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时间乌云笼罩天空,冷风四起,好似要下雨,南宫师徒不理天气变化,安静的听着男尸把话讲下去。
  “那个时候,超过十九岁还不结婚,算晚婚了,我二十二岁那年,我父亲急着抱孙子,便给我相亲了一个女人,我并不喜欢那个女人,拒绝了,一直耗着不结婚,我父亲每天都跟我怄气;
  “直到半年后,家里新来了一个小奴婢,名唤睿儿,十六岁,温尔雅,像个大户人家出生的小姐,没半点下等人的气质,见谁都大方得体,毫不扭捏,我一下子给她迷住了;
  “我便跟母亲开口,想把她要到身边当我的贴身奴婢,可是母亲不许,母亲看穿了我的心思,她绝不同意我和一个低贱的下人发生任何瓜葛,这事搁置了。
  “虽然不能随身伺候我,但既然在同一个屋檐下,我要见她非常的容易,去院子里转转,能遇她,有时她在晾晒床单,有时碰她在花园里剪花,她也很喜欢我,从不抗拒我的接近,和我聊天时常常能看到她的笑容;
  “我天天寻思着如何说服父母,好让我跟她结合,睿儿也在催我,希望我能早一点和父母坦白对她的感情,因为我已经和她有了肉体的接触,她怀我孩子已经两个月,再过些时日瞒不住了,要是她未婚先孕的事给管家知道,会以放荡败坏的名义,把她逐出我们崇家;
  “可我还是没有勇气公开,我不想父亲暴怒,也不想招惹母亲伤心难过,没有十足把握,迟迟难以开口,我万没有想到,我的犹豫给睿儿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有一天,我母亲回娘家探亲,当天夜晚,我父亲传唤睿儿进他房里给他洗脚,伺候他睡觉。
  “之前都是由另外一名奴婢伺候我父亲入寝,那晚他偏偏要点名睿儿,我当时不知情,是到了第二天早,听见奴婢们围在院子里议论纷纷,我才从听到睿儿出事的细节,奴婢们说,天未亮,看见睿儿给人用担架抬出了崇家,我打听了半天,才知道她被转送到城北的郎家里治病去了;
  “我焦急跑去郎那里,看到睿儿躺在床半死不活,郎悄悄对我说出了内幕,原来昨夜我父亲强行要她,她拼命顽抗,但最终还是让我父亲得逞,我父亲不知她怀孕,完事后发现她血崩不止,赶紧叫人抬出去医治,免得死在崇家不吉利,郎告诉我,睿儿血崩,是因为她流产了。”
  男尸说到这里,突然给女尸哀嚎的声音打断,女尸呜咽着,仿佛不愿给人看到自己一样,用铁线虫将自己全身包裹住。
  在南宫兜铃眼,女尸仿佛成了一团蠕动的线团。
  南宫兜铃心一揪,女尸这种充满耻辱的反应,莫非……她是睿儿?
  男尸幽幽的说:“我的孩子没了,但是万幸的是,睿儿活了下来,我给郎一大笔钱,要他好好照顾睿儿,我父亲则不再过问她的死活,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家谁敢嚼舌根说起睿儿的事,他把那人抽得皮开肉绽,再赶回乡下,我家有钱有势,没人能对抗我父亲;
  “在郎家休养一月有余,睿儿身体好多了,我对父亲提出要娶她过门,意料,父亲不依,这天,他另跟我讲了一件令我心寒彻骨的事。”

  “父亲对我说,他早知道我和睿儿私底下已互定终身,灵肉相通过,他说他把我对睿儿的感情全看在眼里,只是平时不表露罢了,那天他把她叫到房里去污辱她,完全是故意的,目的是为了叫我死心,彻底和睿儿断绝来往,因睿儿在他心,不适合当崇家媳妇,他怕我迟早铁下心来娶她,才演这场戏码;
  “听到这个事实之后,我确实死心了,不过不是对睿儿,是对我父亲死心,当他儿子真是耻大辱,只是为了不想我娶一个下等人当媳妇,竟如此虐待一个无辜的女孩,我没跟父亲吵架,而是决心放弃崇家长子的身份,和睿儿密谋私奔;
  “我记得那天是三月初九,天未亮,我已和睿儿偷偷坐马车离开青城,睿儿当时的表情我永远不会忘记,久违了一个月,她终于恢复了以往精神,笑得无释怀和甜蜜;
  “刚出城门,我父亲便带着一大帮家丁和打手骑马来追,替我们赶路的马夫慌乱下不慎让车轮卡进沟里,怎么都拉不出去,我和睿儿两人弃车逃进沼泽地,这里泥地湿软,马无法入内,我父亲没有轻易罢休,和随从们徒步追来;

  “我和睿儿最终被逼到一处过不去的大泥潭边,再没地方可逃了,当时她和我想法一样,我们光是一个眼神,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我们没多说话,只是手牵着手,一起走进泥潭里去,一心只想殉情;
  “那片泥潭连叶子掉进去都能沉没,我们双脚刚踩进去,一下子给稀泥吸住,泥巴的力量把我们使劲往下拖曳,在污泥淹没,闭着眼睛慢慢接受窒息的时候,我仍然能感受到睿儿握紧我手指的力度,她没有犹豫,我也没有反悔,我们两人都没有挣扎,彼此都非常心安,甘愿这么一直窒息到死,我当时想着,活着不能和她成为夫妻,那么和她死在一起也足够让我幸福地如同置身天堂;
  “后来发生的事,是我成了孤魂野鬼之后的所见所闻,我本在沼泽地附近徘徊,三天三夜后,被一名道士请魂回到了崇家,我漂浮在半空,望着跪在我尸身前守灵的双亲和兄弟,我在他们头顶方凝视着屋子央,我的尸体摆放在长条桌,没有盖任何白布,尸体的污泥也没处理,我生前使用过的肉体像一块破布条那样乱糟糟的瘫着,没半点人情味,气氛一点都不像在为我举办丧礼;
  “没有任何来宾,只有我父母和我两个弟弟在场,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我父亲的险恶用心,没想到,我已经是个死人,他还要利用我,而且还把睿儿也一并陷害,我只恨自己无能,成了鬼又怎样,还是杀了不了他。”
  南宫兜铃已完全给他带进了他的过去,好像那场停灵法事在自己眼前切实的展开。
  随着男尸的继续讲述,在他绝望清冷的语言,南宫兜铃犹如身临其境。
  仿佛真的通过亡灵的双眼,看见他父亲在祠堂突然起身,手里拿着三炷香,点燃的香头朝下,逆抓在手心,对家众人说:“吾儿志国不孝,和一个贱人殉情,给我们崇家蒙羞,他身为长子,却对我们家族没有丝毫贡献,我白白养活他,死也死的浪费,我们崇家历来不做亏本买卖,志国虽然过世,但并未完全失去作用,他还是有价值的,我身为父亲,要好好利用他的价值,为崇家造福,让老祖宗长脸,也为崇家的后代积攒财富,这样一来,志国也不算白死了。这场法事,是为了让志国给咱家创造更大的财富而设立的,你们意下如何?”

  日期:2018-02-19 0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