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4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一失去他的拥抱,强烈的空虚感涌心头,她不得已再次用指甲抓挠自己,咽喉、肩膀、手臂、全身各处,无一不令她发痒,不得已狂挠。
  指甲全是鲜血,她看见双臂道道斑驳血痕,但她停不下来,眼大滴泪水滚落,恨不能当场死了算了。
  李续断再次使用入定咒,纸片刚贴她的脑袋,她的瞳孔猛然变成全黑色,见不到一点眼白,李续断骇然失色。
  白符融化成黑浆,从她脸脱落。
  白符消失后,她的眼睛才变回原样。

  “妖气好重,看去不像是单纯的了蛊毒。”李续断说:“你莫非是给妖怪附体了?导致入定咒无效?”
  “我不知道,杀了我……”南宫兜铃什么都不在乎,他既然不想满足她,不肯帮她从欲望解脱,那只能求他结束自己性命。
  “不要放弃,一定会有办法解决。”
  李续断拽住她,将她抛在床。
  南宫兜铃趴在床铺里哀嚎,看见他从窗帘扯下几根绳子,走过来,爬床,坐在她身。
  她望着他,“师叔,你想做什么?”
  他没多说什么,用力把她双手分开,用绳子左右捆绑在床头。
  “师叔!”她痛苦挣扎,想挠无法挠,想死无法死,“放开我!”
  “你再抓下去,身要没一块好皮肤了。”
  “你绑着我也没用。“
  “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回来,你忍着。”李续断似乎不放心,从抽屉里拿出一块毛巾,塞进她嘴里,南宫兜铃只能呜呜暗叫。
  “怕你扛不住又想咬断自己舌头,只好委屈你一下。”李续断转身跑出房间。

  南宫兜铃拼命扭动身,想摆脱绳子束缚,但是她的力气所剩无几,意志力溃散,无法专心使用灵气作法,只能瘫倒在床喘气;
  心大骂,李续断居然用这么羞耻的方式把她绑在床,然后这样晾着她不管了,那家伙在搞什么!
  每一秒都漫长得像一个世纪;
  她埋怨他,她甘心抛弃十几年练的法术,也愿把冰清玉洁的身体给他,她对他迷恋痴缠,可他却万般不从,连一个吻都不肯将,似乎抱她都不太情愿,在刚才,哪怕他已起了反应,可他的眼神里依旧写满了排斥、抗拒和犹豫,这一点让她耿耿于怀。
  回忆起前几天,在解决洪水灾难的时刻,她逼他用嘴过灵气给自己,算不亲吻,但嘴对嘴的,一定让他反感得不行。
  念及此处,心脏狠狠揪了起来,他今晚的拒绝让她在感情受到了伤害。
  终于听到他跑回来的动静,他跪在床边,趴在床沿,飞快翻动手一本陈旧厚重的古籍,她斜眼瞥去,只看到书印着竖排的汉字,字体太古老,她看不懂内容。
  李续断却读的异常流畅,“我从书房里找到一本记载蛊毒的古书,面记着两万种制蛊术和解蛊的办法,你的是什么蛊毒?”
  “呜呜呜。”
  “哦,忘记了。”李续断取出她嘴里的毛巾。

  南宫兜铃砸吧砸吧酸痛的腮帮子,挤出力气回答,“催情蛊。”
  “用什么做的蛊引?”
  “我记得是金蚕。”
  “你之前说过,是千仞门的弟子对你下的蛊毒,对吧?”
  李续断飞快翻书,“金蚕……催情蛊……千仞门……”

  听着他嘀嘀咕咕,她耐心全消,双手再次和绳子互相拉扯起来,体内燥热难安,她双腿蜷缩,张开,头往后仰,咬着嘴唇。
  从身体深处抖出来的呻吟,她抬起脚,娇小的脚趾头轻轻踩在他书页,动情的喊道:“师叔……”
  她忍不住又想引诱他行动,蛊虫已令她丧失了全部的羞耻心。
  李续断捏住她脚踝,轻轻放回床铺,他说:“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你现在做的事情,都是蛊虫作祟导致的,不是发自你的真心,你要明白,你此刻提的所有要求,都是一时冲动,是不理智的。”
  是吗?可她觉得她此刻的表现才是最真实,最毫无掩饰的自己。

  “找到了!”李续断兴奋的喊道:“催情蛊,养蚕时,将金漆和金粉混入催情药草,灌入蚕体,每日喂食少许生人肉,佐以黄酒,饲养三年以,期间不可见光……”
  “我不要听怎么制作这个蛊毒的方法,看重点!”
  他又刷刷翻了几页书,用手在书移动,“此蛊喜温不喜寒,进入胃后,会破壁穿入女子子宫,发作前,可让女子吞服碧罗丸用于灭杀蛊虫,配制碧罗丸需炼丹炉一鼎,淬炼时间为三十二天,药方如下:朱砂三两……”他念到这里停下了,“虽然这碧罗丸的配方写得很齐全,但是要炼制三十二天也太久了,根本来不及。”
  南宫兜铃一阵绝望,三十二天?能熬过今晚她谢天谢地了。

  他再次翻页,双眼顿时发亮,“若该蛊毒已经过念咒发作,又苦无解药,则可用寒冰覆盖女子身躯,减缓痛痒。”
  “用寒冰覆盖……”他叨叨念了两遍,接着飞快冲进浴室。
  南宫兜铃听见他往浴缸里哗哗放水的声音。
  接着他跑出来,解开她手腕的绳子,横着抱起她。
  被他涌入怀的刹那,她心潮难定,痴恋的望着他脸。
  她细致的发现,他在刻意的避开她的目光,是不和她对视。
  她好他为何不看自己一眼。

  像绥草说的,如果对她无动于衷,他根本不需要如此逃避。
  他用银针封住了他小腹以下的欲望,但是他封存不了他的心跳,全给南宫兜铃听得一清二楚,他的心跳得纷乱且快。
  她不禁嘴角一勾,师叔的定力并非像她想得那么顽强不屈。
  将她放在浴缸边缘坐着,李续断往放满冷水的浴缸里扔进一张白符,手指放在嘴唇边,轻轻一念,水顿时变成一大块冰。
  他再贴一张白符,又念咒语,冰块霎时破裂,坍塌成形状各异的碎冰块。
  他把她放进浴缸平躺下,双手拨起大量冰块,盖住她的身体。

  南宫兜铃在冰清醒了许多,理智稍稍回归大脑,身子里火烧火燎的感觉得到稍微缓解,不那么痒了,叫她轻松了些。
  但蛊虫撕咬皮肤的痛楚放大了,她皱眉忍耐,起之前那让人一心想求死的搔痒,这啃咬的剧痛根本不算什么。
  李续断坐在浴缸边翻书,“这书太古老了,在一个藏书者的手保管的不妥当,缺失了好几页,怎那么巧,偏偏没了我最需要的这几页。”
  “没关系,不要急,师叔,冰块让我舒服了很多,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曾经用过开天眼的方法,在青龙的内脏附近找到蛊虫的位置,然后用隔空取物将蛊虫拿了出来。你照做一次吧。”
  她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几分钟前,还像个发情的小动物一样,没有脑子,只会顺从身体的渴求,一昧的求欢,在他面前呜咽般的呻吟不停,让她自己都听得面红耳赤;
  如今,她终于变回了平时那个临危不惧的南宫兜铃,冷静沉着的思考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
  李续断放下书,依样画葫芦的实施她的提议;
  他咬破手指,抹血在眼皮,开启天眼,目光沿着她冰块下的身体轮廓下游离,将她内脏反反复复的窥视几遍。
  最终他收回天眼,揉揉鼻梁附近的穴位,“不行,看不见蛊虫的实体。”
  “怎么会看不见?我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虫子在我皮肤底下咬我。”
  “我个人的想法是,你的蛊虫可能已融进你的血里,隔空取物是拿不出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