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2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出老人萧瑟之意,方晟心一动,道:
  “下一届会注重对基层和平民出身的干部的提拔任用?”
  于老爷子难得仰头大笑:“一点就透,孺子可教也。不错,还有比大学生村官更基层的干部吗?尽管你是于家的孙女婿,可你父母都是平民啊,两大要素集于一身,可得好好把握!”
  方晟这才明白上次白杰冲为何提前与自己会面,表达白家拉拢之意,原来传统家族势力遭到空前打压的形势下,自己原本拎不上台面的出身反而成为政治资本,随时能转化为晋升的推力!

  转而,他又想到容上校的告诫……
  周日下午与赵尧尧依依惜别,登上回潇南的航班时,方晟脑中还在回味容上校的叮嘱:
  “因为他们永远站在家族利益角度考虑问题,任何人,包括你方晟在他们眼里只是一枚小棋子,在你能带来最大收益时予以重用,当失去价值时便毫不犹豫抛弃一边,不会有半点怜悯。这帮人,就是一群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的吸血鬼!”
  对于于家的算计,方晟一直怀有戒心;但白家是否如此呢,方晟有些困惑。

  他一直认为由于白翎在白家深受宠爱,白老爷子爱屋及乌对他多少有些照顾。省纪委违反程序突然双规那次,若非白老爷子出手,何世风大概不会提供太大帮助。双规后安然而归,成为方晟仕途上具有传奇色彩的经典之役。
  相比赵母,方晟觉得容上校更象丈母娘。
  后来方晟还问了很多问题,于老爷子有的如实相告,有的含含糊糊,还有的干脆明确说你不必打听,有些事蒙在鼓里更好。
  关于肖挺能否进政治局,于老爷子说哪有这么快?碧海、双江从来没有省委书记兼政治局委员的先例,不会因为他轻易打破惯例,除非几年后换个直辖市,官场变数太大,谁又说得清几年后是怎样的政治格局?
  提到于道明,于老爷子感叹道就留在双江养老吧,挺不错的地方,空气比京都好多了,交通也不堵,何必非要回来?方晟悟出于道明的天花板大概就是享受正部级待遇,但肯定当不上省长。
  政治有时很残酷,玩不起就别玩。于老爷子最后说。
  周一上午没开常委会,人事调整方案仍在紧锣密鼓沟通中,外界盛传书记县长发生严重分歧,原先拟定的人选已换掉大半,方县长还是不满意。
  县长在常委会里占优势,书记不得不退让啊。传言者都用意味深长的口吻说。
  经过两天紧张的调整、平衡,吴郑荣觉得费约周五说的失之简单粗暴,又紧急请示作了些缓冲性部署,费约虽很不满意,但如外界所说,万一再发生争执也没有把握在常委会取得优势,只能忍口气把悬而未决人事调整赶紧敲定。
  中午摆在方晟桌前的方案是这样:蔡怀瑜担任四源镇书记不变;同意采取人才引进方式从梧湘市公丨安丨局调剂一名精英担任县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县正府办主任面向县镇两级机关公开招聘,县委办主任由组织部、宣传部各推荐一名候选人。

  相当于除了第一条,费约基本采纳方晟的意见,只不过打了个折扣——县委办主任内部选拔,算是保留了一点颜面。
  对于蔡怀瑜任镇书记一事,方晟本来并没有狙击的想法,不过当作讨价还价的筹码,既然取得不错的战果,就不必过于计较了。
  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
  周一下午召开县常委会,讨论方晟任县长以来第一次大规模人事调整方案。强势的县委书记加强势的县长,其他常委几乎没有话语权,不到两小时便“一致通过”组织部门的提名。
  蔡怀瑜如愿以偿担任四源镇书记;
  邱秋不再兼任四源镇书记,协助县委书记分管统战部、统一战线、民族宗教、党外干部管理和开放型经济工作;
  贾恩复担任县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
  其他调整职务的六十多人次,近一半是费约的人,其他要么按方晟的要求选拔中青年干部,要么适当照顾常委们的关系户,总之是确保费约利益前提下的皆大欢喜。
  周三组织部门正式公布县正府办公开招聘主任的通告,一时间成为轰动江业的新闻。经过报名、初审、笔试,然后方晟亲自担任主考官进行面试,最终经贸委办公室副主任柯祖华胜出,成为江业官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人事调整尘埃落定,一切回归正常。
  江业餐饮业普遍断言小洋葱西餐厅必定昙花一现,不料其表现令人大跌眼镜:每个周末都爆满,不提前预订根本没座;周一到周四晚上按说生意淡些,上座率也有百分之八十左右,“小洋葱”三个字已成为江业高档餐厅的代名词。
  景山寺修复工程第二期两百万资金到账后,各项修复工期强力推进,全景轮廓已经初步形成;三井庵整体搬迁全部结束,三口古井也原样恢复,尼姑们欢天喜地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子。
  新金融街、居民小区、医院学校的建设如火如荼,一天到晚响彻着机器轰鸣声,不过由于地处郊区,对江业县城没有丝毫影响。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期间没发现陈建冬的踪迹,仿佛突然消失似的。方晟提议撤掉暗中保护的两名刑警,严华杰却说陈建冬的性格决定了不可能无疾而终,绝对躲在暗处寻找致命一击,千万不可大意。
  方晟跟随容上校赴京都看望了白翎两次,每次精神都更好些,医生说她的体质和精神状态比预期还强,因此恢复进度出乎意料,估计再休养三四个月就能出院了。
  看望白翎后去于家大院,随着大会日期的临近,于老爷子都很少呆在家里了,据说不堪各方面的访客和说客,躲到京都附近某个深山疗养院与世隔绝。
  这期间为“百亩试验田”工程建设的事,樊红雨到江业来了两趟,都摆出一付公事公办的模样,说完说走丝毫不拖泥带水,方晟对她无可奈何。叶韵倒是约过他好几次,考虑到小洋葱西餐厅人流量大,容易被人发现,方晟说再缓缓。
  范晓灵与他通过一次电话,讨论内城快速通道的拆迁补偿问题,两地宣传口径和补偿标准要统一,否则容易引发矛盾。说到最后,范晓灵幽幽叹了口气,道:
  “以后你不会理了我,是吗?”
  方晟心一软,道:“谁说的?我不能只背*夫之名,却无*夫之实。”
  范晓灵被逗笑了,然后说:“总会有机会的。”
  很长时间没听到周小容的消息,通过叶韵打听,原来一个月前周小容就回碧海了,据说与筹集资金有关。据小道消息最近周小容的资金链似乎出了点问题,梧湘绕城高速有一段已暂时停工,原因是没钱买材料了。

  方晟摇头叹息。他早劝周小容别急于求成,把战线拉得太长。
  举世瞩目的党代会开幕前一天下午,网上传闻四起,涌出各种版本的新一代领导班子名单。机关从领导到办事员都无心工作,或在网络浏览新闻,或三三两两凑到一起议论纷纷。
  方晟也伏在电脑前浏览各类时评,这时江璐轻轻敲门,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