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5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国安的领导们不全是蠢货,自然会明白近期国内肯定不会安生,分派任务的时候,你主动请缨负责江州省的地界,只要你成了这一亩三分地的总指挥,调查方式怎么侧重,还不是你说了算吗?”
  裴子衿的眼睛亮了起来,放在他嘴边的手顺势拍了拍他的脸,笑道:“你果然是个造势借势的高手,以我对江州省的熟悉程度,到时候上面会派我来的可能性至少也有七成,只不过,这样一来,你就得多做些准备来补上谎言的漏洞了。
  比如,你要让柳白竹详细的形容出她所经历那十四场暗杀的全部过程。还有,关于救她逃离西欧以及怎么回来的方法,也得尽量自圆其说。
  最最关键的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上面肯定会派人来询问你,我个人的建议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一个名叫‘摆渡者’的组织上面。”

  “摆渡者?”萧晋挑挑眉毛,“听这名字像是个专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
  裴子衿点头:“你这么理解也没什么错。据说‘摆渡者’的创始人名叫卡伦,跟希腊神话中的冥河摆渡神同名,他创建的这个组织很神秘,业务也非常的繁杂,简单来讲的话,你可以把它当做是黑暗世界的一家运输公司,只不过它没有限制,什么都运。
  只要你付得起价钱,哪怕是核弹头,他们也敢接下,而且完全不用担心它们的信誉问题。当然,到目前为止,还没人那么做过罢了。
  因为收费高昂,它们最常见的业务就是帮一些重要的或者臭名昭著的大人物跑路,甚至许多国家前政要的流亡过程中都有它们的影子,在整个世界的黑白两界都吃得很开。

  所以,虽然总是会因为某次单一任务触犯法律而被国际刑警追捕,但迄今也没有一个国家政府打算将它彻底剿灭。”
  “这是自然。”萧晋笑着说,“不管是多牛逼的人物,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倒霉,‘摆渡者’在黑暗世界混的如鱼得水,留着它们就等于留了一条万不得已时的退路。那个叫卡伦的家伙,绝对称得上是位天才,而且不比‘马戏团’的创建者差!”
  “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查阅过有关‘摆渡者’的资料。”
  裴子衿没理会他充满了赞叹和羡慕的口气,又道,“按照它们的收费标准,如果真的聘请它们出手营救柳白竹的话,至少需要一百万美金,再加上你编造出的那十四位马戏团顶尖杀手,任务等级起码要上升两级,最终的花费绝不会低于五百万美元。

  所以,你还需要尽快在国外的某个避税天堂弄一个空头账户,分两次将五十万和四百五十万美金转进去,我会帮你把第一笔五十万美金的转账记录改成二十天前。”
  论急智,裴子衿肯定比不上萧晋,但若论起谋划和细节,萧晋就拍马也赶不上特务出身的裴子衿了。
  因此,尽管办法是自己刚刚才想出来的,但对于裴子衿在这之前就已经调查和准备好各种可能所需的情报与资料,萧晋一点都不奇怪。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计划已经做好了,剩下的就要看老天给不给面子,再琢磨也没啥大用。
  脑子一清闲,花花肠子就冒出来篡了位,萧晋的一只手悄没声息的就消失在了裴子衿的衣摆下面。
  “我怎么觉着,自从咱们认识以来,你就在不停的触犯法律和条例啊?”
  裴子衿当然不可能感觉不到他的那只手在哪儿,却没有阻止,只是一双眼睛慢慢的开始变得水润起来。
  “那是因为以前你不认识我。我们这样的人,本来就是目标性的动物,只要能完成任务,只要最终得利的是国家,法律和条例根本就不重要,我们个人的一点得失和道德操守更加不重要。”

  用三根手指熟练地解开她后背上的文胸扣,萧晋闭着眼一寸寸的往前摸索,口中却笑道:“还别说,我倒挺适合加入你们的。当然,我比你们多了个前提,那就是绝不擅自随便牺牲无辜者的利益和性命,尤其是我所珍视的人。”
  “如果,”裴子衿低头看着他,很认真地问,“我是说如果你身边的某个人被绑架了,对方要求你说出重要的国家机密,你会怎么做?”
  “我会毫不犹豫的说出来。”萧晋想都不想就回答道,“只要我确定自己没办法救出那个人,那我就会干脆的束手就擒,哪怕事后被千夫所指、被全国的百姓一人一口的撕咬分食、唾骂千年,也在所不惜!”
  “那你的弱点可就太多了,不管是谁,只要抓到了一个你身边的人,就能左右你的命运。”
  “没办法,我从来都没有过什么远大的理想,最大的愿望就是守着自己所爱的人混吃等死,所以这是根本不可能改变的事情,除了豁出命去保护她们,别无他法。”

  裴子衿叹了口气,将他的手从怀里抽出来,郁闷道:“我现在开始后悔把你拉进国安了,以后你能不立功就不要立功,最好一辈子都是一个接触不到核心秘密的编外人员。”
  “这正是我的想法。”萧晋呵呵笑道,“刚才我说的话虽然光棍,但能避免当然更好,什么国家机密我都不知道,自然就不会有人找我逼问那些事,我的家人也能更安全一点,两全其美。”
  对于这货的惫懒,裴子衿已经完全绝望了,摇摇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便向卧室走去。“昨晚查资料查了一夜,今天又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就只在飞机上眯了两个小时,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哈?”萧晋傻了眼,刚刚还又摸又捏的,眼看着气氛就要到了,这娘们儿突然给泼了一盆子凉水,女人心就算再是海底针,也不带这么玩儿的呀!
  “那什么,我是医生你又不是不知道,按摩推拿可是拿手好戏,包你什么疲乏都不是事儿。”他不甘心的说道。
  裴子衿回眸一笑,进卧室关上了门。
  摇摇头,将自己杯子里的酒液一饮而尽,他郁闷的起身刚往房门走了两步,忽然卧室门又打了开来。

  裴子衿倚在门框上,看似随意的问:“你所珍视的人是指家人和那些跟你已经确定了关系的女人吗?”
  萧晋不明白她专门问这个干嘛,还以为她又改了主意,贱兮兮的凑过去说:“当然不只是她们啦!你以为我这次为什么非得牺牲这么大把柳白竹救回来?亲情爱情友情奸情,只要是情,我一个都不会轻视。”
  看样子裴子衿很满意,冲他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脸,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差点撞到他的鼻子。
  萧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张嘴结舌半天,最终还是只能摇摇头,转身离去。
  卧室里,裴子衿背靠着房门,一只手用力的摁住自己胸口,似乎想要压制住那里的剧烈起伏。
  人这一辈子,只要不是真正六根清净的高僧大德,从生到死都不过是在满足自己一个又一个的**罢了。
  饿肚子的想要吃饱饭,没钱的想要变成大富翁,热衷权力的拼命在体制内爬,孤独的做梦都希望能有个伴。**有大有小,有好有坏,有的卑鄙,有的无私,不管是什么,只要得到了就是幸福,得不到的人生就是痛苦。
  日期:2018-02-1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