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1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名军人拿出准备好的协议书让方晟在上面签字按手印,程序比上次省纪委双规还严格,方晟心里将费约全家十八代逐个问候了一遍。
  清亭县县长最近查得得了重病,工作断断续续,显然不能胜任第一联络人角色,纪天越便推荐了樊红雨。
  “两位第一联络人以后也要多沟通,加强沟通协调,共同地做好服务工作嘛。”许玉贤道。
  这话在樊红雨听来格外刺耳,而方晟心里则狂笑不已,但两人表面都很平静的样子,全程无目光交流。
  回县城途中方晟接到电话,说晚上有个接待,是大宇区正府几位领导。
  梧湘市大宇区!
  难道范晓灵来了?
  提到范晓灵,方晟脑海里立刻浮现她第一次怯生生到三滩镇报到的画面,水灵灵,苗条俏丽,腰肢间别有一番诱人的风情。之后在霄龙雪山第一次亲密接触,可谓发乎情止乎礼,并未出格。

  因为遭遇突发事件,两人在山巅的冰雪寒风中呆了几十分钟,险些被冻死。为防止范晓灵昏迷,方晟说“下山后我勾引你”。事后范晓灵抓住这句话调戏了他好几次。
  其实方晟对范晓灵这样真正从农村基层走出来的女干部,颇摸不清深浅,因为类似这种暧昧且略带诱惑的玩笑,在乡镇干部之间根本不算什么,有时打闹起来甚至能动手脱衣服,他不清楚动真格的话她会不会翻脸。
  最近——自从白翎受伤后,他从没有过一次痛快淋漓的发泄,赵尧尧每次都婉转哀求,令他不忍过于索取。偏偏被叶韵那个小妖精勾引得欲罢不能,还有樊红雨总在他眼前晃悠,却不理不睬,全然忘了“借种之谊”。
  丹田之气愈燃愈旺,星星之火便可以燎原。
  本来他早已下定决心不再招惹别的女孩,但男人经常管不住下半身,方晟也不例外。

  根本原因在于白翎受伤,没人能满足他日益高涨的需求!
  他决定这回不再保守,一定要抓住机会,吃定送上门来的水灵灵!
  回到正府办公楼,吴玉才等几位副县长正在接待区长毕靖等一行,范晓灵果然就在其中。见方晟进来,大家都起身相迎,方晟则热情地与客人们一一握手。
  多日不见,范晓灵更加水灵灵,显得格外妩媚和动人,握手时若有若无地瞟了他眼,眼神里充满了诱惑和撩逗。

  哼,今晚看我怎么收拾你!方晟邪恶地想。
  大宇区与江业县交界,前阵子曾有说法江业并入梧湘后,可能要划几个镇给大宇区,平衡各区地盘。费约为此颇为愤愤不平了一阵子,也因此与大宇有了心结,继续称病没主持接待。
  毕靖听说江业计划在高科路对面重建富民大桥,修一条路在五斗松右侧去弯取直接入梧湘绕城公路,特意来商量能否把这条路进一步延伸,大宇区也从内环线引条支线过来对接,形成一条内城快速通道。
  对江业来说好处显而易见,从绕城公路进梧湘市区需要十多分钟,而内城快速通道打通后可节省一半时间,七八分钟就够了。

  对大宇区的好处则是隐性的,江业人从绕城公路进市区全程封闭,车子没有停留的机会,内城快速通道附近则分布着大宇三个商业区和两个美食街,另外江业每天源源不绝运进市区的蔬菜和农副产品,大宇区能享受到近水楼台的便利。
  前几年大宇跟费约谈过此事,费约非常忌惮大宇的影响力,巴不得离它越远越好,最好交界处有堵墙,怎会答应进一步接近双方距离?自然一口拒绝。
  听说方晟持开放态度,有手腕有魄力,决定再过来试一试,顺便拉上方晟的老部下范晓灵。
  认真听完毕靖的设想,方晟当众询问吴玉才和尤东明的意见。
  吴玉才稍一犹豫,低声说:“费书记恐怕不太赞成……”
  尤东明却说:“原来没考虑过富民大桥重建问题,当然不存在配套工程,如今从五斗松右侧伸过去,修十公里是修,二十公里也是修,我觉得有百利而无一弊。”
  “建军县长什么意见?”方晟继续问。
  房建军笑笑说:“从商业角度出发,路修得越多越好,三年前我就是这个态度。”

  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都明白了,费约是这个项目的坚定反对者。
  方晟一脸轻松,给人的感觉是根本没把费约反对因素放在眼里,或者早有对策,微笑道:“继续延伸涉及到农田补偿和路边店铺拆迁,这方面毕区长怎么考虑的?”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毕靖霸气地一挥手,“内城快速通道在江业这边只有两公里,大宇那边十三公里,拆迁量更大,区里意见是拆一还一,原来是路边店铺的,换个方向还给你一块靠近公路的地方开店,这样做基本不会有矛盾。”
  “如果对方坚决不肯拆呢?”方晟问出吴玉才等人最担心的问题。
  “为什么不肯,价钱谈不拢,还是对补偿地段不满意?”毕靖反问道。
  房建军叹息道:“在江业就有这么一种人,根本不跟你坐下来谈,要么漫天要价,要么横竖就是两个字,不搬!碰到这种人,毕区长打算怎么办?”

  “哪个地方都有这种无赖啊,存心跟你为难,让你啥事都做不成,”毕靖笑哈哈说,“真碰上还能怎么办?咱就绕道走呗,农村的地方大得很,拐个弯,调整一下线路,避开钉子户的地盘,只能如此。”
  方晟笑道:“看到大宇领导也拿钉子户们没办法,我们的心理就平衡了。”
  大家都哄笑起来,气氛变得轻松而随意。
  方晟又道:“既然大宇拆迁量大,我们江业倒有兴趣比一比进度,争取在拆迁方面拿个第一。”

  大家又笑。
  毕靖道:“只要建成内城快速通道,让两个地区的老百姓真正享受到优惠,我们多吃点苦没什么。”
  方晟压根没提资金、立项困难等问题,直接拍板道:“这件事我们会尽快研究形成方案,东明县长负责与大宇的对接工作,争取早日破土动工!”
  毕靖等一班区领导见方晟这般强势和自信,心里石头落地,个个笑容满面。毕靖也现场拍板:
  “大宇这边由范县长负责对接,啊,这个范县长要跟方县长搞好对接,确保畅通无阻。”
  一般来说这种场合女干部特别是姿色还不错的女干部经常是开玩笑的重点,范晓灵见怪不怪,笑了笑没说话。大家却意味深长地大笑起来,笑声中方晟也跟毕靖开了几句玩笑,闲聊一阵子后到招待所用餐。
  随着上级三申五令公务接待的相关要求,中午绝对不肯饮酒,晚上原则上不喝。这就意味着中午要偷偷摸摸喝,晚上可以放心大胆喝。
  接待地点也是非常重要的环节。自从网络上不时爆料正府官员在高档酒店享用高档烟酒的照片,正府接待原则上不到那些惹人注目的四星五星酒店,要么躲到偏僻的农庄、深藏于巷子里的会所,要么就在县招待所。
  很多地方专门把招待所重新布置一番,将豪华包厢隐匿于不容易发现的内院,层层把守,甚至酒宴开始后就反锁大门,外人无法擅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