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3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绥草扬起骄傲的嘴角。
  “你别逼我……”南宫兜铃按耐不住,举起左手,竖起两根指头放在嘴唇边。
  “怎么,要用法术来对付我?我可什么都没做,为了一个男人和你最好的朋友反目成仇,值得吗?”
  “最好的朋友是不会这样对我的!你说那么多伤我心的话,你还有脸推卸。”
  南宫兜铃身没有白符,手指在桌面的花瓶划过,念下隐形咒,花瓶疾如闪电朝绥草飞去。

  李续断的动作更是快的让人眼花,手臂伸出,转瞬间在半空拦截住花瓶,里面的花束和水微微摇晃,但是安然无恙。
  绥草脸原本惊慌不已,因为李续断的搭救,重新恢复了平静。
  李续断把花瓶放回桌,“兜铃,你别这么无理取闹。”
  他居然当着绥草的面这么直白的教训自己,让她自尊心受挫,霎时委屈得不行,鼻子一酸,“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她转头朝外跑去。
  “诶诶诶!”绥草慌忙跑过来,揪住她手,“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和你闹着玩的。”
  南宫兜铃眼红红的看她:“你刚才那么认真的在和他调情,那是闹着玩?你长得这么漂亮,你要是认真的去迷惑一个男生,你一定会成功的。”
  “哈,笨蛋!”绥草打了一下她的脑袋,接着紧紧的抱住她,南宫兜铃感到这场面峰回路转、跌宕起伏的。

  “你醒了我很开心。”绥草的拥抱好温暖,好柔软。
  南宫兜铃对她多大火气都爆发不出来了。
  南宫兜铃察觉到,自己变成男性之后,身体对柔软的东西特别敏感,在女人的拥抱和对方头发香味的困扰下,胸腔里莫名诞生一种很怪的渴望,刺刺的电流在皮肤底下叫嚣,热血在血管里翻涌,不由得也抱紧了绥草。
  南宫兜铃很明显的感觉到绥草富有弹性的大腿紧紧压迫她,还有绥草那傲人的丰满也亲密无间的摁在她胸口,南宫兜铃眨眨眼睛,男人抱女人,原来是这样的触觉。

  因为女人和自己的身体完全相反,那么的柔软,如同一团带着温度的抱枕,令人不自觉的沉迷。
  南宫兜铃皱起眉,觉得绥草的大腿在蹭她。
  忽然间,绥草猛地将她推开,双手扶在她肩膀,一脸错愕,“你不是吧?”
  “我怎么了?”
  绥草眼神惊恐,低头一看,南宫兜铃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自己的睡裤像一顶高原的小帐篷似的。
  高耸提拔。
  “呜哇!这是啥!”南宫兜铃绥草还要激动,将她一把推开,手足无措的走来走去。
  绥草说:“你冷静点。”
  “我居然控制不住它,这不是我身的一部分吗?为什么我没法让它自由的下降啊!绥草,快帮我!这样好可怕!而且还有种火烧的疼痛,很不舒服!”
  “喂喂喂,这种问题你应该请教专家,不应该问我这个女孩子。”
  两人都同时望向饭桌边坐着的李续断,李续断慌忙拿起碗筷拼命的扒饭。
  南宫兜铃冲过去,挺起肚子,把小帐篷送到他面前,“喂师叔,怎么办!你当男人的经验怎么也我丰富,这事你也经历过吧!快帮我摆平!”
  李续断不慎噎住,扭过头拼命咳嗽,是不去看她。
  绥草一拍手,“我知道了!”
  南宫兜铃看着她一阵风似的卷进敞开门的厨房,从正在水槽里洗碗的玳瑁手抢过一个湿漉漉的平底锅,高举在空,仿佛一个走路生风的球选手,大步冲过来,“兜铃,我来帮你!”
  南宫兜铃僵在原地,一时间被绥草这凶猛的阵势吓傻了。
  李续断同时望见这一幕,连咳嗽也一并忘记。
  一声闷响,绥草用力把平底锅砸在南宫兜铃胯下的喜马拉雅山。
  空气沉寂了几秒。
  绥草撤开平底锅,问:“怎样了,摆平了没?”
  李续断瞪着大大的眼睛,惊恐的问:“兜铃,你现在什么感受?”
  南宫兜铃感到眼睫毛湿漉漉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镇定的看了看两人,说话声走了调,“我哼好,我是说,我很好。”
  南宫兜铃又说,“失陪一会儿。”
  她夹着双腿,一步步挪动到餐厅外面的走廊,在李续断和绥草看不见的地方,南宫兜铃咬住拳头,释放痛苦,尽力不让自己在这无法形容的剧痛爆炸。
  此刻,她满肚子只有脏话。
  怎么会那么痛!不过是给平底锅砸了一下而已,差点要直接升天了,这种痛苦连绵不断,像小脚趾踢到桌脚的瞬间,又突然有一根高跟鞋踩了去,接着再给一辆大货车加速碾了过去,最后还有人用铁锤狠狠砸了一下,差不多是这种感受。
  南宫兜铃捂着双腿,靠在墙面绝望凄惨的摆头,眼泪几乎要簌簌流下。
  男人的门把手脆弱的不如一根手指头,一点点小小的风浪都承受不住,叫她很是鄙视。

  身无端端多了这么一处致命的死穴,不由得同情李续断,她现在找到弄死他的诀窍了,竟然是这么的简单,不管他法术多高超,只要有机会来招猴子偷桃他必死无疑了。
  想着想着还有点跃跃欲试,她在努力的转移对痛苦的关注。
  “兜铃,你还好吧。”绥草的声音回荡在脑后。
  南宫兜铃立即挺直腰板,优雅的回头,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I’mfine,thankyou。”

  绥草双手握着平底锅,李续断则站在她身后,彼此都用一种关切的眼神看着她。
  南宫兜铃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说:“真的没事了,你看,平了,好自在啊。”
  她假装掸灰尘一样,拍了拍裤子,走回餐厅。
  趁他们两人还未过来,南宫兜铃悄悄露出呲牙咧嘴的表情,艰难的坐进椅子里,接着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最痛的巅峰已经过去,还剩下隐隐的痛楚,她忍得住。
  李续断坐回原位,“师侄女一定是天赋人,虽然变了性别,但却一般的男人厉害百倍,佩服。”
  他讲的这么认真,她只好挤出谦虚的笑容来应对。
  绥草顺手把平底锅还给玳瑁,坐在南宫兜铃对面,拿起筷子夹菜吃饭。

  南宫兜铃看着她,“你还没解释清楚,你刚才演的是哪一出?”
  绥草把饭咽下,“都说了是逗你玩的,我没事勾引他干什么,我又不缺男朋友,我现在有十几个备胎,每天发短信打电话都快忙死了,我本来无心关注你师叔,谁让你劈头盖脸诬赖我勾引他,我跟你赌气,顺着你的话说下去而已,没想到你真的生气,差点哭鼻子了。”
  “我才没有哭。”
  “眼睛都红了,你不用狡辩了。”绥草瞥了一眼李续断,“你放心,这身衣服是新的,不是他穿过的,他也不好意思借旧衣服给我,而且,我穿成这样在你师叔面前晃了一整天,他都没半点反应,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这么漂亮的大长腿,他居然视若无睹,我怀疑你师叔真的是同性恋,你走运了。”
  李续断手一滑,险些打烂碗。
  南宫兜铃也差点噎住。

  李续断说:“你耍兜铃好了,别耍我,你睡个午觉,却一口气睡到了天黑,这么长时间,不会头晕?”
  “还好,我在学校都这么睡,从下午第一节课睡到放学,睡习惯了。
  南宫兜铃忽然想起一件事,大叫一声,“啊!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差点忘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