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3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工作是负责图纸和数据复核,蛮轻松的,收入也超出预期,必须要表示谢谢啊,有空到省城请你吃饭。”她笑着说,心情很好的样子。
  方晟突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之前只偶尔闪过,现在是该具体实施的时候了,遂不动声色道:
  “好啊,等拿到工资肯定要宰你一顿。”
  她兴高采烈地说:“没问题,就这么定了,到时不准说没空!”
  晚上与招商会部分老板共进晚餐,免不了一番应酬,回到宿舍又累又困,草草冲个澡呼呼大睡。
  凌晨时分,手机突然响起,方晟一个激灵坐起来没看号码就接通——基层领导就怕夜里有电话,不是突发事件就是特大车祸,反正没好事。
  “我是方晟。”
  “我是鱼小婷,快过来一下,工地出事了,目前我们正被上百个村民包围!”
  “具体原因?”
  他知道这件事肯定要亲自到现场,边穿衣服边问。
  鱼小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背景也嘈杂声一片,似乎整个工地都在吵吵嚷嚷:
  “最近常有村民偷钢材,昨晚捉到两人痛打了一顿,结果其中一个被打残了,今夜受伤村民家属纠集了附近三个村的村民来闹事……乌铁镇派出所来了人但控制不住场面,打电话给清亭县领导都不接电话……”
  不是不接电话,而是已经得到消息不敢接电话。方晟暗想。以前负责风电选址和景区建设时深有感触,这种由上而下的工程最容易引发**。大凡地方承建的工程,开工前老板、工头们都通过种种渠道接洽附近村干部,吃个饭,塞个红包等等,这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后面工程上遇到麻烦,比如村民小偷小摸等在所难免的事,由村干部出面施压,效果事半功倍。而省级单位下来的大工程则不同,自恃跟县领导们打过招呼,什么事都按原则办事,哪里把小小的村干部放在眼里?由此生出缝隙在所难免。

  方晟匆匆道:“我这就过去!要注意任何人情况下不准开枪,不能激化矛盾!”
  出门的时候打电话给公丨安丨局副局长贾复恩,让他派一队刑警赶过去。贾复恩愣了愣说那是清亭县的村民,我们没有管辖权啊。方晟怒道出了事上级可不管清亭还是江业,一杆子撸掉!快出发!
  方晟心想幸亏把贾复恩调来,关键时刻能指挥得动,否则脸丢大了。
  途中打电话给樊红雨,响了一下就接通,没等他开口抢先说:
  “鱼小婷向你求助吧?真是打死一家人呐。”
  方晟暗中嘀咕都什么时候了吃这瓢干醋?遂道:“清亭县领导都不接电话,人家才打给我,要我说你们可太不仗义了,开会时说得天花乱坠,这会儿电话都不接是几个意思?当心人家把状告到军委!”
  “我们才不怕呢,”樊红雨不满地说,“这帮人做事不知轻重,抓到偷钢材的打一顿也罢了,偏偏把小伙子下面那活儿打废了,你说人家今后几十年怎么过?”

  方晟这才知道问题之严重,这种事可不是赔点钱就能了结的,准确地说不管赔多少钱都不能解决问题。
  “检查报告出来后,我就要求施工方赶紧派人上门慰问,承诺负责相关医疗费用,他们态度蛮横得很,说此风不可助长之类,气得我摔了手机不想再说,”樊红雨道,“纪书记也是这个态度,暂时不介入,让他们尝尝村民们的厉害,等闹得差不多了再出面调整。”
  方晟叹息道:“早知如此我也不接电话了,你们也真是,出这么大事不通个气。”
  “发生在清亭地盘上的事,跟你何干?不说是保护你。”樊红雨冷冷道。
  想想还真是这回事儿,有的事索性不知道也罢了,既然知道就得处理。

  方晟无奈道:“不管怎么说我已快到工地,赶紧派人保护,不然我也被打废了的话后果很严重,明白我的意思?”
  “呸!”樊红雨大羞,啐了他一口挂断电话。
  车子抵达工地时,场面已将近失控。数百名村民将几十名工人堵在两座建筑里,有人开始捣毁墙体,有人拿着火把寻找着火点,还有成群结对的村民偷运钢材、水泥等材料。
  方晟将车一直开到人群边缘,用力按了几下喇叭,然后站到车头大声叫道:
  “各位,我是江业县县长方晟!大家停住手,听我说几句!”

  人群中有人嚷道:“你是江业县长,管不了咱清亭人,滚开!”
  还有人叫道:“你敢出头我们把人抬到江业县正府!”
  方晟冷笑道:“说对了,咱江业正府还真不是怕事的主儿,你敢抬我就敢处理,信不信?再说这块地已经明确两县共管,我这个县长有权处置任何事!”
  两句话被呛回,村民们一怔。
  有个满脸横肉的壮汉站出来,大咧咧道:“你出来管事,大伙儿很欢迎咧!现在咱小六子被屋里那帮人打废了,人家媳妇儿闹着要离婚,你说说怎么办吧?”
  方晟道:“这件事要处理的话其实是两件事,一是小六子盗窃工地钢材,一是工人打伤小六子,大家说对不对?”

  壮汉嚷道:“打人就是打人,跟盗窃没关系!”
  “对,把人打伤了还有理么?”
  “他们交个人出来也让我们打残!”
  村民们叫喊声此起彼伏,现场乱成一片。方晟平静地站在车头,双手负在背后看着大家,等声音渐渐小了突然一指远处:
  “你们几个住手!告诉你们,这会儿四周都有丨警丨察在录像,趁乱偷窃材料的一个跑不了!”
  这句话起到一定震慑作用,因为村民们不知暗处到底有多少丨警丨察,是不是真的录像。

  方晟续道:“你们不承认两件事之间有关联,那就是无理取闹,好比我方晟坐在家里看电视,怎么会捱打?正因为我听说这儿出问题了,主动跑过来才有被打甚至打废的可能,大家说是不是?”
  有些村民笑了起来,情绪比刚才明显缓和。
  “小六子盗窃钢材,警方肯定要追究的,到底偷了多少,涉案金额有多大,拘留还是判刑,这个要严格按照办案程序处理,丝毫不能含糊,乡亲们,法律是神圣的,你们,我,都得敬畏法律,尊重法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是一句空话!”
  工地间静静的,只有田野的夜风掠过的声音。
  “下面谈到打废的问题,这事儿有点敏感,在场有没有妇女同志,有的话暂时回避一下。”
  包括壮汉在内的村民们都笑了,纷纷说“没有”、“快说吧”。

  “首先我声明绝对相信医院的检测报告,这是定性的依据;其次要说明的是,有时候啊男人那活儿见不得人多,你说医院那种环境下,周围围一群大老爷们,让它硬就硬啊?你们这会儿站出来试试!”
  村民们哄堂大笑,有村民叫道“我能!”
  “所以说那活儿挨了几下,受到惊吓,一时半会儿硬不了也正常,没准过几天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它就偷偷摸摸硬了,小六子也不好意思告诉你们,只有他媳妇知道……”
  日期:2018-04-07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