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579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来不及跟老友寒暄,直奔沈大民,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钱总出事了?”
   沈大民双目赤红,头发油腻,往日里津心打理的胡子茬也布满下巴,他深深地看了赵凤声一眼,沙哑答道:“钱总走了。”
   钱宗望死了?!!!
   赵凤声倒退一步,犹如五雷轰顶。

   他起初还以为钱宗望的病情复发,又加重了几分,没想到前一段还跟战友们有说有笑的钱胖子,竟然就这么没了!
   “真的…不在了?”赵凤声瞪圆双眼喃喃说道。
   沈大民重重点头,这种事情他绝不可能开玩笑,“昨夜钱总的病情很不稳定,推进抢救室抢救,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停止呼吸,医生确诊为脑死亡。大小姐自己在里面,她不想有任何人去打扰。”
   赵凤声望向那扇紧闭着的钢铁大门,没有哭泣,没有哀嚎,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可他知道,一个失去父亲的孩子该是怎样的撕心裂肺,也许连哭都忘了怎么开口。
   钱宗望帮过他很多,从最初的一百万,后面又陆陆续续给过赵凤声几笔钱,虽说两人实际是平等交易,但赵凤声始终念着对方恩情,没说过谢谢,却埋在内心深处。听到钱宗望的噩耗,赵凤声有些缓不过来神,揉了一把脸,沉声问道:“钱总死了,那些藏在暗处的饿狼也该亮出獠牙了,你准备怎么应付?”

   既然死因已成事实,赵凤声只好退而求其次,将保护泰亨作为第一目的。
   沈大民推了推黑色镜框,轻声道:“我跟蛰熊商量过了,决定秘不发丧。以后这一层不许外人进入,将钱总尸体保存在医院。”
   “能行得通吗?最多能坚持多久?”赵凤声明白沈大民等人的心思,怕钱宗望死亡消息传出去,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可瞒的再久也是瞒,终究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没有钱宗望坐镇,泰亨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赵凤声不敢去想象。
   “尽量封锁消息吧,咱们努力保住大小姐董事局主席的位置,其它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沈大民语气沉重说道,五官那一抹悲凉看着很凄惨。
   钱宗望跟他合作了多年,两人亦师亦友,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配合的都十分默契。如今钱宗望死了,身为总经理的沈大民成为泰亨第一顶梁柱,钱天瑜毕竟资历太浅,想要完全控制住泰亨
  ,尚且需要一段时间来酝酿。
   “钱总据说还有几个月寿命,怎么会猝死?”赵凤声充满疑虑问道,暗自猜测着到底是病因加重还是有人谋杀。

   “那是医生说的最大期限,不瞒你说,钱总每天都要我报告泰亨的动态,看着在养病,实际比健康时更加劳心劳力。前一段时间泰亨出现动荡,钱总急的几天没合眼,跟我制定好策略,等到公司局势好转,才肯休息一会,要不然只凭我和大小姐,哪能照顾好这么大的摊子。从那以后,钱总的身体就每况愈下,今天突然离去,可以说是活生生劳累导致。”沈大民摇头苦叹道。
   赵凤声了解钱宗望是在为子女铺路,也没去感慨人家的所作所为到底是错误还是正确,看了一眼时间,十二点整,悄悄说道:“大宝通知了没?”
   “你觉得通知好,还是不通知好?”沈大民若有所思望了他一眼。
   赵凤声被他这句话弄得瞬间一愣,仔细想了想,抿起嘴唇道:“顾全大局吧,我怕大宝沉不住气。”
   “跟我想的一样,稳妥起见,还是缓一缓再说。”沈大民揉着眉心说道。
   “谁把易老头叫来的?”赵凤声盯着津神抖擞却又表情沉痛的泰亨股东问道。
   “我。”沈大民回答的很干脆。
   “你不怕他谢露消息?”赵凤声闷声道。
   “他隔几天就来一趟,怎么瞒?”沈大民无可奈何道。
   “我去试探一下他是人是鬼。”赵凤声气势凛然走了过去。
  赵凤声这短暂的前半生,朋友不多,仇人更少,也有几位从仇人转变为朋友,唐宏图算半个,张晓光一个,陈蛰熊是最后一个。

   这位气焰锐利的男人,看似活的从容霸气,实际处处不如意,从贫穷落后的大山走进京城,面对着抛弃妻子的亲生父亲,面对着继母和两位同父异母的弟弟,面对着从来没见到过的亲戚,没有朋友,没有知己,该怎样卑躬屈膝的活着?从他宁死也不愿打出张家的旗号就可见一斑,陈蛰熊,似乎远比自己脊梁坚挺,活的更加艰辛。
   “陈蛰熊活的比你痛快。”坐在对面的易东仁冷不丁丢出一句话。
   赵凤声重新蹲回到他的面前,点头道:“您的话说得对,对极了,我确实活的挺窝囊,活到三张了也没活明白。老爷子,您这一辈子活的痛快么?”
   抛去易东仁的身份不谈,赵凤声挺喜欢跟老人家聊天,总觉得一言一行中蕴含着大学问大道理,他自认为唯一的优点就是勤奋好学,跟饱经沧桑的智者聊天,远胜于抱着一本书死缠烂打,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娶过四个老婆,有黄皮肤有白皮肤,其中还有俩选美小姐,生了七个孩子,想住别墅住别墅,想开豪车开豪车,想吃什么吃什么,你说我活的痛不痛快?”易东仁顿着拐杖冷哼道,眼神跟看傻子一样。
   “您老霸道。”赵凤声赞叹道,这句话发自肺腑,不是每个人都有那天大的福分,首先得有钞票,然后得有老天爷赐予的好体格。
   “宗望这一走,泰亨势必会乱成一锅粥,俩孩子没经历过风雨,如何能稳定局面?叔叔大爷们又各怀鬼胎,哪个会把旧情放在第一位?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易东仁摇着头长吁短叹。
   “您老给我说一下,究竟是哪个叔叔大爷有问题。”赵凤声抓住话柄问道。
   “年轻人,不是借助了些许东风就能呼风唤雨,你在江湖有了名气,有用吗?敢杀人还是敢放火?只要你刀子没沾血,那些蝇营狗苟的玩意为了天大的利益,会被你吓破胆?如果陈蛰熊压阵,他们或许有所顾忌,因为他真敢咬人。你?…呵呵,算了吧,老江湖都清楚你是个纸老虎,一捅就破。”易东仁不留余力表现出讥讽神色,鼻孔频频喷出类似于冷屑的气体。
   “那您呢?”

   赵凤声指尖轻轻敲打着木制拐杖,“也准备戳一下我这纸老虎?”
   “我的话你信吗?”易东仁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不信。”赵凤声实话实说,他是个悲观主义者,没几位能值得他完全相信的朋友。
   “那就别再多费口舌了。”易东仁缓缓合住眼睛,道不同不相为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