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4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明白绥草的心情,她之所以毒舌威胁只是因为太害怕了。
  南宫兜铃走过去,手扶住她肩膀,安慰她:“别怕,我定会尽力……”
  突然,绥草姿势僵硬的仰起脸,瞳孔在眼眶里翻转,霎时被一片漆黑覆盖,没了眼白,诡异至极;
  她挺直身,跪在床的双腿肌肉绷紧,十根指头呈鹰爪般扭曲,她前倾头部,毫无预警的,嘴巴大大张开,一条凶猛的绿虫脑袋从她嘴里窜了出来;
  虫体猛然撕开圆形的口腔,露出无数锐利的牙齿,朝南宫兜铃笔直的咬过来。
  南宫兜铃感到手臂被人一拽,下一秒,李续断将她紧搂在怀,让她避开了攻击。
  绥草慢慢的在床站起来,不受控制的左右摇晃头部,漆黑的眼眸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意识,她从身体到大脑都给虫子占据和控制住了;
  绥草嘴里伸出半截张开利齿的虫子,竹节状的虫体变得之前更大、更壮,起码有两米多长,在她五官前面扭来扭去;

  蚕虫肚子下伸出无数短短的突触,以某种规律往四面八方蠕动,肆意寻找机会攻击房里的两位法师;
  此刻的绥草看起来如同一朵食人花。
  虫子剩余的身体还深深盘踞在绥草的肚子里,南宫兜铃不敢再尝试去抓它,那种软绵绵还带有毛刺的触感光是想想令她头皮发麻;
  李续断出一个鼓足勇气的表情,伸直双臂,猛然前拽住虫子身体,仿佛在和一条非洲蟒蛇搏斗;

  李续断用力把虫子往外拖曳,绥草从胸腔深处发出干呕的声音,鼻孔和嘴角渗出大量鲜血。
  南宫兜铃慌忙制止李续断,“师叔,你先放开蛊虫,绥草内出血了,我猜虫子的触爪一定在她身体里揪着她的内脏,要是贸然用蛮劲把这只蛊虫拽出来,说不定会把绥草的五脏六腑也一并给拖出来……”
  她说的这番场面简直残忍地没法想象。
  李续断只好松手;
  虫子没了束缚,更快放肆的扭转身体,利齿咬向李续断;

  李续断这回直接将白符变成一根铁棍,双手紧握,狠心插进虫子嘴巴里;
  虫子发出凄厉的惨叫,叫声像一只猪在给人拖去屠宰的路,咆哮不休,相当刺耳。
  南宫兜铃的心又高高悬起,“师叔,悠着点,不要插太深,免得误伤了绥草。”
  “我知道。”李续断用力拔出铁棍,虫子痛苦的朝翻卷身体,再次咧开大嘴,冲着二人,从黑洞洞的虫腔深处喷射出黑色且浓稠的液体。
  南宫兜铃感到李续断再次抱住她,往旁边一推,两人缩在门口蹲下;
  虫子喷出来的汁液飞洒在家具,接触到汁液的木头柜子顿时起泡,在液体慢慢的融化。
  “这液体有强烈的毒性,能腐蚀东西,你千万别碰到。”李续断提醒她。
  南宫兜铃笑了一下,内心充满得意、骄傲、窃喜和戏谑,一双眼咄咄逼人的看他,“师叔,你别像只老母鸡保护小鸡仔似的,有点风吹草动把我藏到你羽毛下,我又不是没见过风浪,当初天龙那么大只我都不怕,你是小看我的本事,还是说,你太紧张我?”
  李续断有点生气,“你还有时间说这种闲话?现在是捉弄我的时候吗?”

  绥草的头部无意识的扭动,嘴巴张大到极致,露在外面的虫子仿佛是从她嘴里伸出来的舌头,如碗口粗壮,浑身竖起半透明的毛刺;
  咽喉附近的皮肤不停耸动,触目惊心,让人觉得虫子要在内部将她的喉咙撑破。
  南宫兜铃从李续断的睡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白符,正要做蛇形束缚咒,想要捆住绥草,限制虫子的行动,再另做打算。
  可惜符咒还未完成,虫子很机警的察觉到了对自己不利的气氛,操控绥草的身体,飞快跳出房外,背影一溜烟不见。
  南宫兜铃和李续断追出去,在庭院深深举目四望,努力寻找绥草。
  李续断忽然用手指向院子对面的房顶,在月亮的银色光晕下,绥草的身影在屋脊方快速奔跑,虫体在她脑袋前面蜿蜒蠕动,格外诡异和恐怖;
  二人目光紧紧追随这个异形生物般的剪影,南宫兜铃不多做考虑,从李续断口袋里拿了三四张白符握在手,双脚腾空,在“浮提咒”的作用下飞到屋顶。
  她低头对李续断毫不客气的指使道:“师叔,去我房间把香佛锦袋拿来!”

  说完,不等他回话,便疾步沿着屋脊狂奔,跳过一个又一个屋顶,脚下掠过一格格盒子状的庭院。
  眼见绥草跃过尽虚宝殿的大门,身影没入暗空。
  南宫兜铃随之离开宝殿,在空不停朝前疾飞;
  乡野地方,灯光稀有,暗不见五指。
  南宫兜铃稍微往下俯冲,顺手折了一根柔软的野草,白符贴,野草变成一团球形火焰。

  她松开手,球形火焰仿佛有生命一般跟随在她身边,和她一致的速度朝前移动。
  火焰照耀出一大块可视范围,悬空的双脚下,是一片长满稻草的水田,还未到抽穗的时刻,水稻修长的叶子葱绿柔软。
  水田央出现一条怪的轨迹,好似有一辆独轮车碾了过去,稻子东倒西歪,形成一条小路。
  南宫兜铃听见泥浆叭嗒叭嗒作响,同时有水花波动的声音,她继续往前飞了一段距离,绥草的身体终于出现在眼皮子底下。
  见到好友一身泥泞、彷如一只野生动物在水田里极速爬行,南宫兜铃涌起一阵心酸,绥草是多么干净漂亮的女孩子,现在却满脸满身都是污泥。
  她要尽快帮助绥草摆脱困境才行。

  她有种隐隐不安的念头,为什么绥草体内的蛊虫会变成妖怪,究竟什么原因造成的?
  南宫兜铃觉得蛊虫不是在前往绥草房间的途变异的,而是从她体内逼出来的一刹那,成妖了。
  难道说她体内有什么特殊的物质,能让蛊虫瞬间成妖?
  水田,绥草手脚并用,一深一浅的伸进蓄了水的泥田,虫子的脑袋长长的伸展在她前方,不知它想拖着绥草的身体前往何方。
  南宫兜铃加快速度追到绥草前面,身形降落,双脚用力踩进水田,溅起大片泥污,挡在绥草前面。
  用作照明的火焰在空停顿,照亮这一方空间。
  绥草并未减缓速度,虫子张开利齿咬向她。
  南宫兜铃拔下一片水稻叶子,立即启动转换物体形态的“魇魅咒”,叶子眨眼变成一把近似红莲的长刀。
  长刀迎面劈在虫子的脑袋,她丝毫没有留情,拼尽全力,双脚在泥泞小跑,刀锋一路往前剖开虫体,墨黑色的汁液朝两边飞溅;
  有少许毒液溅到南宫兜铃手臂,形成灼伤,还渗入她的毛孔,令她皮肤发黑,但南宫兜铃对此置之不理,刀子劈到绥草鼻尖前才停下。
  南宫兜铃收回刀,望着绥草的面部变化。

  劈成两半的虫子在她身体两侧摇摇晃晃的起来了,柔软的虫体往间并拢,南宫兜铃慌忙往后倒退躲避。
  虫子在她眼前重新黏合,劈开的肉迅速愈合,它又活过来了。
  南宫兜铃皱起眉头,看来用普通的方法砍不死它,只能想办法布置驱妖法阵。
  她双手做决,白符在指间焚烧,咒语成功,她用隔空取物从青城家变出自己的茱萸法衣,乱糟糟的堆在她手心里,湿漉漉的,想必她家还在水淹的状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