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派南宫兜铃去知会一声邹先生,叫周围的工人都下班回家,离这里越远越好,免得看见不该看的东西。
  邹先生同意,工人们在交头接耳陆续走人。
  南宫兜铃又说:“邹先生,你也回家吧,剩下的事,我跟师父会帮你搞定的。”
  “不,我不走。”对方意味深长的勾了一下嘴角,“不是怕你们装神弄鬼糊弄我,主要是想亲眼看看法师是怎样大显神通的。”
  南宫兜铃回他一个没有感情的微笑,“你摆明是信不过我们,担心我们是骗子,以为我师父遣你走是为了故弄玄虚,我们没空使那些低级的骗术伎俩,你不想走也行,给你开开眼无妨,只要你安静点,别出声搞破坏,行吗?”

  “我不出声,我站在这里看看。”
  南宫兜铃准备回到师父那边去,不由得回过头望着邹先生,“最后提醒你一句,现在要走还来得及。”
  “都说了,不走。”
  “这可是你自找的,邹先生,以后留下心理方面的阴影,可不能怪我们。”

  “请你师父动手办事吧,小妹妹,你再啰嗦下去,要耽误时间了。”
  南宫兜铃走到南宫决明身边,双手放在衣袖里,一脸气鼓鼓的样子。
  “怎么了?人家邹先生欺负你了?”
  “我好心让他回家,免得受到惊吓,他竟然嫌我啰嗦。”
  “你本来啰嗦,他想看,让他看个够本,反正他预付了委托费,我们又不吃亏。”
  师父的胳膊肘从来只会往外拐,竟顺着别人的话一起损她,南宫兜铃更是一肚子郁闷。
  南宫决明启动法术,竖在坑洞里的棺材慢慢悬浮,往升起,一路漂浮到洞口外面,保持竖立的状态,沉稳的停放在两人面前。
  他暂且不去理会坑底下横放的那口棺材;
  一张白符自南宫决明指尖飞出,贴在竖棺正。
  南宫兜铃听见棺材盖猛地耸动了一下,不禁心悬嗓子眼,静候着接下来发生的事。

  生锈的棺材钉慢慢往外凸出,一根根落地,磕碰在石头发出清脆声响;
  突然,棺材盖轰然往后倒塌,师徒纷纷警惕的后退一步。
  厚重的棺材盖扑倒在地,扬起大片泥土。
  意外的,没有尸臭味。
  南宫兜铃在这黄尘飞扬张大了眼睛,对所见之物十分的惊讶,从未见过如此丑陋和恐怖的东西。
  一具头朝下的男尸,没有腐败的迹象,如同一个婴儿侧躺在棺材里,身层层裹满白色的绷带;
  他的两条臂膀在腋下部位开始被整齐地削去,左臂用黑线缝一只黑毛浓密的骡子前蹄,右臂则缝狗的前肢,两腿的遭遇和手臂一样,沿着腹股沟齐根截断,分别用粗粗的麻线接猪的后腿和羊的后蹄子。
  把人的身体和四种不同类别的畜生腿脚拼接在一起,南宫兜铃还是第一次见,光是看着有种莫名的恐怖,心脏怦怦直跳,对未知的事物感到害怕是人的本性。
  她无法理解,究竟为了什么理由,非要如此残忍的对待一具尸体?

  怎么看都不像是单纯的虐尸,她细细思考师父的教诲,尸体的形态,一定包含某种深意。
  南宫兜铃正准备走近检查这怪异的尸体,师父忽然按住她肩膀,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
  她停下脚步,凝视着尸体,不安的情绪在胸膛里肆意鼓噪。
  紧闭双眼的男尸无预警的睁开双眼,把南宫兜铃吓了一跳。
  男尸飞快的转动青灰色的眼珠子,惨白的脸颊,肌肉隐隐抽动,仿佛在咬牙切齿。
  “还……还活着?”南宫兜铃紧张至极。
  “嘘,别说话,看着行。”南宫决明悄声警告,并且用一股沉稳的力气拍了拍她的肩膀,暗示她放松些。
  男尸以一种人类不可能做到的扭曲姿势抬起头,两条动物前肢伸出棺材外,引导着身体爬出来。
  这一刻,南宫兜铃才留意到,男尸的脑袋是砍下来后,一百八十度转换了一个方向,重新接到脖子去的。
  男尸如同动物,四肢着地,彻底爬出了棺材,一步一步往前走动,好像一只远古而来的怪异生物,他胸口向下,脑袋却别向肩胛骨,冲着天空,双眼睁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眼珠子不停的转来转去,仿佛在探索周遭的环境。

  南宫兜铃忍不住可怜他。
  有满脑子的疑问想追问南宫决明,还未来得及张口,她听见坑洞底部也传来异动。
  劈裂木桩似的巨响,一个棺材盖从坑洞口飞出来,翻滚数圈,砸落到十几米外。
  南宫决明伸出手臂,护在南宫兜铃身前,“我们退后点,竖棺是封印,如今封印给我撤去,横棺里的东西也要出来了。”
  南宫兜铃不禁咽了一下口水,盯着洞口,目不转睛。
  转瞬间,数以万计的黑色线状生物高高窜出洞口,仿佛灵活的蛇类朝四面八方伸展,每一条线状生物都长达五六米;
  在这些小生物的托举和拉扯下,一只腐烂的手臂用力的击打在洞口边缘,接着,在这些线状生物的缠绕之,一具衣衫褴褛的女性尸体从坑洞里爬出来,重现天日。
  师徒都用衣袖掩住鼻子,浓烈的尸臭味道从这名女尸不停的传来,熏得人头昏脑涨,几近窒息。
  再受不住,师徒两人只得用“独婴咒”封住嗅觉,才能在这让人窒息的环境坚持下去。
  南宫兜铃看着女尸,低声问:“师父,那些黑线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铁线虫,寄生虫的一种,钻入人体后,可以像蠕虫那样在人的身体里大量产卵繁殖。”
  南宫兜铃听得一阵寒颤,无数铁线虫从女尸耳朵、空洞的眼球、烂了一半的嘴巴以及露出白骨的双腿间钻爬出来,如同有生命的藤蔓,在空气里随意扭卷身体。
  铁线虫将女尸撑得膨胀不已,想想她肚子里还有大量的虫子窝在里面不停的交配和繁衍,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女尸仿佛一只野兽,也是四肢并用的贴地爬行,肚皮下翻动着海浪似的铁线虫,在协助着她前进。
  一堆铁线虫长长的拖在地,往南宫兜铃脚边蜿蜒爬去,她踮起锦缎鞋面,往后跳开几步,躲避这些漫无目的的虫子。

  男尸停顿了一下,微微调转方向,朝女尸接近;
  眼看两具尸体朝彼此缓慢走去,越来越近,直到头对头,脸对脸的距离。
  南宫兜铃说:“不好,他们这气势似乎要打起来?”
  南宫决明劝停她想冲过去的欲望,“镇定点,冷静观察是一名法师的基本素质,别急忙忙动手,否则又会判断错误,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南宫兜铃硬是按捺住冲动。
  男尸停了下来,女尸则伸长脖子,把脸探到男尸面朝天空的脸颊方;
  女尸嘴里吐出来的虫子汹涌喷出,瀑布般堆积在男尸脸,可是男尸却始终一动不动,蛮不在乎。

  虫子已将他的脸全部遮住,瞬间看不清他的表情。
  女尸一路俯低嘴唇,在万虫蠕动的缝隙间,女尸的双唇亲密且温柔的贴在男尸的嘴唇;
  这一刹那,两人都如同遗忘了周围的世界,遗忘了徘徊在他们唇间的铁线虫;
  在漫长的时间,两名亡者都凝固了似的,旁若无人的嘴贴着嘴,再没其他动作。
  南宫兜铃几乎是倒抽一口凉气,“师父……他们是在接吻吗?”

  “看样子好像是。”
  南宫兜铃目瞪口呆,世还有两具尸体激吻更诡异的事情吗?
  突然间,斜坡顶传来一声细微的异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