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旦出手帮助了一个人,对方的潜意识会觉得你他能干、你高了他一等,他要是还不起你帮他的这份人情,心理压力会更大,每次见了你,一定会自渐形秽,时日一久,他心的自卑很容易演变成怨恨;所以为师才劝你,你要是有心帮人,别要求那个人感激你或者回报你,帮完了,你转身走,立马忘了这件事,当从来没有发生过最好,对方才会彻底的解脱,才能轻松的活下去,你的帮助才算起了成效;种一棵树,浇水是你自愿的,以什么样的方式成长,则是树的自由,你要是强求树结果子,只会让树痛苦。”

  “你说得这么有道理,为什么对我却没这么伟大?你总是强迫我做事,如这次请假,根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擅自把我从教室里带走,成天张嘴闭嘴让我铭记你的恩情,让我以后不要辜负你的教诲,还老是逼我必须传承引魂派的宗旨,你哪有给我什么生长的自由?你抚养我,并没有像你说的那样不图回报,你在我身图的东西可多了。”
  “你不同,必须有人引导你往正途走,不然,放任你一个人在这世生存,你绝对会堕落。”
  “哪有这么绝对?孤儿没有监护人教养,也不一定会堕落。”
  “别人我不管,但是你在没有管束的情况下,注定会堕落。”
  呦呵,连注定二字都搬出来了,这个词绝对更绝对。
  南宫兜铃很不服气:“干嘛这么贬低我?我天性如此善良,算在一群小偷之长大,我也不至于堕落。师父,你不记得吗,我在很小的时候,已经善恶分明,心里透彻的跟镜子一样,对坏人从来没有容忍过,自己长这么大,更没干过一件伤害别人的事,这些可不是你教的,是我生下来这么聪明。”
  “哼,你尽管自夸,以后没了师父,你等着师父的这个预言应验吧。”
  两人走到邹先生面前,这位商人带着伪装过的微笑,跟南宫决明寒暄。
  他没把南宫兜铃这个小姑娘当回事,只是冲她点点头,算打过招呼了。
  接着继续和南宫决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听说大法师法术高超,在菖蒲大仙庙里是出众的人物,口碑极好,大法师这一身法袍做工精致,价值不菲吧……”
  “哎呀,客气了,邹先生才是出众的人物,做的瓷器件件都是传世珍宝,你工厂里一个杯子盖的价格抵得我十件法袍了……”
  之类之类的场面话,听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些大人竟不觉得这番开场白很虚伪?还说的那么起劲,看样子不打算停。
  南宫兜铃厌倦了,独自走向坟墓所在的位置。

  空地央刨出了一块小小的坑洞,一副漆黑沉重的棺材直挺挺的竖在洞里,只露出一截,散发出深入骨髓的阴寒。
  南宫兜铃蹲下去,不在乎法袍拖地,近距离的望着这副棺材,看样式还很新,没有腐烂,像昨天才埋下去一样,散发着尸臭味,令她双眉紧蹙。
  怎么回事?
  一般来说,棺材是要钉子密封的,通常情况下不会散发出尸体的臭味,除非棺材腐烂;
  但这副棺木表面崭新,没看到会泄露气味的缝隙。

  她猜想,可能是还没有挖出来的部分腐烂了。
  膝盖边细石滚动,她扭头一看,南宫决明已走了过来,“我们让棺材现出全貌来吧。”
  南宫兜铃起身,望向斜坡顶站着的商人,“邹先生怎么不过来?”
  “他忌讳,怕太接近棺材会沾染晦气。”
  “切,他不是想继续在这里盖房子吗?还怕什么晦气?”
  “他说他已放弃建造庄园的计划,想转手卖掉这里,前提得是我们把棺材处理好,不要留下什么后患,闲话少说,我们先做好本职工作。”
  南宫决明白符一出,手决一动,棺材两边的泥土簌簌松动,变成细沙;

  如同一条逆流的瀑布,沙子纷纷朝翻滚,一下子在洞口两侧堆积起小山似的土堆。
  她在旁安静观看,南宫决明这招叫做“因随咒”,可以驱使无生命的物体供施法者随心差遣,听起来很高级,实际是很入门的咒语,简单且不需消耗太多灵气。
  她经常利用这个咒语偷懒,师父没监督,她偷偷用“因随咒”操控吸尘器完成家务活。
  转瞬间,整个棺材都露出了原貌,折射着木头独有的黝黑光芒,油亮亮的。
  身后传来鼓掌声。

  师徒回头一看,邹先生在斜坡拍手,大喊:“好法术!好!”
  南宫兜铃远远的白了他一眼,这家伙完全把自己当成看戏的了,以为他们两个在演京剧,还使劲的叫好,欠扁。
  “兜铃,你看好,凡是如此竖立埋葬的,叫做朝天棺。”
  “为什么有人会竖着埋棺材?为了节省地方?”
  “今天要是一堆教授围在这里,他们会像你一样,宣称竖放棺材是为了节省地方,可你想想,竖着放棺材有多大的难度?棺材横放,一是为了让死人不会在棺材里缩成一团,二是避免陪葬品散乱,横放对亡者合适,对生者省力,两全其美,所以,追求竖棺建坟,要么是迫不得已,要么是有所企图。而且棺材若是不够结实的话,竖起来会立即散架,买得起结实棺材的人,却买不起一块完整的坟墓,这个假设怎么都说不过去,要是穷人身亡,最省钱的方式是将尸体用草席一裹,在山找块空地埋葬行,哪会这么费精力费工夫的竖放棺材。这个墓穴是有深意的,你好好揣摩。”

  得知师父在给自己课,南宫兜铃收起平时的调皮,专注的凝视坑洞里的棺材。
  “师父,我记得《浊明风水术》这本书记载过,朝天棺在风水位来说,是造福后代的安葬法,对吧?”
  “没错,所谓‘立棺则成神’,朝天棺放的好,亡者便会成为家族的守护神,不必去投胎,也不必下地狱,在祖宗这个守护神的保佑下,他的后代足以大富大贵,地位显赫,直到棺材彻底化为泥土,这位守护家族的老祖宗才会继续进行属于他的旅程,去投胎或者去地狱,到那时候,后代即使没有了祖宗守护,但是这些年来的顺风顺水,想必已让家族达到了某个繁荣的巅峰,有没有守护神都不重要了。”

  她问:“这个棺材没有腐烂,是新埋的吗?”
  南宫决明掐指一算,“不是新棺,已有百年历史。”
  百年还这么新?一定有古怪。
  南宫兜铃绕着坑洞打转,“怎会有人造坟墓,却不造墓碑,这样谁知道里面埋的是什么人物?”
  忽然,南宫兜铃视线出现一丝丝端倪,她趴下去,把脑袋探进洞口,朝底部窥探。
  “师父!这个竖棺底下还压着一副棺材!”
  “什么!”南宫决明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一出,语气十分的意外。
  他猛地拽开南宫兜铃,手决一动,棺材两侧的泥土再次松动,大批碎泥涌到洞口外面,他决意挖出一个长宽约三米的大洞穴出来,好让整个墓穴现出完整的样貌。

  洞口大大敞开,视野开阔,两人都不自觉的面容严肃起来,望着怪的墓穴陷入思考。
  几分钟后,南宫决明才打破沉默:“竖棺底下还压着一副横放的棺材,没见过这么埋人的。这一竖一横两副棺材,结合在一起,不是单纯的朝天棺。”
  “那这个坟墓,得叫什么风水位?是凶还是吉?”
  南宫决明仿佛在喃喃自语:“我不信……居然用这么阴险的方式来害人……”
  他转头对南宫兜铃说:“我有个猜测,但我无法确定,所以我们要打开竖棺看看才行。”
  “在这里开棺验证?可是,和这个墓穴有关的家属都不在场,这么直接打开,以后家属知道,会不会找我们麻烦?”
  “宁可他们主动来找我麻烦,事情简单多了。”
  南宫兜铃不理解师父的意思。

  南宫决明坚持要地开棺,看样子是谁都无法劝服,只能听话配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