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4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续断重新拿起那本古书,翻到很后面的位置,“这里写着,凡是蛊毒,进入人的身体之后,长时间不取出来的话,蛊虫随时会有融化成血的危险,会化成血的原因有很多,如说蛊的人不小心吸收了妖气,或者蛊虫和身体产生排斥等等,我想,会不会是因为你用了黑符,造成法术冲突,不止让你变了性,还让蛊虫融成了血,进入了你的血管?”

  “我更好的是,我怎么突然间会变回女孩子?”
  “蛊虫发作的时候,刺激了你的雌雄激素,反而让你恢复了正常,除了这个解释,我也想不出更加合理的原因,毕竟我们引魂派不是用毒和用蛊的世家。我刚才用天眼看见你体内的血管有一半几乎是黑的,不是静脉血那种黑色,而是泛着金色粉末的黑血,我想,那应该是蛊虫融进你血管里的证据。”
  “好恶心,竟然进了我血管,那我岂不是要把身体里的血全部放干,才有可能把它驱逐出去,先放干血,再输新血进身体里,这样的大手术,哪怕找世界医术最精明的医生来做,都绝没有百分百的成功率。”
  “不必放血。”他把书翻过来,举到南宫兜铃眼前,“很庆幸,这几页没有缺失,书写了,如果蛊虫化成了血,可以通过火灸的方法,把把毒血从身体里逼出来,只要照着这个穴位图的指示进行火炙疗法行,你有救了,我会全力以赴治疗你,不会让你死。”
  南宫兜铃被他这真挚无的眼神感动,虚弱笑了一下。
  对他的埋怨和生气瞬间烟消云散。

  李续断出去又回来了,拿来一盏烧灯油的莲花灯,用火柴点亮,他望着她,“我开始了。”
  她点头,批准了他的行动。
  他挽起衣袖,依照书的图示,从冰块抓起她的手臂,托起莲花灯,将炙热的火焰放置在她小臂下方,微微灼烧她的皮肤。
  火焰并未触及她的皮肤,但离她雪白柔嫩的皮肉仅仅相距一厘米,足以令她感受到近似烧伤的痛楚。
  她不禁咬住嘴唇,闷闷叫了一声,强忍住。
  她可不是懦夫。
  怎么都蛊毒引起的发痒要好。
  李续断托起她脑袋,在她后颈位置灼烧,星点高热舔着她肌肤,叫她疼的抓住了李续断的衣角。
  他并未出言安慰。
  她也不需要他哄她,只求这个过程尽快结束。
  他转移到下方的穴位,挽起她宽松的裤脚,分别在她大腿近臀部的位置、脚踝侧和脚心这三处依序进行火炙。
  南宫兜铃渐渐感觉到,身体内部翻涌起某种异常的反应。
  耳朵轰鸣,接着心脏绞痛,肺部在肋骨里肿胀起来,然后,她的胃也开始胀痛,这股疼痛一路往下漫延,最终凝结在她肠胃附近。

  南宫兜铃惊慌的说:“师……师叔,我要拉肚子了!”
  “不是吧?在这种时候?”
  “肚子好痛,不舒服,像要拉肚子一样痛!”
  “可我还差一步能把毒血逼出来了。”

  “不行,我忍不住了,要出来了,你快出去,我不要你看见!”简直太糗了!
  李续断正想从浴缸边缘起身。
  南宫兜铃五官扭曲,臀部异样;
  灼热无;
  涌起一股被撑破的感觉,她猛地抓住他衣袖,神情像生孩子一样,满头热汗,嘶哑的喊叫,“啊!有什么出来了!”
  她的睡裤下,布料在蠕动,一个圆形的头部在布料下乱拱,起码有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长长的身体在裤裆里摇摇摆摆。
  这不是拉肚子,这是拉蛊虫才对!火炙确实把蛊虫从血管逼了出来,还让它恢复了虫体,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大!而且还用这么可怕的方式出场!

  南宫兜铃看见腿间发生的这一幕,吓的哀嚎起来,“师叔,快帮我!”
  “你要我怎么帮?”
  李续断犹豫着要不要扯下她裤子,他隔着布料,很难准确的抓到虫子的身体。
  南宫兜铃急哭了,大滴泪珠滚落下来。
  她才不要告诉他,虫子还有半截软绵绵的身体卡在她里面,她已快被这种感觉吓瘫痪了。
  她无辜的小屁股是造什么孽了,竟然要经历这地狱般的考验。
  虫子一下子要缩头回去,她猛地瞪大双眼,不能!不能前功尽弃,才不要让这恶心巴拉的玩意儿重新回到她体内。
  她再顾不得可怕,双手伸入裤子,握住硕大的虫体,它在她手凶猛的扭动,和她对抗。
  握住这虫子时的触觉她终生都不要再想起,像徒手握住一截活的肠子。
  她咬着牙,伸直双脚,手臂往裤腰探出,虫子的身形随之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下;
  她手心里死死勒紧虫子的头部,往外拉扯,努力想把它从身体里拔出来。

  李续断在旁边捂着嘴,已经给这个场面惊吓的没了反应,估计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惊悚的画面。
  她怨恨的说:“为什么不告诉我,会把虫子从我那儿逼出来!”
  “书没写会从哪里出来,我以为会从嘴巴里吐出来,没想到,居然是下面……”
  南宫兜铃没精力和他废话,将虫子拖曳到自己眼前,她近距离的望着虫子那黑黝黝的浑浊眼球,和一截一截蠕动的绿色身体,面还有细细的绒毛,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感觉像沉寂了一万年的火山,在一瞬间喷发了出来。
  她下半身一阵放松,听到虫子的尾巴在空气抖动的声音;
  它整个出来了,天啊,她手臂还要粗壮,难以想象这东西是从她身体里拽出来的。
  绿色的蚕体拼命的挣扎,突然间,它肥硕的肚子崩出无数的突起,每个突起都如同小小的触手,朝不同方向蠕动;
  这些突触密密麻麻,像深海里那些活的珊瑚触须,在她眼前动来动去的形态,叫人忍不住一阵反胃;
  是它的虫腿从身体里长了出来,这些突起纷纷带刺,狠狠扎在她手臂,南宫兜铃霎时寒毛直竖,冷汗狂飙,疼的松开双手;
  虫子跳出浴缸,啪叽一声摔在瓷砖地,灵活耸动身体迅速往外爬去。
  瓷砖地丝毫没有拖累它的行动,它跳出浴室,爬向房门,南宫兜铃看见它的身影转瞬间消失在房门外。

  “师叔,别让它跑了!那东西是活的,太危险!”
  李续断立即追出去。
  南宫兜铃躺在浴缸里大口大口的喘气,静静的歇息,几秒前的一幕她不敢再回想。
  她颤抖着身体,从浴缸里爬起来,拧开花洒,让热热的水流浇透她身体。
  她极力想要忘记被虫子撑开时的体验,她觉得自己需要静静的在床躺个七八年才能缓过来。

  浴缸里的冰块在热水浇灌下快速融化,她脱掉睡衣,用沐浴露擦洗身体,她一阵恶心,一阵颤栗,好像给人侵犯了一样。
  她身的疼和痒都消失了,但心理的阴影估计永难磨灭。
  她觉得她要预约一个心理医生门辅导才行。
  以后只要一坐到马桶,她肯定要想起这件事,唉,完蛋了,她这创伤该如何抚平?
  还以为解了蛊毒是一件好事,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下场……
  她宁愿蛊虫在体内别出来,把她咬死得了。
  她身刺刺的疼,转头看向身后的全身镜,她周身的皮肤几乎无一处完好,遍布指甲的抓痕,热水一烫辣辣的疼。
  正在花洒下烦恼着,李续断忽然跑进来:“虫子没追……”他愣住,望着她只有水帘包裹的身体,脸色一下子红了。
  南宫兜铃也没想到他这么快折了回来,她以为那条虫子那么凶悍,他起码要费半天功夫。
  他迅速转过身体,背对她,“你既然洗澡,怎么不顺便把门关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