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3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玳瑁端着一盘清蒸鱼过来,放在桌面,悄悄俯低在南宫兜铃耳边说:“主人不肯搬家,是怕他母亲以后回来找他找不到。”
  南宫兜铃恍然大悟。
  李续断板起脸,“玳瑁,你在和兜铃说些什么?不该你说的,你不要多嘴。”
  可他的严厉始终不够震慑力,骨子里的宅心仁厚令他温润如水,算发火也感受不到丝毫杀气;

  玳瑁反而嘿嘿笑着跟他打马虎眼,“主人,有些话,你憋着不说,也难受,我替你说了。”
  “你到底说了什么?”
  “主人不如问兜铃吧。”玳瑁回厨房继续忙碌。
  李续断眯起眼睛看向她,表情好像在说她要是不从实招来,他要保持这种姿势一整晚的看着她。
  给他盯久了,南宫兜铃感到脸颊发烫,完了,哪扛得住师叔这双星辰似的眼睛?
  她移开视线,“玳瑁只是在问我喜不喜欢吃炒鸡蛋。”
  “你骗我吧,他跟你提起我母亲是不是?”

  南宫兜铃知道他不喜欢说起他母亲,像一只猫不喜欢给人踩到尾巴,母亲两个字估计是他心最大的痛处。
  她努力把话题扯远:“不知道琥珀怎么样了,也不知青城的水退了没有,我得回去收拾法器才行。”
  虽然式神不必陪伴在身边,她也可以远距离把他们以人形的姿态召唤出来,但是,见不到式神们的真身,心里还是没底,还有一把红莲宝刀叫她惦记得没完。
  “一天一夜,全城的水位只下降了五十米,要完全露出街道,还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到时候我再陪你一起回去,算主人不在身边,式神也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灾难已经给你阻止,市民都安全了,式神这种具备法术的强大生灵,我觉得不太可能出事。”

  成功把他注意力转移了,南宫兜铃露出得意的笑容,李续断真好对付。
  李续断说:“还有你的青龙引魂幡,我把他安置在书房的刀架。”
  “我知道师叔会帮我妥善保管,所以我没有多问,对了,天都黑了,绥草怎么还没有睡醒?”
  南宫兜铃正在疑惑,说曹操曹操到。
  门口传来一阵光脚踩踏木地板的动静。
  南宫兜铃回头一看,绥草懒洋洋的走了进来,蜷曲的大波浪卷垂挂在肩膀,有种凌乱的媚态。
  她一出现,南宫兜铃的眼睛顿时变得一大一小,眉毛一高一低,表情惊愕不已。
  绥草也有点怔住,“兜铃?是你吗?”
  “终于认出我来了。”
  “五官倒没什么变化,所以一下子认出来了,你胡子呢?”
  “剃了。先别说这个,”南宫兜铃推开椅子,走到绥草面前,用愤怒的神色观看她身宽松的男式衬衫,长长的衣摆垂荡在大腿附近,一条轻薄的短裤若隐若现;
  南宫兜铃凝聚视线仔细观察,这哪是短裤,这是四角丨内丨裤,加这么老土的格纹图案,很明显是李续断的,怎么会穿在绥草身去了?
  南宫兜铃顿时觉得一团火在心肝脾肾间狂窜,双目几乎要喷出火苗,她拎起绥草的衬衫衣袖,转头质问李续断,“喂,你让她穿成这样的?”
  “她没有衣服替换。”李续断已开始起筷了,正在夹菜,回答的漫不经心。

  “那你不能借她一套正常点的睡衣吗?类似我身穿的这种,不要跟我讲你只有一套,我不信!”
  南宫兜铃瞪回绥草:“你为什么非得穿的像他女朋友一样,还是事后的那种!”
  “事后?”绥草被逗笑,“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只是一套衣服而已。”
  “你别笑,我在讲很严肃的事情,这种打扮的深层意义没那么简单,电影里都这么演的,女主角穿着男主角的衬衫走出来的时候,说明两个人已经发生过关系。”
  “少看点这么无聊的电影好吗,睡衣太热了,我穿着不停的出汗。”绥草抱怨。
  “你这衬衫是长袖的,秋天的款,你跟我说睡衣太热,你骗谁呢你?哦,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主动要这么穿的?不是我师叔逼你的?原来如此,你是要勾引我师叔啊,你和千岁是一路的。”

  绥草一听,立即换了张脸,怒瞪她:“我是喜欢穿你师叔的衬衫,怎么样!这样穿不知有多凉快,你根本不懂!”
  南宫兜铃看见绥草的黑色蕾丝内衣在衣料下浮现,领口的扣子随性的解开三四颗,敞开的衣领恰恰开在内衣鸡胸附近。
  南宫兜铃用一种愤怒的力气把她的衣服扣子扣到脖子方最后一枚,“你居然还耍心机,把扣子解开那么多,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我是不喜欢扣那么高,这是要热死我。”绥草再次把扣子解开,偏要把她雪白的锁骨全部展示出来。

  南宫兜铃气得发抖,“你听好,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许在我师叔面前穿成这样!”
  “我昨天也穿成这样,在你师叔面前像这样走来走去,扭来扭去的……”
  绥草在她面前夸张的扭动臀部,然后叉腰、蜷腿,摆了个装模作样的姿势,故意展现自己玲珑有致的曲线,像个模特那样仰起下巴看着南宫兜铃:“我说了,我要这么穿,你奈我何?”
  “你你你,你可是我朋友。”
  “那又怎样,是你朋友,又不表示我没有自由打扮的权利了。”绥草冷哼一声,“再说,你看看你,从头到尾,都说明你已经是个男的了,你都这样了,还对你师叔抱有妄想啊?你放弃吧。”
  绥草说着,走到李续断椅子后,双手用力掐在李续断肩膀,李续断略紧张起来,筷子僵在半空,“绥草,你不如坐下吃饭,菜要凉透了。”
  绥草按摩着他的肩膀,学着南宫兜铃的口吻,撒娇的叫他:“师叔,你累不累啊,我给你揉揉肩。”
  “你想帮我揉肩我没意见,但能不能让我把饭先吃完,我师父说过,吃饭的时间里要专心的吃饭,不要做多余的事,会消化不良的。”

  南宫兜铃说:“李续断,呦,听起来,你还挺想让她给你揉肩的?”
  李续断愣住,“不是我想,是她想。”他用手指着身后的绥草。
  南宫兜铃走过去,一把将绥草撞开,抱住李续断的肩膀,“师叔不需要你揉肩!”
  绥草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轻佻的说:“你之前一直在我面前夸你师叔这里好、那里也好的,我觉得你在吹牛,直到前天,我在天台初遇他,其实我第一眼没看出你师叔好在哪里,毕竟你们在泥巴大战,没看清他长相,然后你昏迷了,这一天一夜,都是你师叔在招待我,他人确实像你说的那么好,尤其他这脸蛋儿,啧啧,让我动心了,带出去玩绝对不丢人。”
  日期:2018-02-17 09: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