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5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单来讲,就是越缺什么,就越想要什么,无一例外。
  裴子衿也没有什么特别伟大的梦想,所以她几乎什么都不缺。家里有钱也有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至少够她舒舒服服的挥霍;工作虽苦但也充实,关键都是她喜欢做的,心里装着国家安危,有机会也有能力为它添砖加瓦,她应该很幸福才对。
  然而,每当无所事事和午夜梦回时,她的心里总是会飞出一只小鸟,翅膀展开并不大,却能一振而直冲云霄,无惧风雨,不怕雷鸣,清晨在高峰看雪,夜晚在大海听涛,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累了就找根树枝休憩,饿了就抓只小虫子充饥,要是肚子不舒服,便找个看着不顺眼的人拉他头上……
  每每这只鸟飞出来的时候,她都会止不住的浑身发抖,最终泪流满面。
  没人知道她的内心里有多么的渴望自由,这与她的工作性质没有任何冲突。她爱这个国家,也爱自由,只是二者不可兼得,她选择了前者,这从她做事只看结果不问过程上就可见一斑。
  特工也是军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像她一样不在乎严苛纪律的存在?
  也因此,萧晋的人生态度对她而言就是她所梦寐以求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愿意与他亲近的最大原因。
  当然,她并没有爱上萧晋,只是确定了萧晋可以为了朋友而放弃宝贵的安宁和自由,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
  毕竟,她现在也是萧晋的朋友。

  宋小纯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开始了。说是手术,其实只不过是将之前董雅洁血液中分离出来的干细胞输入进她的体内而已,跟普通的输血差不多,只是凶险程度却是普通输血的百倍千倍。
  不是手术,自然不需要进手术室,宋小纯还是躺在那个无菌病房、也叫无菌移植仓里的病床上,或许是太虚弱了,小丫头闭着眼睛,胸口起伏的幅度很小,不仔细看的话,就像是一个永远都只能带着笑脸的洋娃娃。
  萧晋就站在病房的玻璃窗外,一眨不眨的看着宋小纯睡着的侧脸,神情里满是怜惜与不安。
  苏巧沁眼睛红红的,但里面并没有眼泪。这些天她一直都陪着宋小纯,在窗外眼睁睁看着那孩子一针一针的输液、化疗、腰部穿刺……那些她无法想象的疼痛仿佛全都具现化在了她的心上,眼泪早就快要流干了。
  而且,相比起这些,此时的宋小纯起码看上去一点都不痛苦。
  董雅洁作为宋小纯的义母当然会来,田新桐也来了,房代雪和刚刚才出狱没两天的李战也站在一旁。
  在移植手术之前,宋小纯已经经历过数天的肠胃道无菌清理和超大剂量的放化疗,到底承受了怎样的痛苦折磨只有她自己清楚。
  此时此刻,她的体内已经完全丧失了造血和免疫功能,如果输进体内的干细胞失败或者产生巨大的排异反应,她都只有死路一条。
  其实,今天这场手术的成功与否并不能代表什么,还要等二十至三十天后才能真正确定。然而他们还是不约而同的来了,仿佛只要移植的过程顺利,那宋小纯就一定没事一样。
  这是他们所有人都需要的心理安慰,也是他们此时最大的愿望。
  忽然,宋小纯的眼皮动了一下,然后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萧晋身体一僵,慌忙挤出笑脸,并对小丫头竖了竖大拇指。其它人也都把脸贴在了窗户上,无声的鼓励着这个可爱又坚强的孩子。
  宋小纯眼睛弯的像月牙一样,看样子很想说话,但她知道自己这会儿不能动,说的话外面也听不见,于是就只是歪着头笑。

  她原本就天生一副笑脸,不笑的时候有点诡异,可真正开心的时候,那笑脸就会变得无比美丽,如春风一般,有安静人心的力量。
  几乎是瞬间,萧晋所有的不安就消失了,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笑容也不再那么僵硬,对宋小纯做了个睡觉的姿势,小丫头便乖乖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长长吐出一口气,萧晋转身在楼道的休息椅上坐下,看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再有一个多小时,移植能否成功就有了结果。
  下意识的从兜里掏出烟盒,才想起这里不能抽烟,刚刚放回去,面前就多了一只白玉般的小手,掌心里躺着一块薄荷糖。

  “伯母这些日子的心情怎么样?好些了吗?”把薄荷糖填进嘴里,他问坐在身边的女孩儿道。
  这是杏林山长老竞选回来之后他第一次见田新桐,小警花似乎瘦了一点,神色也有些疲惫,但精神还不错,显然是因为最近的工作量很大的缘故。
  对他微笑一下,田新桐也剥了块薄荷糖放进嘴里,说:“好多了,毕竟这不是二十多年前,晁玉山已经让我妈失望过一次,这回也不过是将她心里保留的一些回忆给毁掉罢了,要我说,应该算是好事。”
  萧晋点点头:“回忆是会骗人的,时间越长就越具有欺骗性,就像人们总是会觉得初恋是完美的一样,留恋只会痛苦,死心确实是好事。”
  “呦!一段时间不见,你说话变得深沉有内涵多了。”女孩儿轻笑。
  萧晋问:“怎么样,喜欢吗?”

  田新桐很干脆的摇摇头:“不喜欢,感觉你像个专门忽悠无知纯情少女的大骗子。”
  萧晋笑了起来,又问:“我以前就不像个骗子吗?”
  “不像,你以前起码把小人做到了明处,人渣归人渣,但也算得上是个坦荡荡的汉子。”
  “呦!”萧晋学着她方才的口气说,“一段时间不见,田大警官竟然也会夸人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

  田新桐赏了他一对卫生球,目光又转到移植仓的玻璃窗上,幽幽地说:“手术成功之后,好好待小纯吧!吃了那么多的苦,无论得到怎样的快乐和幸福都是她应得的。”
  “那是自然。”萧晋面色肃然的说,“我从来都不喜欢事情由老天来掌控的滋味儿,所以,我发誓这是小纯的命运最后一次被它摆布,只要这个坎迈过去,她会过上真正公主一般的生活。”
  “这一点我倒是不会怀疑。”田新桐又笑了笑,说,“由你这个才华横溢的家伙来做她的父亲,资产数百亿的诗咏国际总裁做她母亲,她想不过的像公主一样都难。”
  “喂,田警官你今儿个是怎么了?夸我还能上瘾么?”萧晋诧异的看她。
  田新桐眼中流露出些许的伤感,微微低下头,说:“我的工作有了调动。”

  萧晋心中一紧,难道这姑娘是来告别的?
  “调到了哪儿?”
  “省城市局。”
  萧晋顿时长出口气,好笑道:“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多么偏远的地方呢!省城好啊,怎么都比你窝在那个小派出所里强。”
  田新桐心里有些生气:省城虽然不远,但你的事业重心在龙朔,原本一个月里至少有二十天都是在山里呆着,剩下的来龙朔都不够,哪里还会有时间去省城?大混蛋!臭流氓!你果然一直都只是在逗我玩儿。
  气着气着就开始委屈,鼻子已经开始隐隐发酸,不想让萧晋看见自己的脆弱,她想起身离开,小手却被紧紧的握住了。
  日期:2018-02-19 0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