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屋里后,通天鼠叫鸭屎到窗户边上,小声说:“虽然咱们这次任务,我付出最多,不过没有鸡头米的规划,我们也不可能这么顺利。所以,我建议让鸡头米排第一,我排第二,你排第三。不过,我们俩都会好好照顾你。你放心就好。”
  鸭屎略有担忧地说:“如果这事今晚就这么成了,我甘愿做老三。你们俩商量好排序就好。这没有什么。不过,如果今晚这事不成,那该怎么说?”

  通天鼠笑着说:“兄弟,哥不跟你客气。如果今天这事不成,咱们再想别的办法。不过,你放心,这个玉镯一定会落到咱们手里。”
  鸭屎苦笑了下,没再继续搭话,而是转脸看向窗外,望着湖里零星的渔船,心里陷入了沉思。
  吃过午饭后,鸭屎、通天鼠、鸡头米退了客栈的房,来到了湖边的约定地点。他们等了很久,并不见狗胜来。
  “这个龟孙子,被逼黏住了?欠日的狗东西。”通天鼠骂道。鸭屎明显可以看到他脸上沁出了汗珠。
  狗胜没有按时到让鸭屎的预感更加强烈,他觉得大家一定被狗胜给耍了。

  等了好久没有等来狗胜,等来的却是一个十二三岁的毛孩子,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说话有点苏北口音。
  “狗胜哥说了,要换个地方和你们谈。”毛孩子说。
  “在哪儿?”通天鼠无法掩饰内心的愤怒,一把抓住了孩子的衣领,将孩子拽了起来。那孩子离地三尺,吓得面如土色。
  “在湖东老运河码头上。”那孩子憋着气,气喘吁吁地说。
  孩子说完,通天鼠将他用力扔进了湖里。那孩子半天才从水里冒上来,拼命向岸边游去。上岸后,连滚带爬地跑了。
  “走吧。别浪费时间了。”鸡头米也预感到了什么,吩咐大家赶紧去码头。
  “如果狗胜真操了我,我今天一定把他眼珠子挖出来。他家里还有一妹,我带兄弟们把他妹日了。”通天鼠怒气冲天地说。
  湖东的老运河码头人流熙攘,很多货船从这里装货,当地的农产品、沙子、木柴等源源不断地被运到南方去。
  刚来到码头,通天鼠就看到前面有七八个拿着枪的人簇拥着狗胜。狗胜在码头边上的一座木屋旁边,坐在榆木椅子上喝茶。他身边的矮桌子上除了茶具外,还放了一个盒子。那盒子是乌木做的,镶着金边。
  通天鼠原本想抓到狗胜一顿饱打,然后再将他宰了。当他来到码头,看到狗屎带了七八个端着火枪的孩子,于是就没了脾气。他立即将怒气消散,微笑着说:“狗哥,怎么换地方了?咱们什么时候行动?兄弟们可还等着呢?”
  狗胜推了下身边的盒子,奸笑着说:“哥,面和得急俏,太稀和,再撒点粉。”
  通天鼠一听有点怒,但又不好发作,咬着牙说:“白面还是棒子面?”
  “吃不起白面,当然是棒子面。”狗胜笑着说。
  日期:2018-02-16 10:21:14
  第43章 窝火的交易
  鸭屎凑到通天鼠旁边小声问:“这哥们啥意思?”
  通天鼠凑到鸭屎耳边说:“咱们之前谈的十根金条,这哥们嫌少,估计要翻倍。这孙子昨晚已经得手了,在要挟我们。”
  “啊,”鸭屎惊讶地说:“不是说好了今晚一起行动吗?”
  “妈的,被他耍了。”通天鼠有点不好意思,明显带气地说。
  “白面、棒子面啥意思?”鸭屎不解地问。
  “白面就是银子,棒子面就是金子。这家伙要我们加钱,要加金子。”通天鼠说。

  通天鼠止住了怒气,走到狗胜身边,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狗胜兄弟,高,实在是高。”
  狗胜笑着露出了金牙,他向旁边几个持枪的孩子招了下手,他们立即解除了警戒的姿势,将枪头朝天,放了下来。
  “咱们没有外人,你们也别讲盗墓行的那些暗语。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怎么着兄弟,生意还能做吗?”鸡头米将通天鼠和鸭屎拉到身后,走上前对狗胜说。
  “鸡头米老哥,你消失前兄弟就在夏镇街听过你的大名。不过,这回不同,小弟我昨晚费了很大的劲儿才从墓里挖出这东西。哥们验过货了,这镯子是个宝贝。十个金条不行。别怪我坐地起价,这东西至少值一百个金条。如果你们给二十个作辛苦费,兄弟们也就没白忙活。”狗胜给鸡头米作揖道。
  “验货。”鸡头米恶狠狠地说。
  “甭着急,先看看金条。”狗胜精明的小眼眨了下说。
  “先给你十个。”鸡头米从通天鼠怀里拿出十根金条说。
  “给二十个才能验货。”狗胜斩钉截铁地说。
  “你们先坐着,给我一会儿时间。”通天鼠说。
  “多久?”狗胜问。

  “半天时间。”通天鼠说。
  “不行,半天内我就转卖别人了。这可是抢手货。”狗胜笑着说。
  “你,你太过分了。要讲规则。不然你会死得很惨。”通天鼠红着脖子说。
  “讲规则?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几天。讲规则是老一辈的事情。如今,谁有这个谁是老大,你们小偷的技术再强能强过枪吗?”狗胜指着持枪的几个孩子说。

  “先给看一眼,我们确认货没有问题,一盅茶的功夫,我就把金条给你补上。”鸭屎站出来说。
  “这位兄弟爽快。不过,如果先看货,那就不是二十个金条了。得二十一个。”狗胜笑着说。
  “我给你二十二个。”鸭屎很冷静地说。
  “鸭屎,”通天鼠拉了下他的胳膊说:“你哪里弄这么多金条去?”
  鸭屎摆了摆手,意思是让他不要说话。鸭屎接下来的话有点分量:“小弟我入行晚,年龄小,管你得叫声哥。兄弟我说两句,哥哥你听听看对不对。这个手镯对我们来说连一个金条都不值。它只是我们兄弟几个训练作业。拿不到这个,我们还可以拿其他的。之所以要拿这个,是因为先生想训练下大家与其他帮派的兄弟们合作的能力。昨天晚上,我们跟先生说,王老五老爷子的新手下狗胜很爽快。先生说,等王老五从河南回来,他会大力推荐狗胜,让老王也重视起来。如果我们这次成了,先生一定会说很多好话。如果没成,呵呵,你懂的。”

  “你们先生是谁?”狗胜有点害怕地问。
  “我不说是谁,反正当年王老五一心想让我们先生坐二把交椅。我们先生只想上梁不想下梁,所以没有答应。”鸭屎说。
  狗胜将信将疑,但依然很警觉。“兄弟,不管你说的是不是正的,我信你一回。”狗胜指着旁边的茶壶说,“喝完这壶茶,我要看到金条。别耍花招,不然,呵呵。你懂的。”
  鸭屎与鸡头米、通天鼠正要走,狗胜站了起来说:“麻烦鸡头米兄、通天鼠兄留下喝茶。”鸡头米听出了狗胜的意思,他是想让鸡头米和通天鼠二人做人质。
  “放心,我有货。”鸭屎安慰他们二人说。
  “好,”狗胜将盒子打开说:“验货吧。”
  盒子里铺了一层黄布,黄布上是一条黑乎乎的女人肘子以下的手臂,肉已经腐败完了,剩下一层黑皮包裹着骨头。那胳膊的手腕上有一个翡翠手镯,成色与鸭屎偷的那个很像。
  大家也就看了一眼,狗胜便立即将盒子盖上了。
  “你们等我。”鸭屎看了一眼通天鼠和鸡头米后说。他转身便离开了码头。

  鸭屎一路小跑来到了破庙,从观音像后面掏出了藏金条的包裹。他从包裹里拿出了二十二根,将其他的放在原地埋了起来。
  他将十二根放在自己的一边衣袋里,然后将其他的十根放到了另一个衣袋里。当他快走到码头时,将其中十根金条埋在了湖边,用芦苇叶盖好。
  当他走上码头时,发现狗胜他们都不在了。他扫视四周,只有给他们报信被通天鼠扔进水里的孩子在。那孩子走过来说:“狗胜哥说了,交易地点换了。”
  “换哪儿了?”鸭屎问。
  “在前面的荒岛上。”孩子说。
  鸭屎看了下,发现水路七八里地的前方果然有一个荒岛。鸭屎从码头上租了一条小船,划着船到了荒岛上。
  狗胜见鸭屎果然是一个人来的,于是便放心了。
  “金子齐了?”狗胜问。
  “齐了。”鸭屎将十二根金条给了狗胜。
  “给你们。”狗剩将盒子给了鸭屎。

  通天鼠赶紧跑过来,打开盒子,发现镯子还套在那手腕上,于是大家都放心了。
  “我们把两条船都带走,你们在岛上等一会儿,遇到过路的渔船,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兄弟们,对不住了。混江湖,难免有各种问题。希望兄弟们多担待。”狗胜笑着,带着兄弟们,撑两条船,离开了荒岛。
  “我早晚弄死他。”通天鼠恶狠狠地说。
  “怨恨解决不了问题。既然已经拿到了东西,那就赶紧回去复命吧。”鸡头米说。

  “回去怎么说?”鸭屎问。
  “什么怎么说?不是说好的吗,我第一、他第二、你第三。”鸡头米对鸭屎说,语气里并不友好。
  “这个我没有意见。我的意思是,整个过程如何跟师父讲。”鸭屎冷静地问。
  “就说是从湖边别墅里偷的。我进去偷的,通天鼠负责协助,你在外面放哨。”鸡头米说。
  “这样不好。我建议说实话。”鸭屎说。
  “听我的。我以后会罩着你的。你闭嘴就好,我来应付先生。”鸡头米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