得一样?费约暗自诧异,接道:“这样也好,郑荣负责工程推动、宣传和组织工作,邱常委负责部门协调和工程质量监督。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组成人员……从县委办、宣传部、组织部、纪委抽调……”
  淡忠守干咳一声:“费书记,纪委全体人员到各乡镇抽查水稻直补资金自查自纠工作,抽不出人呐。”
  “好,纪委就免了,”费约正在兴头上,懒得跟淡忠守计较,“经贸委、发改委、经信委也抽调些人手,每人分工包片各管一段……”
  其实他早就跟吴郑荣、邱秋商量好具体方案,常委会不过是走个流程而已,只是没想到方晟毫无反抗并全力配合,颇让费约意外。

  听费约说完冗长的组织框架和协调措施,方晟瞅个机会问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费书记打算如何整治方桥到吴家巷河段?”
  费约早有准备,从一叠材料里抽出厚厚的规划书,道:“简单的说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关停河道两侧污染企业,尤其小化工厂、小印染厂、小造纸厂等,同时局部实施雨污分流系统,限制污水排入莲花河;第二步引江业河水进莲花河,冲刷和稀释原有河道污水……”
  政法委书记容波神情紧张起来,连忙问:“如何引江业河的水进来?”
  “在将军坡修一道引水渠……”费约不经意道。
  “万万使不得!”容波站起来大声说。
  容波担任了近十年的水利局长,对河道建设情况了如指掌,当即强烈反对:

  “江业河是流量巨大的外河,洪水高峰时承担排解梧湘水位压力的任务,也就是说一旦梧湘市区水位临近警戒线,将向江业河分洪,届时……你一道引水渠把外河和内河直接连结,洪水冲入县城可就麻烦了!”
  费约最反感有人在常委会公然顶撞,当下脸拉得老长。
  吴郑荣道:“草拟方案时征求了水利部门专家意见,容书记的担忧有道理,但我们有针对性措施,一是引水渠有临时坝闸,外河水位上升时就关闭河闸;二是引水渠宽度设置在可控范围内,即使洪水高峰都不会造成影响;三是引水渠两侧有应急抗洪物资,雨汛期间24小时巡逻。”
  “临时坝闸可抵御什么量级洪水,十年一遇,二十年一遇,还是五年一遇?宽度设置可控范围,失控怎么办?”容波反诘道。
  费约相当不悦:“容书记,临时坝闸顾名思义就是临时用的,河道整治工程短则半年,最长不超过十个月,难道你非让我搞个百年一遇的坝闸?”
  邱秋接道:“根据规划安排,第一阶段将在春节前完成,第二阶段即引江业水入莲花河工作大概在明年二月至四月期间完成,这段时间正好是春季枯水期,基本不需要考虑洪水问题。”
  容波悻悻道:“防患于未然啊,很多事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费约选择直接无视容波,接着说:“第三阶段是清理和美化工作,打捞河面残余垃圾,修葺河堤,河道沿线安装彩灯、凉亭等等,让原来的臭水沟成为老百姓避暑休闲的好去处!”
  “这将是一项得到老百姓鼓掌欢呼的民心工程!”邵元存不失时机拍了句马屁。

  吴玉才也赶紧表态:“为了老百姓而赤字,我心甘情愿。”
  容波连连摇头叹息,显得极为不满;仲安、淡忠守、张行等人倒也并非为了反对而反对,听完费约的规划没觉得不妥,均赞成这项让老百姓安居乐业的工程。方晟不置可否,建议规划要充分考虑容波的担忧。
  费约见项目顺利通过,手一挥宣布散会。常委们步出会议室里,容波拦住费约仍喋喋不休强调坝闸的问题,吴玉才觉得好笑,轻声说道“老古板”。
  回到办公室,方晟吩咐江璐找来近十年江业水文资料和江业河汛期统计表,仔细研究了两个小时,结论是费约已经考虑得颇为周全,容波的确多虑了。不过方晟长期在海边工作,不熟悉河道水利和潮汛情况,不便多说什么,管好自己分管的重点工程即可,没兴趣跟费约争政绩。
  过了两天,鱼小婷突然独自来到方晟办公室!
  乍见她进来,方晟大吃一惊,暗想又怎么了?因为白翎的关系,他格外注意与鱼小婷的距离,唯恐惹出事端——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樊红雨那边还不知如何收场。
  坐到他对面,鱼小婷用明亮坚定的目光与他对视一眼,道:“关于上次被工地打伤的那个人……大概要请你出面协调一下,清亭方面在赔偿问题上拖拖拉拉,人家家属三番五次到工地闹事。”
  “拖的理由是什么?”方晟觉得奇怪,樊红雨办事还算利落,不是那种拿腔拿调的老官僚。
  鱼小婷轻皱下眉头:“你知道清亭县负责工地事务的是樊红雨,她跟白家……”
  “两码事呀,不能把家族间的矛盾带到基层工作中,这一点她在黄海就应该吃过亏。”
  “不过……那个小六子是……是我打伤的……”

  “啊?!”
  方晟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他无论如何想不到看似温文尔雅的鱼小婷出手竟这么狠,把人家命根子打废了!
  她脸微微发红:“现在你明白樊红雨为何采取这个态度,她根本是想把事情闹大!”
  方晟抄起手机正要拨号,转念又放下,问:“那你为何下此重手?难道是保密单位安全防范的习惯?”

  “不是……”她停顿了好长时间,神情犹豫不决,半晌才下决心般说,“告诉你也无妨,那天我刚听说他——小翎表哥白昇在军区的荒唐事,情绪很糟糕,正好工人们抓住偷钢材的小六子,他又出言下流粗俗,我……我实在气坏了……”说到这里她眼泪含在眼眶里,伤心、恼怒、忿恨、懊悔等情绪交织在脸上。
  “对不起,我来处理。”
  方晟深知白昇是她的心病和难言之隐,赶紧打电话给樊红雨,以公事公办的语气交涉小六子赔偿问题。樊红雨何等聪慧,当即猜出鱼小婷肯定找到方晟,没准这会儿就坐在对面,本想好好调戏他一番,但防止宋家在暗中窃听,也公事公办作了解释说明,并承诺尽快协调相关部门确保近期内赔偿到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