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4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我一样,我对这方面也没有了解,师父一定懂,但是他不在……我完蛋了。”
  她自暴自弃的趴在他胸口,手指游离他睡衣下的胸肌;
  师叔的肌肉精壮结实,而且不会特别的夸张,紧绷,线条行云流水般流畅,每一寸触感都恰到好处,按下去坚硬却富有弹性,力与美的交织,让人手指头发麻;
  她隔着衣料,感受他腹肌起伏的力气。

  他不是那种让人反感的鼓胀肌肉男,他肌理下的生命鲜活滚热,她用手描绘他肌体表面的轮廓,不可自拔,沉迷其;
  他的体质胖一分太多,瘦一分太弱,不干不瘪,年轻青春,除了刚刚好,她想不到多余的词汇。
  她的腿与他小腹交叠。
  她清晰他的一举一动。

  这只木鱼还未起反应;
  但听他这焦躁的呼吸声,她猜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憋的好苦好苦;
  她不由幻想,他何时才会绷断约束着理智的那条弓弦。
  她自私起来。
  只想他满足自己,不要去理会太多利益,她奢望他能把身外物全抛弃掉,让两人在火接受锻造与捶打;

  看看两具互相搏击的灵魂,到最后会得出个什么成品。
  她已不顾一切,同时期待他也能实现自己这份卑鄙可耻的私欲,只要他愿意把他的全部交出来,那她什么都不要管了。
  没有任何预警,他翻了个身,将她反过来压在地板,左右开弓将她双手按在她耳边位置,用一个烫人心扉的眼神紧紧的与她对视。
  她又喜又怕。
  他终于给她撩拨的忍不住了吗?
  南宫兜铃好像看着一个谜一样,努力去解读他黑眸烧灼的温度,他这双高温流动的目光究竟代表什么意思。
  是想要她,还是不想要她?是想爱她还是不想爱她?是反感,还是喜欢?
  她反复揣测,始终得不出准确结果。
  她能算人命运,却难测师叔的心。
  她突然克制不住的抬起头,嘴唇朝他袭击,他退开两寸,但是,这次撤退并没有特别坚决,好像两位棋手的过招,她失落的把头降落回地面,他却趁机朝前进攻。
  他把头往她低下来,在离她双唇还差一厘米的位置悬停,他眉心紧缩,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不行,我们不可以……你是我师侄女……”
  他猛然推开她,起身要走,她抱住他双腿,以他伟岸的身体为山崖,一路攀爬,李续断无力招架,给她按在墙。
  他只她高一个头,倒方便了她,稍微踮踮脚能将他整个肩膀抱进怀。

  这一抱如同山川移位,引发了翻天覆地的变样,他的防线荡然无存,两人瞬间像一块磁铁黏在一起。
  他颤抖着抬起手,迷乱的搓揉她后背。
  她已弄不懂他在想什么,他在闭着眼睛吻自己的耳垂、脖颈……直到锁骨。
  他始终避开她的嘴唇,看他表情,感觉得出他乱纷纷的思绪,她想,他可能不清楚自己此刻到底在做些什么。
  他的鼻息充满了迷失。
  南宫兜铃咬着嘴唇,既是享受又是折磨;
  他轻轻啄她肌肤,这般漫长的磨练,只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勾一下点睛之笔,久久不下重手去着力描画任何主题,让她要疯了。
  他的唇她发着高烧的皮肤还烫,她只有一个念头,想和他融化成为一个整体。
  他再次换了个位置,反过来,将她抵在墙面,双手带着一股蛮劲,她低呼一声,大腿猛然给他托起,挂在他腰间。

  南宫兜铃明亮的大眼睛惊慌的看着他。
  她曾经成为过男人,知道他这一分这一秒正在经历什么。
  山峦拔地而起。
  他有了感情,知觉也一并动情。
  他内心深藏的火给她触动了,虽然她不清楚自己是用哪个步骤才打开他的开关的。
  她为之讶异,自己竟然有这样的能力,让一个温柔的男人在突然间变得粗野起来。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嘴唇,好似在跟自己的底线进行最后一场交谈。
  南宫兜铃在这片窒息般的凝视备受煎熬。

  他暂停了。
  她只能痛苦的等候,别无他法。
  她明白他的犹豫。
  失去处子之身后,十几年来的修行都会顷刻间化为乌有。

  她不在乎,他却还深深的在意着。
  她想,修行对他来说可能是人生最头等的大事,而她怎么也不,在他心,她不如法术。
  她用眼神苦苦哀求,哀求他用他那双薄薄的唇为她解解渴,缓缓她在蛊虫作祟下的痛苦,她心哀求他能同情一下自己,用他的吻好好疼爱自己,哪怕只是怜悯她,不是喜欢她,她也甘心接受。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剧烈鼓动。
  一下一下的,如暴雨的巨浪,猛烈击打海岸。
  他也跟她一样,他的心跳如同撞球抵达她的身体。
  余力很轻微,但足以穿透她的骨髓。
  隔着衣服,他让她明白,他同样在备受煎熬。
  她心呐喊,天啊,既然和她一样这么的痛苦,他为何还不吻她?他竟强忍得住?
  他身体已不受控制。
  在做出不可言语的细微动作来了。

  可他理智却还不愿意豁出去。
  她在这骚扰下不知如何是好。
  进行这种隔靴搔痒的游戏对她来说一点也不有趣,简直要命。
  “师叔?我骨头快烧得成炭了。”
  “我感觉到了,你身子很烫。 !”他的声音莫名变得沙哑起来。

  “皮肤底下好像有无数的蚯蚓在肉里面钻啊钻的,你要是不能让我解脱,杀了我,给我一刀,让我好过的点。”
  李续断一听到这话,松开她,一拳砸在她脸旁的墙面,“我怎能跟你一起失控!
  他表情又气又恨,让她惊骇。
  温和的他去了哪里?他竟也有怒意滔天的一面。
  “不要对我发脾气,你不想帮我,走,不要管我,让我自生自灭,但是你不可以生我的气,我也不想这样,我可是遭人陷害才会变得如此丢人。”
  南宫兜铃擦着眼泪,她意志力已是极限,再也没有强忍泪水的能力。
  他挪开她手,用指头替她擦去眼泪,声音放轻了许多,“师叔是在生自己的气,没有怪你,我明明没有蛊毒,却陪着你闹的这么狼狈,既然我这么容易受你影响,只好这样了……”
  他说着,忽然拿出白符,利用“魇魅咒”,直接将符变成一根近十厘米长的细银针。
  南宫兜铃惊讶的看着,想劝他,但是来不及。
  他眼掠过决然的光芒,深深将这根银针扎进自己后腰位置,额头青筋暴起,连南宫兜铃都替他感到疼。
  下面立即没了反应,一片太平,他沉重的喘口气,镇定下来,“我封住了自己下半身的知觉,再不会受你影响了。”
  他意思是说,他的身体和他心肠一样刚强了,她怎么诱惑都打动不了他了。

  他往后走远一大步,彻底的离开她。
  他衣服很乱,仿佛经历过一场战争。
  她也差不多,睡衣下再无他物,领口附近的纽扣早已扯落,凝脂似的肌肤伴随她起伏的呼吸时隐时现;
  她不是自恋,她只是不想虚伪,她自知自己身材是及格的,和同样是十八岁的女孩子相,她算是发育优良的级别,绝不是毫无诱惑力的类型。
  师父平日里笑话她身材平平,可她心知肚明,师父如果不是眼瞎,那是故意气她,只是不想叫她骄傲。
  她才不平,李续断刚才应该领教过了,她是有真材实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