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5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顿悟,“师叔,你之前念给我听过,说这金蚕在喂养成蛊虫之前,是以生人肉配黄酒养大的,这样的食材得连续吃三年,才能从普通的虫变成蛊,它一定是对黄酒瘾了,而且嗅觉像狗一样灵敏,所以大老远闻到了酒香味,想都不想冲了过来,旁若无人的喝酒解馋了。”
  李续断盯着蚕虫沉迷在酒坛的样子,说:“我们趁它无心应战,赶紧想个办法制服它。”
  “唉,没有法器,驱妖法阵布置不了,又不能直接用蛮力把它拽出来,至于其他咒语多少都有风险,任何可能会伤害到绥草的咒语我都不想用,是我害了绥草,要是我不把虫子逼出来好了。”
  “这哪能怨你?你还不如怨我,要是我懂得正确的解蛊术,不必用火炙法,这样,也不会让它突然成了妖怪的形态。”
  “现在还不能证明它成妖怪是受了火炙法的影响。”南宫兜铃听到身后有人走过来的动静。
  一个娇俏的女孩声音在门外响起:“谁在酒窖?爸?你又半夜起来偷黄酒喝?妈说了你肝脏不好,不可以喝酒……”
  “糟糕,要是给这家人误会我俩是小偷,扭送到派出所留个案底我人生灰暗了,清华大学会录取我才怪……”南宫兜铃说着,牵起李续断的手在屋里团团转,这么小的地方哪有地方躲。
  一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女孩走了进来,穿着普通的棉T恤和短裤,身还罩着一件柠檬色运动外套,揉着眼睛,呵欠打到一半时愕然停住。
  她看着南宫兜铃和李续断,又看向酒坛的位置,一条长长的绿色虫子从一个人类嘴里伸出来,正痴痴的陷在酒坛里面大口喝酒。
  南宫兜铃看见女孩的嘴慢慢张开,知道她即将声嘶力竭的叫喊起来,立马捻符贴向她的脑袋,准备启动能让人动弹不得的“入定咒”。

  谁料女孩的反应极其灵敏,收起喊叫的欲望,飞快抓住南宫兜铃的手腕,一口咬在她手背;
  白符松手落地,南宫兜铃霎时间呲牙咧嘴,疼的脸都扭曲了,“你给我松松松口……”
  南宫兜铃好艰难才夺回自己的手,望着手背两排深深的牙印,差一点给对方咬出血来。
  更加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女孩跑到李续断身边,抱住他胳膊,亲昵的不像话,“续断哥,好久不见了!这个女法师是你同行吗?心肠真坏,一见面想对我施法,以为我好欺负?”
  李续断望着她的脸,歪头想了好久,“你是?”
  “不记得我了?前年暑假的时候,我陪表姐去过一次尽虚宝殿。”
  “抱歉,对你实在没什么印象。”
  “我当时可是亲了你一口呢,这也能忘记?”
  李续断好像在刹那间看见光亮一样,“想起来了!你是胜雪的妹妹,阿姝?”
  “我全名叫白堇姝,你这回可要记牢了。”
  “变化真大,个子长高了不止,还瘦了。”
  “我减肥了嘛,女孩子在这个时期最容易发胖了,喝水都长肉,为了摆脱小胖妞这个外号,我在节制饮食方面可是出了名的狠。”
  “这是你家?”
  “恩……”
  “咳咳。”南宫兜铃在旁边冷冷咳嗽一声,“不好意思,打断一下,现在不是给你们卿卿我我的时候。”
  刚说完,屋子角落传来响动,三个人同时回头去看。

  见虫子歪歪扭扭的摇晃着身体,从空荡荡的酒坛里爬出来,它似乎还未满足,引导着绥草的双手推开另外一个酒坛的盖子,又一次扎进酒水痛饮起来。
  南宫兜铃心不安,她感觉绥草的脸色变得乌黑了许多,好像一个大限将至的垂危病人。
  白堇姝不由得搂紧了李续断的手臂,“续断哥,那是什么怪物?”
  南宫兜铃故意从两人间走过去,解散他们肢体的接触,“你别管,我劝你出去,别妨碍我们法师驱妖。”
  对方白了她一眼,仿佛很看不起她,南宫兜铃不肯服输,照样用白眼回应。
  李续断夹在这二人互相较劲的目光有点不知所措,他忽然闯进两人视线间,用身体遮挡了她们的对决,说:“兜铃,你看蛊虫的反应,有点古怪。”
  南宫兜铃给他转移了注意力,屏住呼吸,凝神观察蛊虫。
  它露在酒坛外面的触手有一些枯萎了,干瘪瘪的如同冬天枯死的野草。
  是酒喝多了才造成虫体萎缩的吗?好像不是。
  南宫兜铃的双眼来回搜寻屋子,她瞳孔掠过一丝明亮的光芒,酒坛方的架子堆放着一大摞的小包装食盐,起码百袋,其有一袋食盐破了一角,每当虫子不小心碰撞到架子时,食盐颗粒会从袋子抖落下来,洒到虫子身。
  南宫兜铃再次细瞧,心了然,原来如此,蛊虫接触到食盐的部位会渐渐萎缩干瘪。
  她沉默的看向李续断,发现李续断也正好看向她,两人目光默契交汇,彼此都有了答案。
  南宫兜铃问:“哪来的这么多食盐?”

  白堇姝说:“我爸妈在这村子里是开杂货铺的,店面在村口,仓库里摆不下的货品,我爸会搬回家放在酒窖保存,这四坛黄酒本来也是要拿去卖的,可惜给妖怪糟蹋了两坛,你们要驱妖赶紧的,不然我家的损失可不小。”
  南宫兜铃说:“师叔,不知你和我的想法是否一样,食盐会对它的身体产生影响,我有个主意,但是结果会如何我不敢保证,不如我们试一试?”
  李续断皱眉,“你觉得对绥草会有伤害吗?”
  南宫兜铃额头滑下一道冷汗,“我尽量把伤害降到最低,计划是这样的,我过去,先开启天眼,然后实施‘穿行咒’进入她体内,接着在她身体里面用‘方凝术’,以此来保护绥草。”
  李续断说:“你要在一个时间段内同时使用三个法术?这难度未免太高,连我都没有试过,要是稍一分心,说不定你会走火入魔。”
  “目前只有这个办法,再拖下去,对绥草的伤害更大,她的脸色越来越糟了,我看的心疼,再犹豫她没命了,说不定蛊虫会越来越大,然后撑破她,如果是这样的话,神仙下凡也难以挽救。其余的事,拜托你了。”
  李续断回以她信任的目光,点点头,没再多说质疑的话。
  南宫兜铃转头看向白堇姝,“事关人命,我希望你不要打搅我们。”
  白堇姝似乎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的严肃,乖乖点头,后退到墙根下静静的站着。
  “怎么不出去回避?”南宫兜铃以为自己把话说得够直接了,没想到她还赖在这里不走。
  “我想亲眼看看你们这些法师是如何驱妖的,而且,这是我家,我有权待在这里。”

  不是跟她吵架的时机,南宫兜铃暂且不理她,只要她不出声,估计不会有大碍。
  南宫兜铃谨慎的走向绥草,站在离绥草后背只有半步的距离。
  目光微微越过绥草的肩膀,看向前方,蛊虫蠕动着身体,沉溺在酒的香甜滋味;
  圆鼓鼓的脑袋偶尔从酒里抬起头转换呼吸,接着又飞快沉入黄色的液体里不停的吞咽,对南宫兜铃的接近毫不关心。
  南宫兜铃紧张的抬起双手,先咬破指头,在眼皮抹血,双瞳随即蒙一层白霜的颜色;
  她两手指间分别夹住一张白符,将双手掌心无缝的贴在绥草的后腰位置,全神贯注,嘴里默默念咒。
  在“穿行咒”的推动下,她的手随着咒语慢慢的没入绥草的后腰;

  只有手臂进去了,宽大的法袍衣袖阻隔在外面,堆在她手肘位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