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2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报警必出,有事必查,不管领导还是普通百姓都必须配合警方工作。既然要捉奸,那请进吧。”
  说完让到旁边,两名丨警丨察躇踌着不敢进,反而四个汉子一涌而入,然后象警犬似的东张西望。
  两名丨警丨察板着脸站在门口,冷眼看他们搜查。
  这是个九十平米的小套,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三十秒就能走一圈。汉子们粗粗一扫没看到方晟,当时额头上冷汗就下来了!
  怎么可能的事?方晟难道会飞遁术凭空消失?
  他们疯了似的打开所有壁柜,将床下、桌里、沙发后、阳台上统统搜了一遍,还是没有。
  方晟真的消失了!

  范晓灵嘴角含着冷笑,神定气闲看着四个小丑来回穿梭,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两名丨警丨察至此已心中有数,人家早有防备,你们上门搞毛啊,索性一言不发让汉子们继续翻找。
  九十平米的房子有什么好搜的?四个汉子从第一遍找不到人开始就心知今天完蛋了,肯定某个环节出了岔子,之后几遍不过徒劳而已。
  满头大汗站到丨警丨察面前,一个汉子先前嚣张的气焰全然不见,结结巴巴道:
  “没……没找到……”
  范晓灵脸一沉,露出领导的威严:“你确定屋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好像……是……”
  “丨警丨察同志,”她转过脸道,“你们都听到了,接下来报假警应该怎么处理,你们看着办!”
  “范区长请放心,我们一定严肃处理!”
  两名丨警丨察大声道,然后严厉地指着汉子们说,“你们几个,跟我们回去调查!”
  看着他们垂头丧气跟着丨警丨察离开的背影,范晓灵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当初买房时她就考虑把父母接到梧湘,但出于两个原因决定不跟父母合住,而是买两个小套:一是她离婚后或许会再婚,即使不再婚偶尔结交男朋友,家里有老人终究不太方便;二是她非常担心丈夫会上门闹事,既让父母闹心,自己也会很难堪。
  她跟小区一位女销售主管谈得来,隐约透露自己的想法,对方便给她出了这个主意,即:买两个相邻的小套,但不在一个单元;两套之间打通,门锁开在范晓灵这边。这样一来范晓灵能自由进入看望父母亲,一旦丈夫堵门闹事,又能安然从父母亲住的那个单元离开。
  想不到丈夫一次没来,倒是差点被人捉奸的紧要关头派上用场!可惜啊可惜,这一来想必方晟如惊弓之鸟,再也不敢跟自己亲近了。想到这里范晓灵幽幽叹了口气,决定明天打电话给公丨安丨局施加压力,绝对不能便宜今晚这几个混蛋!
  秀水华亭大门口,陈建冬没等到方晟被押出来,却吃惊地看着四名手下象被赶鸭子似的上了警车,旋即呼啸而去,完全懵了,不清楚1210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打电话给他们,手机已被收缴并关机,根本无法联系。
  到底怎么回事?事情竟发生如此颠覆性变化!
  陈建冬赶紧打电话给蔡怀瑜,那边正等着好消息呢,一接通便问:
  “方晟被抓起来了吗?”
  “***,不知出了什么岔子,没见到他的影子,我的四个手下反而被警车押走了!”陈建冬悻悻道。
  蔡怀瑜极度失望之下情绪失控,近于怒吼道:“不是说亲眼看见他进了范晓灵房间吗?你们这点事都办不好?”
  “怀瑜,我比你更想抓到方晟通奸,但目前情况有了变化就必须及时应对,”陈建冬无奈地说,“首先你得设法打听下事情来龙去脉,其次疏通关系把人弄出来,他们固然都是硬汉子,但时间久了可就难说……”
  “市里的关系很难办呐,我不过是小小秘书,能力有限……”
  没等他说完陈建冬截口道:“我说怀瑜,如今咱们可是一条线上的蚱蜢,我是全程保密的,可他们几个万一绷不住把费书记牵出来,事情可玩大了!”
  “唉,别乱说,费书记根本不知情!”蔡怀瑜赶紧撇清,然后放缓语气道,“别着急,你先到公丨安丨局那边守着,我想办法联系。”
  “最好快点。”陈建冬冷冷道。
  放下电话蔡怀瑜隐隐有些后悔:这条贼船真是上去容易下来难,这回算被缠上了。
  如范晓灵所料,方晟真成了惊弓之鸟,心惊胆寒躲在小树林里等陈建冬的车驶离后又隔了十分钟,才装作老态龙钟的样子一步步出了小区大门,防止有人暗中监视,没敢开自己的车,走到下一个街角拦了辆车。在市区兜了半小时才重回秀水华亭小区,见四下无人发动自己的车。
  上车后方晟才松了口气。
  回到招待所宿舍,赵尧尧还在电脑前专心致志研究技术参数、经济资讯,方晟又冷又累,草草洗了个澡便上床蒙头大睡。大概结结实实受了惊吓,又在夜风里吹了将近一个小时,夜里开始发高烧,最高达到39.2度。赵尧尧给他吃了两颗消炎药,然后不停地换湿毛巾贴在额头上物理降温,折腾到天亮才有所好转,她也疲累之极,蜷伏在他胸前沉沉睡着了。

  看着怀里的赵尧尧,方晟又内疚又懊悔。
  内疚的是这些日子因为白翎受伤,自己欲火中烧,做事有些不经大脑思考,全然忘了应有的警惕和自律;懊悔的是不该招惹范晓灵,上次在霄龙雪山巅峰和她有了亲密举动,后来险些丧命于山顶,还住了几天院,这回又差点被捉奸——不是范晓灵有问题,而是两人八字不合,在一起容易犯冲。
  方晟不迷信,但相信冥冥中自有注定。
  到八点钟再量体温,38.5度。两人都松了口气,赵尧尧不让他上班,非说必须静养一天,方晟拗不过她,只得打电话给正府办请一天假。
  费约则一上班就率领县委官员们到几个重点工程工地上视察,每到一处都发表重要讲话,路过小洋葱西餐厅还进去坐了坐,鼓励叶韵扩大投资,为振兴江业经济多作贡献。

  因为昨天下午常委会投票表决的特大新闻已传遍江业每个角落,今天两位主角的表现格外引人注目,也格外让外界诧异:胜利者称病躲在家中,失败者却耀武扬威到处视察,两人到底演哪出戏?
  殊不知胜利者是真病了,失败者则故作姿态,向外界表明自己仍是江业的最高领导。
  大概是做贼心虚,范晓灵没敢打方晟手机,而是打办公室电话,江璐说方县长发高烧。范晓灵听了难过得差点落下泪来,立即打电话到公丨安丨局“了解”昨晚事件的处理情况,对方会意,严肃地说一定要深查此事,挖出背后指使者!
  言下之意不会轻易释放那四个汉子。
  范晓灵说也要注意方式方法,符合办案程序,把案子查清做实。
  请范区长放心,一有消息我们立即回报。对方保证道。
  此时陈建冬已在公丨安丨局对面守了一夜,由于涉及辖区和夜间换班,加上蔡怀瑜找的渠道不是很顺畅,直到第二天早上上班才大致弄清昨晚1210发生的事。

  陈建冬整个人都不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