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3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续断平静的回头看她,“我看不出来我有什么特别,我有自知之明,我帅的男人多了去了。”
  他说的有道理,能与他长相肩的人有是有;

  如说青龙,英姿勃发,带有沧桑和忧郁,也是乘姿色;
  见过一次面的混蛋安息法师也算不错,虽然像座冰山,又野蛮暴力,但也是鬼斧神工造的样貌,一双剑眉足以逼得女人窒息。
  可是,通通都不李续断,在他面前总要输一截;
  其他男人都会令女人心生警惕,可这李续断不是如此,女人见了他,是不会戒备的,反而会主动敞开心扉,不需他做任何努力,便心甘情愿的对他投怀送抱。
  他天生有种令人信任和心安的能力,哪怕只是看一眼,会立即自然而然的依赖他、顺服他。
  这种男人才是妥妥的危险品。
  南宫兜铃初初和他见面时,要不是心里已把他当成小偷对待,恐怕也会立马沦陷,她对为非作歹的人是不会受其蒙蔽的。
  不过她也没撑多久,李续断好意帮她削了几颗土豆,让她把持不住了。
  不是南宫兜铃存心袒护,对他有好感所以把他位置摆的特别高,她是用透彻的双眼做出的精准分析。

  他很好看,走出去分分钟祸国殃民,毋庸置疑。
  南宫兜铃觉得他无可救药,他最过分的地方在于他不知道自己是个尤物。
  “师叔,你太小瞧自己了,你的外貌分明能赢过很多男人,只是你察觉不出来,这还叫有自知之明?我看你啊,根本不了解自己。”
  李续断始终不得她话要领,神态迷惑。

  再说下去她怕忍不住用一个吻来证明他的魅力。
  次他亲了她一下,那叫绕梁三日久久不能忘怀,南宫兜铃稍微一回味,理智几乎当场断裂。
  他的唇他的气息一股脑将她侵占,无法再冷静了,接近崩溃的边缘。
  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南宫兜铃强压住内心里的荡漾,转移了话题:“这座五六百年的古建筑,怎么不去申请世界化遗产?”

  她竟说了这么一句硬邦邦的话来转场,啥遗产她都不关心,她只关心他那双薄薄的软软的嘴唇;
  李续断又看向她,南宫兜铃慌忙把视线收回来,身体莫名发热,佛祖神仙帮帮忙,让她别再给李续断勾走了魂行不行。
  他说:“尽虚宝殿要是有紫禁城那规模,申请才有意义,而且,师父才不愿意让人发现这块风水宝地,要是这个地方成了旅游景点,他受不了热闹,又得搬家。”
  “真干净。”南宫兜铃随手擦拭了一下雕花窗棱,纤尘不染。
  内心里鼓励自己:没错,把注意力放在这些窗户和地板去,不看他没事了,堂堂南宫兜铃不能随便给一个木鱼脑袋弄乱了阵脚,淡定点。
  李续断顺手把她拽到柱子下,说:“你仔细看。”

  南宫兜铃屏住呼吸,观察四周,她忽然惊讶的放大了瞳孔,视野出现一粒粒浅蓝色的漂浮物,游离在建筑物四周,到处都是,仿佛阳光照射下的浮尘。
  但现在是阴天,这些蓝色漂浮物很不起眼,朦胧缥缈,只有非常专注的情况下才能看见。
  “要是晚会更明显些,整座宝殿都会笼罩在浅蓝色当。”李续断在她旁边轻轻说话,呼吸吐在她耳边,南宫兜铃心尖儿颤颤的,双拳不由得在身边握紧,命令自己:不可以扑倒师叔,千万要忍住,师叔会骂人的,万一他火大起来,把她赶出去淋雨不好,这家伙脾气好是好,不代表他没有底线。
  把欲望憋的好辛苦,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从牙缝里挤出一个问句:“请教师叔,这些蓝光是什么?”
  “尘仙。”李续断悄声回答,似乎怕惊扰了这些蓝色漂浮物。
  “尘仙?尘仙不是精灵吗?”
  “没错,每一粒蓝光都是一只精灵,他们像灰尘一样大小,所以又叫做尘仙,无法数清楚有多少数量。”
  “可是尘仙不是在森林里才有吗?而且作为精灵,都很怕人的,怎么会跟人住在一起?”

  “我也很怪,但他们是出现了,他们住在这里的时间我还久,也不是师父用法术抓来的,这些尘仙都是不请自来,我想尽虚宝殿可能是活的,在不停往外散发灵气,才会把他们都吸引过来,尘仙在森林里时,是把苔藓和树皮的灰尘、还有蜘蛛这类的小虫子当作食物,有他们在,我在家没再看见过灰尘和蜘蛛,估计都给他们吃的干干净净。”
  怪不得这里如此整洁,像有洁癖的人才会住的地方,连屋檐下的梁柱都洁净无。
  不过南宫兜铃感到吃惊的是,师叔说尽虚宝殿是活的?
  得到她这样的疑问后,李续断说:“你知道的吧,天地万物,哪怕一块石头,都能通过吸收日月精华修炼成仙、成妖或者成人,这座尽虚宝殿正是如此,我认为它正在暗地里修炼,以后会变成什么样,难以想象。”
  南宫兜铃在脑海设想着,如果尽虚宝殿再过个百来年,真的给它修炼成一只大妖怪,会是何种画面。

  尽虚宝殿是否会像哥斯拉那样拔地而起,用围墙当脚,带着残暴的气势,步步践踏附近的农田?
  太荒谬了,但不是不可能,或者它会修炼成人,天啊,一栋建筑物变成人的样子,怎么变?
  南宫兜铃身为玄门人,依旧觉得修炼这种事妙的很,一个形态转变成另外一个形态,大自然是有这种迹般的力量。
  这个世界,等着她去见证和了解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她所拥有的学识不过都是皮毛,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浅薄。
  她听见李续断发出嗤笑。
  “我又没讲笑话,你傻笑个什么劲儿?”她感受到了嘲讽,有点不爽。
  “要不要把胡子刮掉?”李续断说:“你这样子,看久了,像只小浣熊,让我憋不住的想笑。”
  南宫兜铃嘟起嘴,“刮刮。”

  她才不要当一只毛茸茸的小浣熊。
  回到西宅,南宫兜铃站在自己房间配套的浴室里,举起手的折叠剃刀,这是李续断刚刚交给她的。
  翻开刀刃,寒光毕现。
  哇,不会吧,这削铁如泥的玩意儿怎么往脸招呼?
  她拿起同样是李续断交给她的剃须膏,喷在脸,好像奶油糊得满嘴都是。
  她几次将刀子接近脸颊,始终无从下手。
  她把脑袋探出去,在厚厚的剃须膏下张嘴喊了一声:“师叔,你没有电动剃须刀吗?”
  “家里没有,要买的话,只能去镇,或者购。”
  李续断站在床边,盯着乱糟糟的被子,南宫兜铃起床后从来没有叠被子的习惯。
  他似乎有强迫症,忍受不了这副场面,竟开始动手收拾床铺,把被子抖开,摊平。
  青豆正巧飘进来,双脚稳稳落地,站在他面前,“玳瑁爷爷让我来跟续断哥哥说,差不多要吃晚饭了。”
  “好,我知道了。”李续断温柔的回答,对待青豆像对待一个小萝莉一样。
  青豆望着他手铺床的动作,“要我来吗?”
  “不用,我已经搞定了。”李续断欣赏着自己铺床后的效果,虽然只是把被子在床抖开扯平,却令整个房间立即多了一种神圣的气息。
  这个宝殿里到处都充满了整洁的秩序,令人感到沉闷肃穆且不可侵犯,南宫兜铃一来,破坏掉了这里齐齐整整的氛围。
  “南宫大人是个邋遢鬼,遇你,算是她克星了。”青豆双手俏皮的拎起自己的麻花辫,在李续断面前显得格外可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