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3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吃完粥,我带你逛逛。”李续断不忘催促她进食。
  南宫兜铃慌忙拿起勺子,三口并做两口把粥吃掉,用盘子里放着的湿毛巾擦擦嘴,“快带我逛逛。”她神情迫不及待,非常想了解这个地方。
  李续断端起托盘,在前头领路。
  南宫兜铃只觉走廊好似迷宫,这里转弯那里转弯的,转的她分不清方向;
  房间数不胜数,院子更是不计其数,出了一个院子,又见一个院子,每个院子的大小和格局都不一样,里面栽种的植物也是形态各异。
  长这么大,师父从未带她来拜访过这里,南宫兜铃觉得所看见的都好新鲜。
  青豆欢快的紧随在她身后。
  李续断走进一个屋子,屋子的门都设计成落地窗的形式,采光非常充足。
  屋里铺着漆黑的瓷砖,料理台全是现代化的,里头的装潢与房子古典的外观有着天壤之别。
  家电齐全,抽油烟机、双开门的大冰箱、烤箱和洗碗机一样不缺,哪是寻常人家的厨房,和五星级的酒店厨房有得一拼。

  玳瑁穿着白围裙站在大理石料理台后方,正悬浮在半空,守着电磁炉,用长勺炖着一锅汤。
  李续断把盘子往水槽里放下,玳瑁热情的飞过来,“主人,你放着行,我会处理。诶,小铃铛醒了?”
  “不要叫我小铃铛,我名字叫做兜铃,当然,我不介意你叫我南宫大人。”
  玳瑁嘶哑的笑着,“叫我的主人大人还行,叫你不行。”
  “不要叫我大人什么的,我不喜欢。”李续断说:“我带兜铃到处转转。”
  “好,我继续准备晚饭。”玳瑁看了一眼青豆,“兜铃,能不能让你的式神也留下来帮忙?”
  “哦,可以。”
  南宫兜铃很大方,反正式神最痛恨的是闲着没事干,果然如此,青豆一听到有事可以忙活,立即兴奋了起来。
  青豆微笑着飘到玳瑁旁边,“玳瑁爷爷,你要我帮什么忙啊?”

  “切萝卜。”玳瑁把萝卜和围裙同时交给她。
  李续断走出厨房,南宫兜铃跟在他身后,“绥草呢?”
  “在睡午觉。”
  “现在几点?”
  李续断拿出手机看了看,“下午四点。”
  “都这个点了还在睡?”
  “下雨嘛,天暗暗的,人会睡得沉一点,我们暂时别去吵醒她。”
  “哼,你这么关心她哦,不舍得把人家吵醒,还真够体贴的。”南宫兜铃有些吃醋。
  “她是客人,随便吵醒她也不礼貌,我怕她没睡够,又找我晦气,像之前一样抡棍子要揍我可怎办?”李续断微笑了一下,“如果你那么想见她,那我为你冒险去叫醒她。”
  “不用。”南宫兜铃揪住他手腕,“让我们两个相处一会儿,也挺好的。”
  李续断轻轻把手抽出来,这个小小的动作伤了她的心,她假装不在意。
  不知不觉,他把她带到了大门口,这门高耸无,李续断指向方的匾额,“你看。”

  她极力仰头望去,蓝底的匾额雕刻着“尽虚宝殿”四个大字。
  南宫兜铃转头看向门口,泥地对面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望不到尽头,沿着稻田有稀稀落落的平房,村子里的人都住的离这里很远,仿佛是故意孤立这块地方。
  远处山峦起伏,凌乱的老旧电线杆随意的歪斜在路边,的确是乡下的风光。
  这凭空的一栋大宝殿竖立在这平平常常的乡村里,格外的引人瞩目。

  南宫兜铃问:“为什么师公会有这么大的房子?”
  “不清楚,他和我说过,这房子原本是一座大宫殿,它建立于明代初期,大概也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这块匾额,是唐玄宗李隆基皇帝亲笔题匾的,他将这座宝殿称之为尽虚,用作他消暑度假的别宫使用,这个名字沿用到今天,没再改过,战乱建国后,这宫殿在很多富豪手碾转,但是住在这里实在太不方便,附近没有超市没有商场,想买点东西得跑三个小时去镇才行,都市里住惯了的人,哪能适应?维护这里得花一大笔钱,算开设成博物馆,估计也没有人会过来参观,连马路都没有,对拜访的客人来说,无论开车还是走路都是一场考验。”

  “师公该不会是真金白银买下这栋宫殿的吧?他那么有钱?”
  “师父没说详细,他只是大概讲过,他曾经为某个富豪驱过鬼,然后这个富豪为了报答他,把这个宫殿转送给了他。”
  “哇塞,都是引魂派的大法师,怎么会区别这么大?你师父凭本事换来了一栋大宫殿,我师父呢?什么出息都没有,只能在庙前摆档,赚赚买菜的钱。”
  李续断说:“人各有志,师兄选择的是在都市里发展,我觉得他可能不愿意窝在这个偏僻的乡村里,房子大又怎样,没地方施展拳脚,他想去人多的地方,尽他的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解决困难,也挺好的。我师父不同,他之所以在这里住,是喜欢清静,没人能打搅他修炼方术,只是最近他不知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到处奔走,我想,这可能和他修炼十二仙道引魂大法到了第七个阶段有关,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修行。”

  他带她重新进去宝殿,沿着另一个方向的走廊前进,“这个宝殿分为四个部分,东宅,西宅,南宅,北宅。你睡觉的那个地方,是西宅,厨房和餐厅都在西宅,我现在带你来的这里,叫做东宅,用作正宅使用。”
  “正宅?”
  李续断说:“是专门接待客人的地方。”
  “有客人吗?”
  “你不是客人。”
  南宫兜铃笑了,“我这种稀客,你一年也遇不两次吧。”
  李续断也跟着笑:“村里有些小女孩偶尔会过来,送点蔬菜水果什么的,顺便拜托我测测风水,算算命。”
  南宫兜铃立即板起脸,“那些小女孩来找你,才不是为了测风水算命那么简单吧。”
  “没那么简单?”
  “冲你这张脸来的才对。”
  “我的脸有什么值得参观的地方?”李续断摸摸下巴,“我还不是两只眼睛一只鼻子,这么普通,谁会特地跑来看?”
  “你要是长得畸形点,不知能让多少人省心,连我也会过得轻松些。”
  李续断眨眨眼睛,“你怎么和师兄一样,对我的长相有很大的意见?原来我这么丑,一直膈应你们,很抱歉。”

  南宫兜铃冷冷的看着他,“你这么虚伪的说话会让人打的。”
  李续断叹口气,“我师父告诉过我,我的样貌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叫我尽量少接触女人。他说,只要是人,容易被异性的外貌迷惑。我不太理解他的意思,我自觉自己长得很一般,哪有迷惑人的能力。”
  南宫兜铃忽然抓住他肩膀,将他掰向一边,让他看着玻璃的倒影,“喂!你仔细看看,你这五官还叫一般?你耍我吧你?”
  透亮的镜面,把李续断的英俊映照的一清二楚;

  他的轮廓虽然不像刀刻般的锋利立体,却拥有致命的魔力,他的美貌是没有煞气的,脸型线条温润,令人忍不住想用手指沿着他的脸进行临摹;
  平眉清秀,目光含水,眼神又不失男子方刚,极有野心,充满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定,还泄露出一丝清澈天真,彷如孩子气的烂漫;
  这样一个集温柔与狂野气质的男人,能引发任何一个女子内心里的怜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