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4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它们在一扇拉着帘子的玻璃门前面停下,形成一个银河系似的光斑漩涡;
  南宫兜铃走过去,尘仙们便从门口四散而去,不对她多做打搅。
  南宫兜铃咬咬牙,挤出力气把门拉开,刚进去一步,噗通摔在地板。
  唉,她现在像一个软脚虾,怎么努力都站不稳。
  屋里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她支撑起身,看见李续断仰躺在床熟睡,身随意的盖着一块薄被单,被子一角放着一本摊开的书,手指头懒洋洋的搭在书页;
  看样子,他还真的是看书看得睡着了,连台灯都忘记关。
  “师叔……”她艰难的拖着双腿爬向床铺,趴在他床角边,拽着他的被子,“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师叔,你醒醒……”
  她剧烈的喘息着,呼吸全喷在他脚背。
  李续断皱皱眉头,睁开眼睛,抬起脑袋,看向她。
  因为摔了一跤,南宫兜铃头发凌乱,刘海遮住整张脸,她努力让视线透过眼前厚厚的、乱蓬蓬的头发丝,语气阴森恐怖的喊道:“帮帮我……”
  他条件反射般大喊一声:“哪里来的女鬼?”缩起腿,脚板心用力朝对方脸颊踢了过去。
  南宫兜铃感觉好像给一辆大卡车迎面撞飞,“哇啊!”身体往后扑倒,大字型的在地滑开好远,哐当撞在矮脚柜才停下。
  她晕乎乎的撑起身体,柜子的笔筒和书本哗啦啦坠落,又给她脑门一顿暴击;
  最终一本砖头厚的字典啪的一下砸在她天灵盖,南宫兜铃眼白一翻,再次趴倒在地,在眩晕睁大凄惨的双眼,看着在眼前转动的天花板。
  “师叔你……”她语带哭腔,“太过分了,不帮我算了,还踢我,你好狠的心……”
  “兜铃的声音?兜铃,是你?”
  她听见他跑过来的声响,接着后背给他强壮的手臂托起来;
  她一碰到他温暖的体温,瞬间瘫软在他怀,脸颊窝在他脖颈下大口喘气;

  和他如此靠近,她哪还能保持理智,所有仁义道德、矜持委婉都全线崩溃。
  她不顾一切的渴求他;
  她要他,什么都可以不顾,她只要他;
  身子下,帐篷高耸。
  炙火般的热铁顶住他的腹部;
  把李续断吓的一怔,低头去瞧发生什么事,看到她竟诞生如此勇猛的反应;

  李续断霎时间一脸的冷汗,从未见他如此惊恐过。
  南宫兜铃双手揽住他脖子,强行要把他脸压下来,嘴唇高高的嘟起,疯狂的想要亲他。
  “兜铃,你怎么又来这招?你好不对劲!”李续断拼命往后撤退,她则用尽吃奶的气力将他拽回来。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南宫兜铃也不愿意对他做出这么羞死人的索吻动作,可是她现今满脑子只想跟他肌肤相亲,根本做不出任何抵抗。
  丢脸也没有办法,她的心赢不了她的身体,只能妥协自己的欲望,无发狂的想要品尝他嘴唇的滋味。
  “你还是男子的身体,你这样,师叔我很为难……”

  “我也不想的……”她才不理自己是男是女,或者不男不女,她脑袋没法清醒,唯一的想法是了他。
  李续断立即伸出手指,点了一下她肩胛骨附近的地锦、凤尾两个穴位。
  南宫兜铃却反而把他搂得更紧,用力吸嗅他头发和颈间的气味,啊,他的气味……让她整个心灵都在颤抖。
  “师叔,你想点我穴位?”
  “似乎没用,根本不能将你定住。”
  李续断顺手从睡衣口袋里拿出白符,贴在她额头,“我试试看入定咒能不能让你安静下来。”
  他正要念咒,她却握住他手,将他指头含在嘴里。
  小野兽般的舌头狂野的绕着他指缝打转。

  李续断望着这一幕,倒抽一口冷气,说话都有些颤抖,“你……你起变化了……”
  南宫兜铃一双眼睛亮闪闪的望着他,不知他指的变化具体是什么;
  只觉得自己变得一秒更没有力气,身体柔软的如同给人去了骨头,好似有万千道火焰裹挟她,有数不清的羽毛在她皮肤来回游动,她不住的亲吻他手指,试图用舌头引他堕落。
  李续断费了一番力气,才把手抽走。
  她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想寻找痒处抓挠,可她不管怎么抓,怎么挠,都解不了痒,指甲深深在皮肤抠出道道红痕。
  她扯开自己的衣领,手指狠狠抓过锁骨,痒胜过疼,弄得她生不如死。
  李续断握住她双手,“别挠了,都挠破皮,出血了。”
  “我难受。”她眼含泪光,嘴巴一张,牙齿咬住舌头,她宁愿咬断舌头,让痛楚盖过麻痒的感觉。
  李续断慌忙掐住她脸颊,强迫她张开嘴,“不要伤害自己。”
  她趁机抽回自己的双手,继续用一种残忍可怕的力气抓自己的全身。
  李续断想尽办法再次想固定她手,又怕她咬舌自残,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她推开他,起身,满屋子发狂,用双手扫去柜子的物品发泄内心苦楚,“好难受!有好多虫子在我皮肤底下咬我!在往我身体深处爬行,在撕我的肉,吸我的血!”
  地面一片狼藉。
  如同瘾君子在经历戒断反应。
  她突然爆发力量,拿起桌一个像是古董的金属座钟,眼睛都不眨一下,用这座钟凶狠的朝自己脑袋砸,“让我昏死过去,我太痛苦!”
  李续断在她身后试图阻止她,和她争抢座钟;

  混乱,他不慎摔倒,重重躺在地,南宫兜铃受他连累,给他大腿一绊,身体朝他扑去。
  座钟脱手飞开,滚落到床底下。
  眼看又要用她的额头把他鼻子撞扁,李续断赶紧伸手,应该是想要扶住她的肩膀,避免和她脸颊对撞;
  眨眼间她身体停在半空,觉得胸口一阵窒息,她低头一看,他竟算错了位置,两只手心严严实实的摁住了娇柔的软玉。
  南宫兜铃大惊失色,她什么时候变回女孩的身体来了?
  师叔刚才说她起了变化,原来说的是这么一回事吗?

  未容她多做思考,李续断的表情意识到自己握住了不该握的地方,慌张的将手一缩,她顺势往下跌,沉重的扑倒在他身;
  这一回,她休想从他身起来,他也难以在她怀解脱。
  她一身都是滚烫的汗水,睡衣湿透了,她缠着他不依不饶;
  她已恢复她原来的性别,她这副身躯仿佛一只软软的猫儿在他怀里撒娇。
  “师叔……”这一声叫唤数不尽的销骨噬魂,连她都没有预料到自己能叫的如此难为情。
  李续断似乎有点走神,她听见他的呼吸也加速了;
  她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暧昧的台灯下,他的瞳孔聚集各种复杂的情绪:挣扎、迟疑,时而掠过一股野性的光芒,隐秘而迅速的遁入他眼眸尽头。

  他也是满头大汗,似乎和她一样受着催情蛊的折磨。
  她低下头,动情的半闭着眼睛,想吻在他双唇,李续断用一根指头按住她嘴唇,“不可以。”
  他的声音听去严厉无。
  “可是,我好热,还有,我特别的想亲你。”
  “难道是你的蛊毒发作了?”
  南宫兜铃艰难的点点头,“你会不会解蛊?”

  “我虽然读过蛊毒方面的典籍,但是我从没实际炼过蛊,更没有亲手解过蛊毒,我不知怎样解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