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顺手往绥草的后颈、两只手心、下腹和两只脚板心都贴白符,南宫兜铃屏息,运输一股真气在自己手掌,嘴里轻念咒,发热的手心贴在绥草胸口。
  紧接着,从贴着白符的部位渗出大量散发酒气的汗水。
  绥草体内凝积着大量无法新陈代谢的酒精,给她造成很大的负担,所以南宫兜铃才特意用咒语帮着她把这些酒精通过毛孔给排了出来。
  绥草的脸色缓缓的从乌青色变回正常。

  南宫兜铃用衣袖擦了擦自己头的汗水,感觉身的灵气也在刚才消耗的一干二净了,疲惫的要命,真是漫长的一夜。
  这里脏兮兮的,南宫兜铃只想快点把绥草带回尽虚宝殿,让她舒服的躺在床休息。
  把绥草双手架在自己背,要将她背起来。
  李续断说:“我来背吧。”
  “不用。”
  “可是,你背的很吃力,看来你的灵气又没了,只靠你本身的力气背她,一定很辛苦,让我来吧。”

  “我才不要你背别的女人。”南宫兜铃不肯让步,硬是把绥草驮到自己后背,感觉要被压垮了。
  这位千金校花看去那么纤瘦苗条,凭什么重的要把人压扁?
  南宫兜铃很快想通,绥草个子她高,一米七二,穿高跟鞋能把李续断给下去,又是巨乳,又是大骨架,再怎么瘦,也会有个限度。
  咬着牙逞强,一步步把绥草背出屋外,球形火焰紧随其后,尽责的照亮环境。
  “请问,你们这回去了?”白堇姝的声音响起时,南宫兜铃才意识到她这个人的存在。
  在此之前,对方安静得像隐形了一样。

  李续断和南宫兜铃都回头看着她。
  南宫兜铃挤出力气说话:“还有事?”
  白堇姝双臂环绕在胸口,“你觉得呢?”
  南宫兜铃也并非傻子,马反应过来,“想要跟我索赔是吧,两大缸黄酒加一百多包食盐,我记着了,先赊账两天成不成?”
  倒霉透顶,明明是蛊虫糟蹋的货品,却要她这个法师来买单,不过,她确实不能推卸责任。
  因为她顾及绥草,行动总是拖延犹豫,才让蛊虫有机会闯进这个酒窖。

  认栽了是。
  李续断说:“阿姝,抱歉,把你家酒窖弄成这样,明天我会把赔款亲自送到你家来,顺便跟你爸爸解释。”
  白堇姝兴奋的双颊涨红,她说:“不用续断哥赔钱,是妖怪弄的,又不是你造成的,爸爸那边,让我来解释,我一定会巧妙瞒过去的,绝对不会让他怀疑到你身,免得你师父回来,我老爸找他唠叨,害你挨骂不好了,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听见这话,南宫兜铃发出嗤之以鼻的冷哼,轻轻的,只有她本人才能听到。
  刚才跟南宫兜铃说话时,怎么不见这丫头如此体贴?

  只是因为李续断亲亲密密的喊了她一声阿姝,让这小伢子贴心贴肉的护起他来。
  李续断婉拒:“这样不太好,该赔的还是要赔。”
  白堇姝因他不领情受到了打击,一阵失落;
  南宫兜铃不由得暗爽,平时总怪他太正直,太木讷,此刻恨不得他再正直些,最好像铜墙铁壁,好叫苍蝇找不到缝隙叮他。
  白堇姝冲他鼓起腮帮子,无辜的眨巴眨巴大眼睛,摆出一副但凡女生见了都会想将其地正法的做作表情。

  “续断哥,黄酒和食盐而已,不值钱的,这样吧,如果你非得赔偿,不必给钱这么俗气,请我一家人去你那里吃顿饭怎么样?你们这些引魂派的传人在这村里住了那么久,从来没有请过别人去你们尽虚宝殿吃饭,我想体验一下在那么奢侈豪华的宫殿里吃饭是什么样的感受。续断哥,你答应不答应?”
  令人意外的是,对方这种一看是绿茶婊的表情,完全没让李续断反感。
  该死的处男,对女人毫无经验,分不出女孩子脸的笑容哪个是真心、哪个是伪装的。
  李续断温柔的说:“这个条件不过分,等你爸妈都有空了直接过来吧,不过请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好让玳瑁准备食材招待你们。尽虚宝殿的固话号码我想人尽皆知吧。”
  “续断哥,你人真好!”白堇姝高兴的抓着他手臂摇晃。
  南宫兜铃在旁边白了李续断这个傻木鱼一眼,一肚子怒火,转身走。
  不想知道李续断是怎么和白堇姝告别的,南宫兜铃沿着村子里的水泥道往尽虚宝殿的位置走去。
  过了两三分钟,李续断才从后面快步跑过来,南宫兜铃细心注意到他睡衣裤下穿的是一对方便行动的运动鞋,估计是帮她拿香佛锦袋时顺便去穿的鞋子。
  而她却光着脚丫子,小心翼翼的避开尖石头和满地的鸡屎。
  忽然对这村子怨气冲天,“明明有条件住大城市,却偏偏要住这么落后的地方,风光也不见得有多漂亮,是普通的山,普通的水,一出门看到的全是稻子和水田,一个年轻人天天对着这些无聊的画面,不烦躁吗?我看你根本不是迷恋这里的环境,什么喜欢清静都是借口,你是迷恋这里的淳朴小村姑才对吧?”
  “淳朴小村姑?你说的是谁?”
  南宫兜铃用凌厉的眼神扫了一眼李续断,他的模样十分的天真,完全不像在装傻。

  南宫兜铃一看到他这张不受污染的脸来气,“好个正人君子,长得倒是人模人样,没想到这么善良的皮囊下是个老色鬼,人家才几岁你下手了?衣冠禽兽!”
  李续断迷茫不已,“下手?我对谁下手了?兜铃,你说话怎么没头没尾的,师叔理解力有限。”
  “还有谁?说的不是你的心肝宝贝阿姝妹妹,都亲了,还是前年的事,她现在看去顶多十五岁,前年岂不是只有十二、三岁?我的苍天大地啊,你连个儿童都不放过。你这个变态!”
  李续断霎时慌乱,“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亲脸颊,而且是她亲我,不是我亲她,我可不是那种令人作呕的恋童癖。”
  “是吗?人家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你不引诱她,她干嘛亲你?”
  “哪来的引诱?你别再拿我取乐,这事可大可小,要是你这种谣言传到村子里,对她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她还是个孩子,心灵不像成年人那么坚强,流言蜚语很容易把她伤,明明我和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不要再胡说八道;兜铃,我劝你理智点,我不想你像个老太婆一样,成天只会在别人背后嚼舌根,只有那些没有同情心、浅薄无知、小肚鸡肠的人才会这么做。”
  南宫兜铃停了下来,红着眼看他,“李续断,你以为你谁啊?真拿你当我父亲了?你凭什么教训我?”

  日期:2018-02-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