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扭头看过去,发现邹先生倒在了地,“呀,那个暴发户给吓晕了。”
  南宫兜铃的语气充满幸灾乐祸,“叫他走,却非要留下,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快过去照顾他。”
  “我才不要。”眼前正是最精彩的时刻,她不想错过接下来的画面。
  “区区两具尸体还不一个活人重要?”南宫决明训斥,“生者永远亡者重要,你给我牢记这点,赶紧给我滚过去看看邹先生有没有事,他要是出了岔子,你担当得起吗?”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弄晕他的,还得我担当?”
  “你再跟我讨价还价,我把你扔到天去,叫你半小时都下不来,而且不再让你插手这单任务。”
  “知道了,动不动威胁我,哼……”这种时候不想和他吵架,眼前迷局已开,她若是不能得知谜底,哪能睡得着觉,这单任务她决心管到底,为了不让师父把她排除在外,只好勉强顺从一回。
  借助“浮提咒”飞到坡顶,托起邹先生的后背,翻开他的瞳孔看了看,接着拿出白符贴在他额头,手指轻轻抚过他的眼皮。
  邹先生慢慢的醒转,睁开眼,一看到南宫兜铃便狠狠将她衣服拽住,“法师妹妹!可怕!好可怕!那两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是什么怪物?”
  她不耐烦推开他,扯平衣襟,“站在这么远的地方都能给吓晕,我也是服你了,赶紧让你司机送你回家,待会说不定还会发生更惊悚的场面,你要是崩溃,我可管不着。”
  “我……我腿软,站不起来。”

  南宫兜铃笑了出声。
  “你你你凭什么嘲笑我!”
  “拜托你把发火的力气转移到膝盖去吧。”
  南宫兜铃见他手脚发软,怎么都爬不起来,司机和车子都在很远的马路牙子边,要让司机过来挺麻烦的,万一看见坡底下的两具怪尸,也像这个怂包一样晕过去不妙了。
  她说:“邹先生,你先坐到椅子去。”扶着他在遮阳伞下的塑料靠背椅坐好。
  她俯身,微笑的望着对方,对方一时怔住,“你想干什么……”
  没让他把话讲完,她手指在他眼前来回划动,“如梦似幻,无有恐怖。”咒毕,这个麻烦鬼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能叫人随时入睡的“皆空咒”是方便,虽然入睡和昏迷很相似,但是甜甜的进入梦乡绝对昏死过去的感觉舒服。

  南宫兜铃重新飞回坡下,发现两具尸体已分开,静静的候着,并没有主动攻击人的意愿。
  外貌像魔鬼,但看去却没有恶灵的属性。
  “师父,我让邹先生睡着了。”
  “怎么不送他回车去?”

  “我没那闲工夫。师父,你快告诉我,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我干嘛要告诉你?师父交代的事情,你都没有做好。”
  “师父,现在是和我赌气的时候吗?明明是你拽我来帮忙的,你不解释清楚,我怎么个帮法?”
  “不用你帮了,你回家去。”

  “哎呦,师父,你别这样嘛……”南宫兜铃立即释放耍泼赖皮的技能,揪住南宫决明的衣袖摇来摇去,使劲的撒娇,“我的好师父,我想学多点东西嘛,你好心教教我呗,不然我何年何月才会长进?我以后可是要继承引魂派的,你还不赶紧趁着有实体教学案例,详尽的教授我,我日后才不会让门派衰败和没落啊。师父,引魂派的未来全仰仗你这一刻决定了。”
  “你这小嘴巴毒起来的时候,像刀子一样,句句戳人心窝,甜起来时,跟吞了糖罐子似的,腻死个人,兜铃,要不是看在你性格可爱的份,师父早把你卖给人贩子了。”
  “你舍得?把我卖了,谁给你养老送终,你犯风湿了,谁给你捶背捶腿?”南宫兜铃笑着,知道自己又一次靠装嗲卖萌成功打动了师父。
  “与其让师父来告诉你,不如叫这尸体亲自开口诉说,你会得知更多细节。”
  南宫兜铃歪着脑袋,让尸体开口说话的法术,她可还没有学会。
  “你学着点。”南宫决明将白符叠成一个三角形,走近男尸;

  隔壁女尸那边漫延过来的虫子遍地都是,南宫决明眼都不眨一下,直接踩在虫子,虫子痛苦的在他鞋底扭动。
  南宫兜铃难以忍受虫体被鞋底碾碎时,发出的“哔叽”声响,让她寒毛直竖。
  南宫决明手指一伸,动作神速的把白符塞进男尸嘴里,又慢慢的倒退回南宫兜铃身旁。
  几秒后,男尸对着天空张开嘴,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像回荡在幽谷的空洞风声,悲哀且凄凉。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南宫决明询问。
  男尸仿佛是为了等待有人盘问他的这一刻,语气带着无尽的感慨:“终于有世人注意到我的存在,一百年了啊,终于把我从棺材里挖了出来,请了结我吧,我已受够了我身的诅咒。!”
  南宫决明说:“我得知道你因什么缘故以‘黑煞葬法’下葬的?”

  男尸沉默了一会儿,“你想听我的遭遇?为什么?我和你并无关系。”
  “你刚才不是请求我了结你吗?为了让你放下戒心,我先自我介绍,我是引魂法师,本职工作是引导亡灵离开这个世界,我本可以不过问你在世时的故事,但是我徒弟很关心你,她非常想知道你经历了什么,这是她的老毛病,总是会对亡灵赋予各种多余的关心,你要是不想满足她的心愿,也无所谓,我直接超度了你是。”
  说罢,南宫决明将两指竖在嘴唇间,准备念超度咒。
  南宫兜铃急的大叫:“师父,等等!”
  她可做不到南宫决明这么冷漠,她无法在不问缘由的情况下施法驱逐亡灵。
  男尸又是一声凝重的叹息:“女娃,你先告诉我,为何想知道我的过去?你图什么?”
  南宫决明没做任何行动,给徒弟一点时间和亡灵交流。
  她想了想,“一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好心,你这种形态的尸体,我还是第一次见,我必须知道你为什么会给人弄成这样,否则我的内心不得安定,我是个不能忍受谜团的人;第二个理由更简单了,你曾经也是人类,我作为人,关心自己的同类,是很正常的,在我心,超度亡灵跟医生治疗病人相似,如果你是个值得人关心的亡灵,我会尽最大的能力让你获救,如果你不值得,那很抱歉,我只能想办法叫你不再为非作歹、谋害人命;不做任何调查超度亡灵,和不问病情开药的庸医没两样……”

  话刚落音,南宫决明低头和她怒视一眼,埋怨她拐弯骂他庸医。
  南宫兜铃赶紧转移话锋芒,“我个人觉得,身为法师,不能如此盲目,必须弄清楚亡灵的本质,是好还是歹,然后再做决定。我英明神武的师父教过我,要镇定,仔细观察后再下判断,才不会造成错误。”
  马屁拍完,南宫决明立即愉悦了许多,眼神多了一丝自满的神态,严肃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
  南宫兜铃心暗想,师父像个小孩子一样好哄,一把年纪还这么幼稚。
  男尸的双眼空洞的望着天空,好像陷入回忆,南宫兜铃以为他不愿意诉说过往,也许是他的遭遇太过痛苦,太难以启齿。
  她已打算放弃,谁料男尸在静谧忽然开口——
  “我出生于1917年,本家姓崇,我有三个兄弟,我排行老大,父亲给我取名志国,在青城,我们崇家是个大户人家,至今也还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