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4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眼神严肃起来。
  师父教导过:布置驱妖法阵需要严格遵循完善的仪式,否则很容易导致驱妖失败,附身的人说不定会因此死亡。
  这次她不敢疏忽大意,驱妖法阵的程序虽然相当繁琐,但她还是一一照做,不走任何旁门左道,不愿拿绥草的性命开玩笑。
  正当她接住衣服的瞬间,虫子翻卷身体,咧开大嘴朝她喷吐出铺天盖地的毒液。
  南宫兜铃跳空躲开。
  脚下的水田在毒液的覆盖下泛起大量泡沫,成片水稻眨眼间变黑、枯萎,软趴趴的倒在泥泞里。
  南宫兜铃顺手将刀枪不入、高温不化的茱萸法衣裹在火焰球旋转一周,立即烘干了。
  双手穿过衣袖,将浴巾扯开,丢到一边。

  “兜铃!”李续断恰巧从旁边飞过来,浴巾甩到他脸,害他差点掉下水田。
  他扒开浴巾,球形火焰照亮了他脸颊的轮廓;
  南宫兜铃一边系法袍腰带,一边取笑他:“这么大一条毛巾也避不开?”
  “谁知道你会突然用这个偷袭我。”
  她被逗笑,他发挥幽默的时候很可爱。

  她在火光下细细看他的脸,“师叔,你干嘛脸红通通的?还依依不舍的抓着我的浴巾不放,是面的沐浴露太香了,所以想拿回去当纪念品?”
  他赶紧把浴巾丢掉,尽力对她摆出一副严肃的神态,“不要动不动说这种不正经的话,要是师兄在场,早骂你了。”
  她蛮不在乎,“算师父在,我也照说,没有人可以束缚住我。”
  她猛地想起,“对了,还需殊法铃出场。”
  不止是超度亡灵的仪式,驱逐妖魔时也必须用。
  南宫兜铃说着,再次启动隔空取物,手隐约出现了殊法铃的形状。
  当她即将握住法铃的时候,法铃稀薄的影子摇晃了一下,从她手心里消失不见。

  隔空取物失败了。
  忽然有一张小纸片从天而降,悬浮在空的南宫兜铃手指捻住这张纸条,面写着两个字:不借。
  一看是南宫决明的笔迹。
  这纸条是他在千里外隔空传过来的。
  她顿时明白,殊法铃在师父手,而他不愿意出借。
  可恶。
  “人命关天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小气的死老头!”她冲着天空喊道,没有任何回应,她恨不得自己会千里传音,好好的骂南宫决明一顿。
  可惜千里传音这门法术她至今还未找到时间修炼。
  没有殊法铃无法摆驱妖法阵,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空有一身高端法力,家伙什不齐全,也只能无可奈何。
  “你穿法衣,又想借殊法铃,难道你是想布置驱妖法阵?”
  “没错,可是死老头不肯借我殊法铃,师叔,你手有这法器吗?”
  李续断说:“殊法铃是独一无二的法器,我师父只传给了师兄一人。”

  “那你平时怎么驱妖?”
  “师父给我的,是一把玄武尺,也是用来驱妖的法器。”
  “不管什么尺,能用行,赶紧拿出来!”
  李续断作法,手凭空多了一把大约三十厘米长的赤红色桃木长尺。
  南宫兜铃二话不说抢了过去,“这个怎么用?”

  “和殊法铃一样,在驱妖时念下‘幻赎咒’。”
  “蛊虫,受死吧!我要把你赶出绥草身体!”
  南宫兜铃往下飞落,双脚悬在水稻的叶片,双手执长尺,紧贴额头,念咒。
  蛊虫似乎感觉到了从她身传过来的危险,带着绥草的身体步步后退。
  咒语完毕,南宫兜铃顿觉得手掌心发烫,倏然间,一大片火苗自她手窜起,险些烧掉她的眼睫毛;
  她吓得脑袋急忙往后缩。
  手的玄武尺顷刻裂开,火苗缠绕她双手,烫得不行,玄武尺脱手掉落,还未来得及落进水田,便已在火苗烧成灰烬。
  火焰落水熄灭后,玄武尺的木灰仍然在空飞舞飘零。
  南宫兜铃傻傻瞪着双眼看着这一幕,李续断伸手抓了一片木灰,在指头揉碎,迷茫的观察灰烬,表情跟她一样满脸问号。
  “师叔……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玄武尺,在我手烧成灰了,怎么回事?你这玄武尺该不会是假货吧?”
  “不可能有假,这确实是师父留给我的玄武尺。”

  “那你解释一下这漫天纷飞的灰尘。”
  话还未说完,虫子忽然兴奋的仰起脑袋,接着拖绥草的身体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开。
  “哎呀,它往村子里去了,要是吵醒村民可要天下大乱了,快追。”南宫兜铃迅速朝绥草背影飞去。
  虫子这回移动的速度快地让人看不清,绥草四肢并用,仿佛一头敏捷的猎犬,跳田埂,在混凝土铺的简陋村道疯狂前进。

  南宫兜铃心埋怨,跑那么快,是赶着投胎吗?
  李续断伴随在她肩膀边。
  在呼呼风声,她听见翻书的动静,转头一看,发现李续断竟然一边飞、一边捧着一本书在看。
  “喂,你这书呆子,还看书?小心撞树。”
  “我用隔空取物从书房里拿来了法器宝典,玄武尺……玄武尺……”他快速翻到某页,诵读起来:“玄武尺乃招鬼魂、驱妖魔的法器,以异界镜灵山砍伐回来的赤桃木雕刻而成,灵气至纯至净,若妖物直接触及法器本体,则会污染玄武尺的灵气,从而导致该法器灰飞烟灭。”
  李续断念完,用起疑的目光看了一眼南宫兜铃,嘴里默默复述:“若妖物直接触及……”
  “对着我瞎说什么妖不妖的,我可是人,你傻了吧你?”
  “那玄武尺为何会成灰?”
  “质量不好?到底是木头做的,脆弱的很,加现在是夏天,风干物燥的,起火很正常,人都会自焚,这种新闻你也听多了吧,这木头尺子起火更是寻常,总之是不银铸的殊法铃,你以后记得跟你师父投诉,说这个法器太差劲了,只会连累人,你宅子里存放的法器,我劝你,最好每年都抽点时间检验一下,看看哪些失灵了,哪些发霉受潮了,免得要用的时候出故障。”

  李续断被她这番话堵得无可反驳,他把书塞到腰后。
  南宫兜铃听到一阵狗吠,绥草跳进一家农舍,撞烂一块木板门,钻进某个泥砖砌成的小屋子里。
  南宫兜铃和李续断紧随其后,进了屋,球形火焰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进行照明。!
  屋子十分狭窄、肮脏,到处布满蜘蛛,地堆着散发潮湿气味的稻草;

  角落里并排放着四个大大的水缸,缸放着木盖,盖子表面用石头严严的压着。
  南宫兜铃好的盯着绥草的动作,想看看这只虫子到底有何古怪,带领绥草进这屋子来做什么。
  虫子操纵着绥草的双手,用力推开木盖子的石头,揭开木盖,一阵酒香弥漫整个屋子。
  虫子猛然将脑袋沉没到酒坛里,咕嘟咕嘟的喝起酒来。

  绥草则像一具僵尸,直挺挺的站在酒坛前,一动不动,只有喉咙部位起伏不宁。
  这一刻,虫子仿佛成了她嘴里伸出来的巨型吸管。
  南宫兜铃不明白这一幕,“它好端端的怎么喝起酒来了?还不把我们的存在当回事,是小看我们吗?”
  李续断认真的嗅了嗅,说:“这种酒香是黄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