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6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丝毫不感到惭愧,叹了口气,道:“可惜,你这个瞎子眼瞎心却不瞎。”
  风间啸道:“只是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看样子今晚我是没办法完成任务了。”
  他们是冲着陈二姐来的,却又说不是来杀人的,李牧野想到这里顿时心头一凛,问道:“你们究竟要对她做什么?”
  “嘿嘿,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话音未落,身后的房子里忽然传来老猫魁斗一声愤怒的咆哮!
  李牧野听到老猫魁斗的咆哮,立即丢下已经被自己成功暗算的风间啸,以最快速度回到陈二姐的卧室。房间里只有魁斗,围着陈二姐的床在转圈,其他并无异常。母亲躺在床上,呼吸平稳顺畅,听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李牧野听到院子外风间啸离开的脚步声,这老小子腿上中了麻丨醉丨针,机会难得,自然不能放过,赶忙追了出去,却见迎头飘落一张大网,心中了然是有人来接应他,忙足下发力一拧,身子如电冲上去脱离了兜天锦云的笼罩范围。
  撒网者正是何鬼,只见他果断丢了渔网,同时手中一物忽然绽放强光,小野哥及时用手一挡。只耽搁了这一瞬,何鬼已经掩护着风间啸一起钻进巷子口停着的一辆无牌大众车。李牧野惦记着母亲,没有追上去,转身回到房间,却见老猫魁斗正跳到床上,在陈二姐口鼻间不停的嗅着,时不时发出喵呜的轻声呼唤。
  陈二姐病了,昏迷不醒。

  医院里能用的设备都尝试过了,就是找不到病因。
  她躺在那里,气色红润,呼吸平稳绵长,好像睡着了,但就是醒不过来。中西医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完全没有效果。这就有点邪性了。有人提议说要不然找一找那方面的人士给瞧瞧?会不会是撞邪了?
  李牧野知道那人说的是所谓通灵人士。对于这个提议根本不屑一顾。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真的是中了什么邪祟之术,也绝不是一般的江湖神汉巫婆能化解的。
  小野哥也曾经尝试通过把脉的方式感知她的状态,结果发现她的脉搏缓慢有力,节奏稳定,完全不像个病人。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李牧野甚至一度怀疑是自己之前的按摩手法出了问题,实在无计可施,只好打电话给白无瑕,向她请教其中原因。白无瑕认为决计不可能是按摩所致。
  她的推测是,亲妈多半是服下了某种养神归元的药物,生命进入到一个极其缓慢的节奏中。白无瑕说这种状态不能算是坏事,她这辈子太操心了,体内积累了很多病灶,在龟息状态下休息一阵子其实挺好。只要注入少量营养物质,及时检测生命体征的各项指标,也许睡上些日子自己就醒了。还劝小野哥不必太担心。
  听了她的话以后,李牧野心安了许多。有时候看着她躺在那里,如初生的婴儿般柔弱。甚至忽然有了个奇怪的念头,陈二姐若就这么躺上一段时间,只要身体不出问题,对自己来说倒是个难得的尽孝的机会。
  当然只是想想,不管是作为儿子,还是作为特调办主任,李牧野都责无旁贷要尽快找出凶手拿到解药。
  那天晚上李牧野冲进房间的时候只看到老猫魁斗围着陈二姐的床急得团团转,其他什么都没看到。以小野哥的身手速度,情急之下更胜寻常,不过二十米的距离,从听到魁斗惊叫到李牧野进屋,整个过程不会超过三秒钟,房间只有一道门,窗户是关着的,那个出手暗算者竟凭空消失了。唯一的目击者老猫魁斗虽然通灵,却没办法交流。
  唯一的线索就是风间啸,但这老贼太奸猾,那晚之后便踪迹皆无了。
  李牧野衣不解带的照顾了两天,陈炳辉每天过来陪着说会话,俩人一直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家人。到第三天时消息才传到陈鑫姐妹耳朵里,病房里忽然热闹起来。
  陈二姐身上装了许多检测生命体征的设备,电脑屏幕上显示她的生命体征平稳,全身各部位脏器健康,尽管两天两夜不吃不喝,对她的影响似乎不大。

  陈鑫姐妹和丁虹薇对陈二姐的事情很上心,医院并不需要小野哥一直留在那里。而且作为一个男人,名义上还是个干儿子,李牧野的确也不方便时刻守在母亲的病榻旁。
  陈淼住院的消息传出去后,外交部的几位首长和主管相关工作的副国级大佬先后亲自过来探望过,特别交代医院,要不计任何代价救治好病人。医院提供了最好的医疗住宿环境,特高加护病房很宽敞,一个大套间包括了主病房,接待间和客房,内部一应家电设施齐全,甚至比许多豪华酒店的条件还好。
  这样的待遇让陈垚母女倍感惊讶,当年陈垚一家三口离开京城去到上海定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摆脱这个家庭的负面影响。因为心怀怨愤,这些年除了偶尔回来聚餐外,她们很少关心陈淼的生活,只知道陈淼是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却没想到她这一病,竟能惊动两位副国级大佬亲自前来探望。
  丁虹薇出于对心中英雄的幻想,下意识的把这个面子归功到了小野哥身上。毕竟十几年形成的印象,在她心中,二姨的形象始终是一个纳言寡语,貌似平庸的政府工作人员。
  她自从获准加入到让·雅克肖的音乐团队后,便对李牧野这个她自认为没什么血缘关系的二表哥产生了极大兴趣。当然,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小野哥即便是跟她不是三代以内的直系血亲,也不会对她感兴趣。

  年轻人不知轻重,陈鑫和陈垚姐妹却是心中透亮的。陈鑫这些年虽然也很少跟陈淼往来,但毕竟是同住一城,又肩并肩一起长大的亲姐妹,对陈淼的事情多少知道一点点。在京城这座处级干部比狗多的城市里,能够享受专职司机和专属公车的领导几乎个个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权利。而陈淼在十年前就已经享受这个待遇了。
  丁虹薇对李牧野的兴趣,傻子都能瞧出来。陈垚对此是坚决反对的,不考虑亲戚关系,年龄差距,只以她个人的眼力观察,李牧野这样的男人,稍有阅历的女人都能瞧出来,绝不是丁虹薇这种傻白甜乖乖女能拿住的。女人想要跟这种男人走到一起,首先要做好的是激情浪漫过后余生活在回忆中的准备。没有这样的觉悟,所谓的完美爱情就注定会悲剧收场。
  京城的天渐渐热起来,李牧野的心情也因为陈二姐的昏迷不醒宛如油烹火烤。与之对应的是京城内又出现了两起离奇的杀人案。这次的死者是来自中东地区另外两个国家的外交官。
  风间啸气焰猖獗连续作案,这边的调查工作却进展缓慢,李牧野忙于案情还好些,陈炳辉肩头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