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2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抽烟的人少了,而且开空调后不能抽烟,但酒含糊不得。通常采取的措施是事先把茅台、五粮液等灌入玻璃壶、可乐瓶里,这样即使有突击检查或意外事情也抓不住痕迹。如果来不及准备,就把这些名酒的外包装拆掉,装到普通白酒的箱子里掩人耳目。
  这方面方晟也不能免俗,傍晚就吩咐接待办悄悄搬了两箱五粮液过去,并查点好大宇过来的人数,每人准备一份精美的纪念品。这叫慷国家之慨,饱私人腰包,下回到大宇“学习”,人家也会予以馈赠。
  本来方晟的如意算盘是晚宴自己喝红酒,然后鼓动手下把范晓灵灌醉,晚上留宿在江业,夜里悄悄过去“就地正法”。不料毕靖哪里肯放过方晟,从开始承诺“只喝三杯”,到中期“只喝两壶”,到最后方晟完全收不住了,一轮轮敬酒攻势中不知喝了多少杯,脑子昏乎乎反应迟钝。
  范晓灵到他面前敬酒时,趁人不备在他耳边悄悄说:
  “来勾引我呀,等着你呢……”
  方晟精神一振,赶紧暗中吩咐酒量较大的房建军和尤东明加紧进攻范晓灵,“把她拿下!”
  然而范晓灵是在基层农村锻炼出来的海量,不管攻势多么凶猛始终面不改色,还帮毕靖代了两杯,言谈举止丝毫与下午开会时一样镇定。江业领导们被吓住了,转而围攻明显酒力不支的毕靖。方晟则坚持不下去,索性坐到旁边沙发睡着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睁眼一看躺在自家床上,赵尧尧正伏在身边好奇地打量他。
  “我……我怎么回来的?”
  “房县长和两个人把你扶回家的,还不肯洗澡,气死我了。”
  “那,那客人呢?”
  “听房县长说人家也都喝多了,一个个硬塞进车里,跟你一样睡得象死猪。”
  “酒多误事啊,我没说什么错话吧?”
  赵尧尧笑道:“正想问你呢,一个劲地说‘拿下’‘拿下’,你想把谁拿下?”
  方晟惊出一身冷汗,心想好险呐,没说出范晓灵的名字,否则惹大祸了!因为范晓灵、叶韵和爱妮娅三个女孩早就列入白翎的黑名单,不时敲打他以免越轨。赵尧尧自然也有所耳闻,特别是爱妮娅,虽说纯粹谈工作,但白翎有“谈着谈到床上”的担忧,赵尧尧单纯,在这方面也是很警觉的。
  “那个毕区长太可恶了,从开始就不放过我,”方晟故作恼怒道,“后来我叫房县长和尤县长把他拿下,帮我出口气!”
  “拿下了吗?”
  唉,恐怕只有范晓灵全身而退吧。
  方晟无精打采道:“拿是拿下了,可惜两败俱坏,酒场啊从来没有一世英雄,没意思……”
  头痛欲裂,方晟比平时晚了半小时上班,然后便接到范晓灵的电话……
  刚踏入办公室还没落座,手机响了,是范晓灵打来的。
  “方大县长,酒醒了吗?头疼不疼?”

  方晟没好气说:“这会儿假惺惺关心有什么用?昨晚你可没少敬酒。”
  “哟,还真生气了?不会吧,”范晓灵笑道,“方县长,我可是正式向你请示工作呢。关于内城快速通道的建设问题,千头万绪,我计划今晚向你做个专题回报,好不好?”
  “今晚?”方晟一愣。
  她很无辜地说:“是啊,白天大家都很忙,哪有时间碰头?只能放到晚上了,有空没?”
  拿下她!
  方晟捏紧拳头暗暗想,身体某个部位也蠢蠢欲动起来。不过他依然保持冷静而慎密的思路:
  “你住区正府招待所吧?孤男寡女晚上一起谈工作,传出来谁信?”
  “我在市区买了个小套,知道的人非常少,可以让我们安静地……谈工作,随便多晚都行。”她越说越露骨。
  方晟沉默片刻,道:“这个……等中午才能回复你,防止有其它安排。”
  “没关系,反正专题回报总要做的,今晚不行明晚,我等你哟——”范晓灵故意拖了个长长的尾音,轻笑一声挂掉电话。
  又一个狐狸精!
  方晟恨恨骂道。到大宇当副区长后,范晓灵在他面前越来越放肆,不象以前碍于上下级关系终究有点拘束,语气也愈发撩人。
  也难怪,上次与朱正阳通电话,提及范晓灵时说她已经下决心跟老公离婚,老公还象过去那样执意不肯,但范晓灵自打调到大宇后从没回过江业,并逐步把父母接到梧湘,有意形成夫妻分居的法律事实,最终由法院强判。老公虽气急败坏也没办法,范晓灵表面看上去风情万种,作风方面却把持得紧,令人挑不出毛病。在大宇人地两疏更是加强自律,从不越池半步。作为风华正茂的少丨妇丨,身体的寂寞和渴求可想而知。

  是你自找的,不能怪我!方晟自我安慰地想。我不是沉溺于酒色的坏男人,一切都是白翎惹的祸,谁叫她不好好呆在梧湘,非要冲到前线冒险。白翎要休养几个月,顾及赵尧尧身体又不能放开手脚折腾,火山在翻腾,岩浆在咆哮,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方晟选择爆发!
  上午尤东明特意过来详谈内城快速通道的事,别看昨天说得热闹,领导表态、分管领导支持、双方达成共识,落到具体操作还有大量而琐碎的工作要做,一个细节也许就会卡住整个流程,因此需要不断的沟通、协调和推进。
  “费书记那边没问题吧?”这句话尤东明前后问了三遍。

  方晟诧异地问:“有什么问题?本来就是富民大桥接到绕城公路的一部分,不过向前延伸公里而已,连立项都不需要,稍微追加一点预算就行了。”
  “是这个说法,不过……”
  尤东明总觉得没这么简单,不过作为副县长他只须考虑操作层面的事,费约如果反对让方晟头疼去吧。
  临近中午,叶韵打来电话,笑吟吟道:“前几天生意太好,中午晚上都满座,没好意思骚扰方县长。今晚有空吗?我提前安排了一个装修风格很温馨的包厢……”
  真是双喜临门!

  方晟两秒钟内就作出判断,笑道:“晚上有安排了,索性过几天等餐厅清静些再说。”
  “哪有老板希望餐厅清静的?当然越热闹越好啦,”说到这里她娇笑一声,“以后我提前约,到时可不能拒绝喔。”
  之所以舍叶韵而选择范晓灵,因为在方晟内心深处始终怀疑叶韵的身份,不敢与她纠缠过多,而范晓灵不同,履历一目了然,性格、脾气、品质基本了解,她的身份和地位也不会暴露两人的私情,就象樊红雨一样。
  如果说以前范晓灵刻意接近他解释为仕途需要,现在几乎与他平起平坐,恐怕更多渴望身体交流。
  想到这里,方晟体内涌起一股热流,恨不得立即飞到梧湘。
  下午费约突然通知召开常委会,入座时脸色很不好看,常委们顿时惴惴不安,不知哪个地方触了霉头,唯有方晟一脸淡定。
  他知道最近费约不称心的事情太多:人事调整名单迟迟未达成一致;爆炸案余波未了,省公司厅督察组还在江业;“百亩试验田”项目费约事后才知道另有玄机,后悔不迭等等……
  “现在开会!”费约沉着脸说,“在讨论正题前我想重申一下组织原则和纪律,那就是凡涉及江业重大利益和重大工程项目,必须经常委会集体研究通过,而不是某个领导在某个场合随意拍板,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给外界造成误会!”
  常委们面面相觑,不明白费约话中所指,只有方晟和吴玉才心中有数,知道费约的邪火发在哪儿,原来就是与大宇洽谈的内城快速通道项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