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4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绥草拍拍她肩膀,“我虽然没有法术,但我驾驭男人的功力是一流的,算你说的那位狐妖千岁出来和我赛勾男人,也未必赢得了我,要达到我这个收放自如的境界,你还需要努力学习。我不对你师叔下手,因为你是我朋友,而我也不缺男人,不过我要是出手,管你师叔定力有多厉害,我也必定能令他摇摇欲坠,手到擒来。”
  “谢谢你手下留情。”南宫兜铃心想,李续断莫非真的会禁不住绥草的诱惑?

  见她一脸愁苦,绥草哈哈大笑,“别担心,撬你墙角我还是人吗?你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南宫兜铃说:“我觉得吧,师叔对我一定没有非分之想,不然,在我变性之前,凭借我这卓绝的容貌,他怎么忍得住不主动过来扑倒我?哼。所以说,他要么是定力一级棒,要么是对我没心。”
  说完她又有点没底,反复跟绥草确定她是否长得丑。
  “你自我感觉呢?”绥草反问,“你连自己美丑都看不出来?”
  “当然看得出来,我每次照镜子,都觉得自己美若天仙,只是我师父天天说我丑,都对我洗脑了,有时候我会怀疑,是不是天底下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自己好美?”
  绥草微笑看着她:“有这份自信,你已经赢了很多女人,讲真的,你不丑,你很漂亮,只是有点土气,成天一双人字拖鞋出门了,从没见你涂过口红,你要是能恢复女儿身好了,让我花点功夫细心的将你打扮起来,你肯定要像个洋娃娃一样可爱,你长着一张娃娃脸,走性感路线有点难,但不是不可能,而且你未必非得追求性感,有许多男人专门喜欢长不大的女孩。最要命的是,你天生有点英气,眼神严肃凌厉的时候,性感十足,雌雄莫辨,我不清楚男人喜不喜欢,反正我特别喜欢你这一点,你每次施展法术,都能把我迷倒,说到这里,我终于想起你像谁了,《倩女幽魂》里面的王祖贤!”

  “真的假的?拿这么顶级的美女来形容我,宣传出去我会不会被人打?我咋觉得我不像呢?”
  “有三分像她够你爽一辈子了,你的眉毛眼睛还有脸的轮廓都和她十分相似,我这种什么都不缺的人,没必要拍任何人的马屁。当然,你的气质是无法高攀她了,可能是你从小练武的缘故,导致你举手投足间都特别豪迈,穿着短裙居然会不顾场合岔开腿来坐,好几次都把我吓坏,优雅几乎和你绝缘。”
  “要我当淑女?束手束脚的,你杀了我得了。”
  “你师叔那么斯,他哪会喜欢一个不懂礼仪的野丫头?为了你师叔,拜托你好好学习一下什么叫做大家闺秀,你一个人的时候,随你抠脚丫还是挖鼻孔,在外人面前,你得像我一样,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要做到典雅贤淑,无可挑剔,让男人一看想娶回家,懂了不?”
  南宫兜铃用力点头,“我懂了,跟诈骗差不多,要在人前卖力表演。”
  “唉!你还是没领悟到精粹!笨蛋!哪是叫你诈骗?不说了!”绥草气得提前离开温泉。
  看着她披挂水珠的姣好身材,优美挺翘的臀线,腰部那曼妙的凹陷,让人忍不住想把手放去,南宫兜铃一阵艳羡,自己何时才能变回原来的性别?
  穿衣服后,绥草跟玳瑁要来一碗天然蜂蜜,回自己房间敷面膜去了。
  南宫兜铃则回到另一个院子,推开落地窗门,任由月亮银光洒落房内。
  她躺在床发呆,从温泉起来后,人总会特别的累,她在这种疲倦的状态下很想师父,她开始后悔自己和他吵架。
  他不止是她老师,还是她父亲,也是她的明灯,和他失去联络后,心情仿佛落叶离开大树,有种颠沛流离的感觉。

  也不知道师父此刻在哪儿,有没有按时吃饭,他老人家找到地方睡觉没有?是不是还在生她的气?
  为了师叔和他闹翻,确实太幼稚了点。
  要是当初嘴巴甜一点,态度软一点,不会失去他了。
  烦恼,渐渐闭眼睛,不一会儿睡着了。
  似乎有什么在她周身的血管里蠕动,迎面有冷风袭来,她打了冷战,自己好像堕入一团迷雾,眼前一片模糊的蓝色光晕。

  她努力眨眨眼睛,对焦视线,发现自己光着脚,一步一步的沿着走廊失神的走动。
  身边漂浮着幽幽蓝光,无数细碎的尘仙萦绕着她,这些不眠不休的小精灵在夜晚看起来格外的浪漫,好像给整栋宝殿罩一层蓝色的薄纱。
  她停下来,望着自己的脚趾头,诧异自己为何会梦游。
  究竟是何时离开床铺的?在夜里又游荡了多长时间?

  在视线清晰之前的事情,她一件都想不起来。
  又是一阵夜风吹来,南宫兜铃霎时间完全清醒,她抱住身体,某种酥痒难耐的痛苦在骨头里作祟;
  浑身好像火烧,清凉的风无法将她降温,火烧的感觉逐渐升高,仿佛置身火炉,令她回忆起自己曾经困在焚化炉受苦的幻象。
  她双膝一跪,腹翻涌热浪狂潮,犹如惊涛骇浪,击打她脆弱的内脏;
  她柔弱的瘫倒在地,呼吸泄出一丝充满无助的呻吟。
  尘仙围绕着她打转,好像在替她焦虑。

  似乎有人舔她脊背般,痒得难以忍受,她觉得快死了,这种感受似曾相识,失控的喘息间,她终于反应过来,催情蛊发作了。
  在此之前,一直有银铃儿替她冻结着蛊虫,铃铛刚取下来的时候没有发作,她还以为自己的胃强大到把蛊虫消化掉了,没想到蛊虫只是延后了行动而已。
  是她太粗心大意,没太多关注体内的蛊毒。
  齐天法师死了,已经无法找他解毒,万能的师父又不在身边,怎么办?
  渺无头绪,她轻轻喊着自己唯一能够依赖的人,“师叔……”
  只有他能帮助自己了。
  她叫的像蚊子一样小声,听得见才有鬼,可她实在没有力气扯开嗓子喊叫,只能软绵绵的喊着师叔师叔的,声声呼唤如同鼻息那般轻微,没法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她又不知道李续断的房间在哪里,尽虚宝殿这么大,要找到他谈何容易?
  她的手腕被蓝色的尘仙缠绕住,她顺着尘仙游离的方向望去,蓝色的光芒在她面前的走廊凝集成一条绚丽的绸带状,似乎在指引她某条出路。

  南宫兜铃扶着柱子,勉强撑起身体,跌跌撞撞的沿着这条绸带暗示的方向前进。
  她一会儿无力的靠在柱子,一会儿柔软的趴在墙面,费尽千辛万苦,才看见绸带停留的终点。
  日期:2018-02-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