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6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垚道:“这个赞助人我有点耳闻,据说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出身来历非常神秘,经过上海的时候很多政商两界的名流都想邀请她见一面,结果最后只参加了一次市委领导搞的小型宴会,据说是谈妥了几个重要合作项目。”她说到这里顿住,好奇的看着李牧野,问道:“牧野呀,三姨实在是太好奇了,你不要怪我八卦呀,这赞助人为什么要跟你见面啊?”
  李牧野自然没办法告诉她,玛格丽特见自己的目的就是想小野哥好好打她几炮。只好信口胡诌道:“这赞助人是我在北美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故交,当时我们在山区旅行中遇到了,然后中途遇到了一点危险,我帮过她一点小忙,您说这不是凑巧了嘛,没想到小薇这点事儿她还能帮上忙。”
  这个说辞自然没什么说服力,天下间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而李牧野在陈家人面前所展示的完全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影响力。
  家宴尽欢而散,回去的路上,小野哥开车,陈二姐坐在后面心情似乎不错。
  “如果你开口,白无瑕能不能亲自来京城给一个病人看病?”她说话的时候,居然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李牧野的脑袋。
  小野哥被这个亲昵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猜到陈淼的意图,问道:“您是指大姨夫的失语症?”

  “当年我为了完成一个重大任务,隐瞒了真相,自愿背了黑锅,在一段时间里家人都受了影响,如果不是受我连累,陈鑫也许不至于当一辈子播音员,老严更不会成了今天这个样子。”陈二姐沉吟着说道:“如果这件事上你能帮上忙,不管你是出于替李中华赎罪,还是其他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今后至少在家这个层面上我会把你当亲生的孩子对待。”
  “您这说法就透着没什么诚意。”李牧野道:“完全是建立在交易的基础上的,如果您当我是亲儿子,就应该直接吩咐说,哎,傻儿子,赶紧把傻儿媳妇叫回来给你大姨夫瞧病,治好了他就等于治好了你妈心里的一块心病。”
  “白无瑕进京不是小事情,对她,对我们来说都非常为难。”陈二姐没有理会小野哥撒娇似的抱怨,认真的斟酌了一番后否掉了刚才的想法,道:“白无瑕来不了,但你大姨夫去哪里都没问题,关键是看她肯不肯出手。”
  李牧野十分自信的:“不都说了吗,她是傻儿子的傻媳妇,就应该嫁鸡随鸡,只要您吩咐一声,有什么肯不肯的。”
  “你倒是挺自信的。”陈二姐笑了笑,道:“可我怎么觉得你们俩的关系应该是,小子无能,愿入赘白家......”
  “您不带这么挤兑人的。”李牧野道:“这事儿咱说好了,回头去哪里看病,我跟她沟通一下就给您准信儿。”
  陈二姐道:“只要你办到了,我就算你替李中华赎罪了,至少我在私人层面上不会再跟他计较,但是我也把丑话说在前面,于公,他还是整个民族的大叛徒,只要他再有妨害国家利益的行为,我照样还会对付他。”
  李牧野的电话响了,居然是恶来打回来的,小兔崽子言简意赅:人在归途,此行有重大发现,回来再详细跟您汇报。
  挂断电话,心里头忽然轻松了许多。老妈态度的松动,小恶来终于有了消息,值得高兴的事情接踵而至,小野哥的心情大好,放起一支哥来,希望乐队的真的爱你,甚至跟着哼哼唧唧唱了起来。
  “你看来心情不错嘛。”陈二姐笑道:“电话里传来好消息了?”
  “嗯,特调办一个成员请假外出失联挺长时间了。”李牧野道:“今天终于有消息传回来了。”
  “哦。”陈淼一皱眉,道:“你觉得这算是好消息?”在谍报界,这叫脱线的鸽子,原则上再回来也不能重用了。
  李牧野道:“我懂您的意思,不过这个人我是把他看作子侄的,就算他有什么别的原因,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看到他平安归来。”
  “还是江湖的那一套!”陈淼道:“无组织,无纪律,无原则,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看着你掌握特调办?”
  “所以说咱这母子关系只在家里有效。”李牧野道:“工作层面上,您可以继续收拾我,如果我自己学艺不精被您赶下去了,就老老实实回家伺候您。”

  “你这么忙,最近怕是都没有时间去学院那边吧?”陈淼道:“外交官灭门那件案子你去过了,怎么样,有什么线索吗?”说到工作,她的语气又严谨冰冷起来。
  “从杀人的手法判断,我初步怀疑这案子跟寻龙门和风间啸有关,很可能是针对特调办来的。”李牧野道:“当然,他们杀这外交官一家肯定还有别的目的,只是暂时还没有其他线索。”
  “报案人是合众国使馆的工作人员?”陈淼似随便的问了一句。
  李牧野脑子里灵光一闪,道:“您的意思是这案子跟美国人有关?”
  陈淼道:“我只是提醒你一句,谁最有可能从这案子当中获利,或者实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你要调查犯罪动机,就应该先从这个角度去分析,这个报案人尽管有很合乎情理的原因及时发现了尸体,但在我看来,他这案报的还是太及时了,及时到我们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封锁消息的动作,你懂我的意思吗?”

  “妈,您真是太牛了!”李牧野道:“我就根本没往那个人身上琢磨。”
  陈淼这次居然没有纠正小野哥对自己的称呼,只是淡淡说了句:“特调办是办特殊案子的,但如果只想着案情本身,是远远不够的,作为特调办的主任,必须懂政治,因为许多表面上看似离奇的案子背后,都可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政治因素。”
  深夜,一阵洞箫声从漆黑的夜色中传出,李牧野瞬间清醒,立即以最快速度来到陈二姐的房间,先用耳机堵住了她的耳朵,然后轻轻为她按摩后颈的经络,让她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做完这些后,李牧野悄然来到院子里。
  洞箫的曲调悠远苍古,有着浓烈的悲凉气息。恍如血染大地的古战场,一个女人拖着个孩子,跪在战死的丈夫身边,如杜鹃泣血般倾诉哭泣着。
  “你这样的演奏水平真应该去做一位音乐家。”李牧野一曲听罢,叹了口气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黑暗中一个人说道:“知音少,清音不予俗耳闻,这世上能欣赏我音乐的人太少了,高山流水,有几个就够了。”
  “中东某国的那个外交官是你杀的?”

  “奉命行事而已。”院门一动,风间啸出现在门口。
  “只来了你一个?”李牧野转动手指上的戒指,悄然往前移动了一步。
  “还有一个同伴,负责把陈局的警卫力量引走。”风间啸说道:“不过你别误会,我不是来杀人的。”
  “你也不是来找我聊天的。”李牧野突然迅速往前迫近了一步。

  风间啸立即后退,李牧野再迫近,风间啸忽然暴退十步来到了街上,愤然道:“卑鄙小人!”又道:“修为到了你这个层次的,还能用出这种卑鄙手段暗算一个瞎子,你恐怕是古往今来第一个了。”
  日期:2018-07-2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