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凭我在师门的辈分你高,我本来从不拿辈分这种事情压人,但是,有时候你实在太过分,很没有礼貌……”
  “行,我没有礼貌!像你这么知书达理的人,千万别再跟我说话,免得降低了你的格调!”南宫兜铃用力把绥草托起,气鼓鼓的朝前走去。
  半个小时后才走回尽虚宝殿,路没跟李续断再多说半句话。
  进了宝殿里头,李续断唤了一声,“式神玳瑁,现身听令。”

  皱巴巴,背驼驼,矮墩墩的玳瑁老头漂浮在南宫兜铃面前,用手调整着脖子的蝴蝶结,正准备打招呼。
  “别挡路,死乌龟!”南宫兜铃劈头盖脸是一声怒喝。
  玳瑁吓得往旁边让开,缩在墙壁,台球般硕大的金色眼睛彻底睁开,狭长的瞳孔充满惊讶。
  “哎呀呀,我这老头子刚出场,还没机会做坏事,对我吼什么?”
  玳瑁懵懂的看向李续断,李续断只是摇头,仿佛在示意他不要去招惹南宫兜铃。
  南宫兜铃绕开玳瑁,愤怒的走向自己房间。
  月亮西沉,启明星晶莹发亮,天边翻开神秘莫测的鱼肚白,惊险的夜晚即将画句点。
  考虑到绥草房间还残留着蛊虫喷出来的毒液,不适合睡觉,便让她暂时安置在自己房里。

  召唤出式神青豆,拜托青豆用脸盆装满热水,为绥草擦洗身体。
  南宫兜铃在浴室里脱了茱萸法衣,叠好,放在干净的架子。
  茱萸法衣微微散发白光,在进行自我净化。
  所谓净化,其实多余。
  茱萸法衣不是寻常衣物,而是经过法力加持和开光镇护的法器;
  在没有人血玷污的情况下,此衣刀枪不入、纤尘难染,吸汗后会立即挥发,能长时间保持干燥;
  次遭遇地铁事故,南宫兜铃意外让它破损过一次,袍布满鲜血,后来交给南宫决明拿去修,回来后还是同一件,却跟新的一样,纯白无暇;
  这种意外距今为止只发生过一次,遭到弄脏和破坏,对法袍来说是很难遇的体验,平日根本不需要清洗。
  白皙的身子跨进浴缸,她拧开热水重新洗澡。

  在花洒下,南宫兜铃感到四周弥漫一股久散不去的阴邪妖气。
  她很早注意到这股妖气,一开始还以为是成了妖怪的蛊虫发出来的。
  但如今蛊虫已装进密不透风的香佛锦袋,它的妖气不可能泄露。
  气味离她很近,闻起来有点像坟墓里的土味,她熟悉这种味道,因为她曾经站在挖开的墓穴底下,深深的嗅过坟土。

  两年前,有个施主买了一块地,准备盖房子,没想到打地基时挖出了一块棺材竖放的怪坟;
  施主不敢贸然下决定,便特意请南宫决明师徒前去,恳请南宫决明用最妥当的方法把棺材移位。
  这件事让南宫兜铃印象极深,她从体会到了人的用心险恶可以达到何种残忍的地步。
  南宫兜铃清晰记得那天是周二,早还是阳光灿烂,到了下午成了阴云密布,一副雷雨将至的前兆。
  南宫决明亲自打电话给班主任,撒谎说南宫兜铃要回老家探望生病的奶奶,这老头骗人的功夫毫无破绽;

  她那会儿刚升高一,课业不算繁忙,老师很爽快批准了她的假期。
  她当时不明白师父为什么非得带她过去的原因。
  移动墓穴是最简单最基础的仪式,师父一个人肯定搞得定,何必叫她帮手?
  在接到这单委托之后,南宫决明一直忧心忡忡。
  施主邹先生是个富有的陶瓷商人,陶瓷本身不值钱,但是制造陶瓷的手艺是无价的;
  他请来的老师傅个个都是世外高手,厂里出产的瓷器被选为国宴专用瓷之后,皱先生的陶瓷品牌从此声名远扬,他借此狠狠的发了一笔大财。
  青城是邹先生的老家,他喜欢这个化古都的气息,特意在郊外买了两公顷的土地,准备兴建一座大型庄园式别墅;
  没料到开工第一天,从地基里挖出一副棺材,让他着实不知所措。
  邹先生派司机开着加长林肯来接南宫师徒。
  南宫兜铃第一次坐那么豪华的车子,一路这里摸摸,那里按按,为车载电视和真皮沙发以及小型酒柜之类的设施感到无的惊喜。
  唯独南宫决明一脸开心不起来的模样,忽然训斥她:“认真点!这次移棺,可能凶多吉少。”
  “为什么这么说?”
  “我昨夜看了一晚的星象,白虎第四宿面的昴星和朱雀位的目星闪烁不宁,时明时暗,还微微泛有血色,意味着不利动土动工,否则会招致大祸。”
  “咱家的阳台看不见星星吧?你哪儿看的?”
  “青城白螺山的天台,我用的是天望远镜观察的星象,肉眼更准。”

  “那么豪华的地方,人家肯让你进去?”
  “我有个旧相识在里面工作,不要净是追问我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南宫兜铃于是绕回重点:“星象的意思是说,不可以移动棺材吗?”
  南宫决明摇头,“指的是不可让棺材破土而出,那棺材极有可能是凶棺,这位邹先生在挖地基之前该请我们去的,如今不该挖的都已经挖开,咱们过去也未必能够亡羊补牢。”
  师父这么一说,南宫兜铃不禁正襟危坐起来,两大凶星泛起血色,不可小觑。
  到了现场,大型挖掘机在地基旁边歇了工。
  邹先生站在一顶遮阳伞下面,等着他们两人走过去。

  南宫兜铃踩在泥泞小心前行,有点不爽的说:“摆什么大派头,也不主动过来迎接,那么木木的站着,不识相,感觉有点小瞧我们。”
  南宫决明低声说:“对方是生意人,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必然也是一身的老练和世故,他不是不识相,而是分得清哪些人才值得他卑躬屈膝,我们这些法师在他眼不过是拿钱办事的小跑腿,跟他请来的建筑工人差不多,他有必要热情的招呼我们吗?”
  “哼,我们要是不帮忙,他有难了,看他还能嚣张多久。他心里肯定以为我们只是为了他的钱才会过来,我们的首要目的是来帮忙的,赚钱是其次,如果他真的遇麻烦,算他是穷人我们也照样过来,不懂得感恩戴德的家伙。”
  “兜铃,师父这句话你必须记牢,我们帮助人,不图回报。”
  “师父,我不同意你这句话,帮人像种树,自己悉心栽培的树苗长出果实作为回报,这是谁都期望的事,否则努力等于白费,树苗要是自顾自的死活不结果子,你让这辛苦种树的人会有多失望?我不图财,我只图接受了我帮助的人,能够回报我一份感激的心,这也算过分?”
  “不是每个接受帮助的人,都会对你抱以感激的,有些人甚至会恨你。”
  “明明好心帮了他,还会恨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