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222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后,情绪得到疏解,房微雅才冷静下来,可是脸上的嘲讽和鄙夷依旧没有收掉,而是抱着手得意的看着纪曼说道:
  “怎么,不服吗?我说错了吗?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土女人,这才没多久就成了一览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一看就知道用什么方法,还敢在这种场合出现,也不怕丢人。”
  纪曼抿唇没有说话,也不想说话,俗话说清者自清,纪曼根本就不担心这些谣言,因为不管自己怎么做,总有人看自己不顺眼,想尽方法要害自己。
  反正走到今天这一步她是凭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随便房微雅怎么说。
  纪曼不想搭理房微雅,可是并不代表靳容琛可以容忍,原本看见房微雅他就已经脸色不好了,一张脸早就冷了下来,可是看见她是跟着傅迪来的,而傅迪又没有招惹过自己,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没想到房微雅那么不知好歹。

  辱骂纪曼不说,竟然还想要让纪曼以后抬不起头来,他要是再继续容忍下去,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靳容琛原本挽着纪曼的手变成了搂住她的腰,当着众人的面就把纪曼搂在自己的怀里,让两个人看起来亲密无比。
  纪曼抬起头看向靳容琛,想问他要干什么,可是靳容琛却不回答,看着众人的视线都好奇而且带着看戏的色彩把目光留在他们的身上,他露出得意的笑容,说话不再那么冰冷,带有一丝丝的笑意,对着房微雅说道:
  “是我追求的纪曼,你有意见?”
  靳容琛的话一出,不仅是纪曼,这里所有人都懵了,一脸不可置信的将目光在两个人的身上来回扫视,怎么可能,谁不知道靳容琛是什么人,竟然会主动追求纪曼,这不是在跟他们开玩笑吗?
  可是看见靳容琛一脸认真的样子,众人便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这话无疑为纪曼证明了清白,之前房微雅说的所有话,不过是跳梁小丑一样招人讨厌罢了。

  房微雅的脸色变得难看,可是却没有话反驳,靳容琛都这么说了,她要是再说什么,不就是明显的告诉大家她自己别有居心吗?
  纪曼感觉到一阵心神荡漾,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左边胸口的某个动西,没有规律的动了起来。靳容琛他知不知道,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可是堵死了所有人的路。
  一场小插曲,不足以影响大家的心情,酒会真正开始,靳容琛作为酒会的主人,首先讲话,随后就是每个人的随意活动的时间了。
  到了跳舞的环节,靳容琛拉着纪曼的手在场中央跳着,其他人受到感染也纷纷跟着进去,一边的房微雅,一双眼睛仿佛淬了毒一样盯着纪曼,随后冷笑一声拉着傅迪的手到离纪曼不远不近的地方,两个人也跳了起来,只不过房微雅哦注意力一直在两个人身上。
  随着音乐的节拍和四个人的动作,渐渐的他们的距离就缩短了。房微雅好几次想要用脚和手去绊倒纪曼,可是每次都没有办法让她逃过了。
  这一次房微雅学聪明了,一边和傅迪跳着,一边看着纪曼脚的方向,等看到纪曼的脚要落在某个地方后,她得意一笑,抬起一只脚,过去就准备踩上去。
  可是她的脚还没有放下去,旁边一道力气就把她推到一边,靳容琛冷漠的眼睛扫视着房微雅,像是看死人一样。房微雅因为抬着脚,重心又没有控制好,原本她是想要害纪曼摔倒,结果到头来反而成了她。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笑出声,随后笑声一片,房微雅咬牙,感觉自己今天脸都丢光了,生气的从地上爬起来,恨了纪曼一眼后转身离开。傅迪抱歉的看了靳容琛一眼便追出去了。
  靳容琛和纪曼相视一眼,随后默契的笑出来。酒会结束后,纪曼和靳容琛走在回去的路上,纪曼对靳容琛说:
  “今天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会丢多大的脸。”
  靳容琛听了纪曼的话,笑得一脸邪魅的对着纪曼说道:
  “感谢我?真要感谢我,不如就用你的身体偿还吧,反正房微雅都这么说了,你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她这么说。”

  纪曼震惊的看着靳容琛,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等她问什么,靳容琛随后来了一句开玩笑的,纪曼才松了口气,结果还没有等她的气松完,靳容琛紧接着把她抵在墙角,凑近纪曼说道:
  “我喜欢你,所以不止要你的身体,还要你的心。”
  “……”
  静,静得可怕,纪曼这一次是真的傻了,她没听错吧,靳容琛竟然在跟她表白,她会不会是幻听了?
  纪曼以为靳容琛是喝多了,劝靳容琛别闹了,送他回家。靳容琛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不甘心的想要去亲吻,纪曼吓得躲开,才知道靳容琛说的是真的,惊慌的把人推开,随后说道:
  “很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我先走了,交往的问题,我会好好考虑的,就这样,晚安。”
  说完不给靳容琛反应的机会,飞一般的逃跑了,仿佛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一样。
  靳容琛看见纪曼落荒而逃的样子,心里无奈又好笑,他好不容易才狠下心来表白,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怎么纪曼听了就是一副见鬼的样子,他很吓人吗?还是他的话那么不可信。
  两个人就这么各自怀着心事过了一天,第二天纪曼正常去上班,靳容琛却没有去公司,而是来到了母亲卓兰的墓园。从昨天跟纪曼表白后,他就决定今天一定要来一次墓园看看自己的母亲。
  靳容琛特地找了一个宁静的地方安置卓兰,看着上面人照片巧笑嫣然的样子,靳容琛终年冰冷的面上终于浮现了温柔与想念。
  他的母亲,在他心里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美丽的母亲,如果不是因为靳向西和纪一兰,那么现在自己一定和自己的母亲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不是每天都要应对这些麻烦事情。
  “母亲,对不起,我对仇人的女儿动心了,而且事到如今我也明白了,原来我真的爱上了纪曼。”

  说到这里靳容琛跪下去低着头,一副忏悔的样子。他知道他这个样子对不起自己的母亲,可是有些东西,不是说想要控制就能够控制住的,尽管靳容琛最初不愿意看清自己的心,可是现在,一切都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自己的母亲是因为靳向西和纪一兰而死的,可是现在仇人逍遥法外,自己也暂时还没有能力,没有报仇不说,反而还爱上了敌人的女人,这不是不孝不义吗?不过靳容琛不后悔。
  不后悔认识纪曼,不后悔遇到她,更加不会后悔,那天他的表白,他只是说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明白,他爱上谁或许都有理由说得通,可是纪曼,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