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426节

作者: 人生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锜也受到赵佶的赏识,成为赵佶的亲信侍从人员,并且在实际上掌握了侍卫亲军马军司龙神卫四厢的大权——其他侍卫亲军比刘锜职位高的长官,例如殿帅太尉高俅、副都指挥使驸马都尉曹晟等都只不过挂个名。
  这么优秀的刘锜怎么会没有信心当统帅?

  所以,尽管心潮澎湃,可刘锜还是拜道:“臣遵命。”
  仪度潇洒,谈吐风雅,干练灵活,对上司不卑,对下属不亢,应酬周旋,都能中节,刘锜的这种从容不迫的气度,真是让任何人都喜欢,其中也包括李衍。
  当然,李衍之所以选刘锜为帅,原因指定不是这个。
  李衍选择刘锜为帅,原因有三:

  首先,李衍指挥不了这种一二十万人马参与的大会战、大决战,这种大战需要考虑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李衍十分清楚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才能,而一旦自己硬着头皮上去瞎指挥,有可能就会给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水泊梁山带来灭顶之灾,因此,李衍势必得找一个能指挥得了这种大战的杰出将领代替自己担任统帅,而李衍心中的人选,自然是在历史上指挥过这种大战并取得了大捷的岳飞、韩世忠、吴玠、刘锜之一。

  其次,李衍现在已经有意识的搞均衡了,防止一家独大的局面出现——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让某人一家独大,难保不会激发他的野心,进而就会给自己这个势力带来无法预料的大祸,而且,要是手下没有人才也就罢了,明明手下人才济济,何必要酿此后患?现如今,岳飞、韩世忠、吴玠都已经脱颖而出,而才能丝毫不逊色他们三个的刘锜,却因为运气不行,竟被稍稍次于他们四个一些的杨沂中、王彦、张宪都超过了,这怎么行?

  再次,也是最关键的,此战是在平原地区与游牧民族的骑兵大会战、大决战,而且是对方将投入七万骑兵、己方至少也得投入相同兵力的大会战、大决战,这种大战,李衍手下的将领没有一个打过,就连可以参考之战都没有谁打过,而李衍清楚的记得,刘锜在历史上打的顺昌之战,开创了在平原地区大破金军的记录,打得金军谈刘锜色变,甚至演变成了没有金军将领敢再跟刘锜交手,那一战是金军南侵以来遭到的最重大的惨败之一,震撼了当时金国的统治者,出使金国的洪皓就此战奏报赵构说:“顺昌之役,敌震惧丧魄,燕之珍宝悉取而北,意欲捐燕以南弃之。”,从那个战绩来看,刘锜应该是李衍手下最擅长打平原对骑战的将领。

  总之,李衍最终选中了刘锜指挥这场大战。
  见刘锜接了这幅重担,李衍冲阮小七道:“去搬张椅子放在我下首。”
  整个大帐之中,只有一张椅子,也就是李衍坐的椅子,其他人全都站着,这是君臣之间的规矩。
  其实,宋朝以前大臣们是可以在朝堂之上列坐议事的,只有在上朝和退朝的时候才参拜。

  之所以后来出现只有皇帝坐着大臣们只能站着,是因为赵匡胤做了一件事,从那以后大臣们上朝就只能站着了。
  赵匡胤称帝之后,对上朝时宰相范质(周世宗柴荣的旧臣)坐着论事很不满,认为这不能彰显皇权,就道:“范爱卿,我眼花,你把文书拿过来读给我听。”
  范质听了立即起身上前。
  等范质念完回去,想坐下,却发现椅子没了。
  自那以后,大臣们就只能站着上朝了,直到清朝灭亡都是如此。
  等阮小七搬来椅子放好,李衍一指椅子,对刘锜道:“我就不登台拜帅了,毕竟此非带兵远征,我会同你一块出征,为你观敌掠阵……我强调一遍,我只观敌掠阵,此战在哪打,何时打,怎么打,总之只要是跟此战有关之事,皆由你做主,唯有谁不听你之命,我会替你斩了他……来,在此座坐下,你便是此战的总指挥了。”
  “来,在此座坐下,你便是此战的总指挥了。”

  看着李衍下首的那张椅子,即便沉稳如刘锜,也不禁胸膛起伏不定!
  刘锜不是没见过世面的糙汉。
  特殊的成长经历,让刘锜的见识,不仅比同龄人,甚至比同身份的人,都要广。
  刘锜二十出头的时候就担任了侍卫亲军马军司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绝对可以说是年少就身居高位。

  赵佶的内待总管李彦曾在一个公开的场合跟人打赌说:“如果刘某人没有在五年内当上枢密使,咱家就剜去自己的双眼。”
  杨戬死后,李彦继为大内总管,算是赵佶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甚至可以比肩童贯和梁师成,他敢用他自己的双眼跟别人打赌,可见赵佶有多欣赏刘锜。
  几年前,刘锜带着年轻人炽旺的功名心和强烈的事业心去了京师。
  在那之前,刘锜就听说,京师的禁军,历年来,尤其是在高俅当上了殿帅以后,已**不堪,必须大力淘汰更新,才能重振旗鼓,成为国家的劲旅。
  初生牛犊不怕虎,刘锜很想整顿禁军,为赵佶打造一支能征善战的劲旅,尤其是在赵佶对他表现出了欣赏之后。
  刘锜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人,他知道,要想完成他自己的梦想,他必须得攫取高位。
  因此,刘锜按照赵佶所喜欢的,修养仪表,注意谈吐,干练灵活,对上司不卑,对下属不亢。
  再加上,刘锜强大的背影。
  刘锜很快就成了那个名为掌管天下骑兵的衙门的实际掌控者。

  那时,刘锜才知道,这个衙门其实早已名存实亡,其实际的职务只不过是管理赵佶的一个庞大的仪仗队和留在京师的一支残缺不全的骑兵部队而已。
  刘锜用了大半个月时间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足有万字的整顿计划成交给了赵佶。
  赵佶看过了之后,大赞刘锜的文章和书法,认为刘锜当一个武官有些屈才,应该考取功名转为文官,末了才说了一句,“此事你去跟高俅商议。”
  在那时的刘锜看来,禁军之所以到了那种地步,皆是因为高俅,所以跟谁商议都不能跟高俅商议。
  可刘锜刚想跟赵佶陈述厉害,赵佶就道:“朕要做早课了,爱卿下去吧,有事他日再禀。”

  就这样,做了无数功课的刘锜,被要做早课修炼的赵佶给打发了。
  后来,刘锜慢慢了解到,高俅招“有特长”的禁军将士不招能战的禁军将士主要是为赵佶招的,因为赵佶需要大量的工匠帮他大兴土木。
  刘锜并没有就此放弃。
  东京城中的皇亲国戚、权贵显要跟随着赵佶的风向也都对刘锜抱有好感,有的甚至颠倒过来巴结刘锜、讨刘锜的好——赵佶的嫡亲兄弟,官拜大宗正的燕王赵似,每次举行家宴,都邀请刘锜参加,就连掌握政府大权声势烜赫的太宰王黼、宣和殿大学土蔡攸、殿帅高俅都蓄意结交刘锜。
  日期:2019-01-2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