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上了他的床》
第92节

作者: 云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母一走,苏妍心也跟着要走。
  “苏小姐,你怎么还走?”保镖怕苏妍心一去不回。

  “我出去办事。你别管我了。”苏妍心决定一去不回。
  “你去哪儿办事?我开车送你。”保镖的态度十分霸道。
  这让苏妍心感觉别扭。
  “苏小姐,你别烦我,我只是奉命行事。您非要走,也先等聿少回来再说。”
  保镖看出苏妍心嫌自己,所以解释。

  “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吗?”苏妍心已经被萧母赶了几次了,住在这里,心底有一种屈辱感。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太久的。”
  也是,他现在已经醒了过来,还能打电话了……
  想到这里,苏妍心同意让保镖送自己出门。

  “苏小姐,您还没刷牙洗脸吧?确定这么出门?”保镖看着她的脸,提醒。
  苏妍心‘嗖’的一下,跑回屋。
  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后,苏妍心悠然走了出来。
  今天,要跟苏云天一起去解除收养关系,心情除了解脱,还有一些压抑。
  最近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事,她几乎没有哪天是零点之前睡着的。
  有很多东西被一下子推翻,感觉在自己身,演着一部绵延无尽的狗血剧。
  民政局。
  办完解除手续后,苏妍心将手里的播放器交给了苏云天。
  “心儿,你现在……”苏云天将播放器收好后,关切问。
  “不用多说!”苏妍心不愿与他讲话,“再见!”
  苏妍心果决转身离开。
  随后,她拨下一个电话:“我是苏妍心,我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你。”
  苏妍心打电话的时候,保镖站在她不远处,双手叉腰,目光在四周来回梭巡。
  苏云天本来在不远处静静看着苏妍心那边,在发现苏妍心带了保镖后,灰溜溜的走开了。
  苏妍心打完电话后,进了不远处的一家茶餐厅。

  她的眸光很冷,因为她心里有恨——她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过一个人。
  高烧在床的时候,霍岩告诉她,在另一个地方,她被人泼了丨硫丨酸。
  她吓的整夜睡不着。
  结果第二天,霍岩又告诉她,说她在医院被掐死了。

  她本来已经退烧了,结果因为心情因素,高烧反复了。
  最难受的时候,是听到霍岩拿来的录音,心瞬间碎成粉末。
  所以,她怎么可能不报复苏家?
  苏妍心僵硬的坐在那儿,没有点单,没有玩手机,那么木讷的发着呆,看去特别异常。
  此时的她,没有灵魂,没有思想。
  直到她约的人急急赶来。
  “妍心,说真的,你给我打电话,真是吓死我了!你没死……你爸妈竟然没跟我说!要不是你给我打电话,我还被蒙在鼓里呢!”苏姑姑过来后,直接走到苏妍心面前,仔细的观察苏妍心,看是不是活生生的人。
  “我刚才跟苏云天解除了收养关系。以后我跟苏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苏妍心平静的跟姑姑开口,“但是姑姑你对我没有存过坏心思,所以我还是叫你姑姑。”
  “怎么了?听你的语气,你跟他们决裂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你弄的我一头雾水啊!”苏姑姑在苏妍心对面的椅子里坐下来,一脸急切的看着她。

  苏妍心颔首:“是决裂了。他们从没有爱过我,也没有把我当做一条生命去对待过,决裂是好事。”
  “啊!算你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是他们养大你是事实,怎么能把他们说的这么不堪呢?”苏姑姑拧着细眉,觉得苏妍心说的过于绝情。
  苏妍心吸了口气,想笑却实在笑不出来。
  因为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实在是太凝重了。
  “姑姑,我被泼丨硫丨酸,被送进医院,然后意外死亡的事,您应该知道吧?”
  苏姑姑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你……不是,你怎么死而复活了?这真的很神啊!你快跟我说说这其的过程吧!”
  “我问您一件事,您让我去参加假面舞会这件事,是不是跟苏晚晴说过?”苏妍心嘴里苦涩,心里更苦。
  “嗯!晚晴让我一定邀请你去参加舞会,说让你在舞会认识一些精英,这样她可以跟萧聿在一起了。”
  “哦,她还真是两面三刀呢!事实是当晚我被泼丨硫丨酸了,然后被送到医院了。”苏妍心冷声讪笑,“次日被他们掐死了!”

  苏姑姑:“……”
  “姑姑,您打电话邀请我参加舞会的时候,卉蓉是不是在旁边听到了?”
  “呃,是啊!”卉蓉是苏姑姑的女儿,“她都消失三天了,也不知道跑哪儿野去了!”
  苏妍心眼眸一沉:“她没跑哪儿去,她只是被杀害了。”
  ——————
  苏妍心这句话,犹如平地起惊雷。

  苏姑姑反应再迟钝也明白了她说的什么意思。
  “我女儿……”
  “舞会的那天午,您给我打了电话之后,卉蓉给我打电话,说她想去参加舞会,但是您不同意,所以她求我把名额给她。正好我有急事,晚去不了,所以我把名额给了卉蓉。”
  苏妍心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给她听。
  “我得知卉蓉被泼了丨硫丨酸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那时候我发着高烧。谁知道,他们第二天直接去医院掐死了卉蓉……其实他们要掐死的,是我。”顿了一下,她继续,“我当时像您现在这样……绝望而愤怒。”
  苏姑姑的脸,已全是泪痕。
  她呆若木鸡的咬着牙,身体在剧烈的颤抖。
  “如果您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把录音打开听听。在苏晚晴掐住卉蓉脖子时,卉蓉有发出挣扎的声音……”
  ‘砰’的一声巨响!苏姑姑一拳头砸在桌!
  “我要杀了他们!杀了他!我要他血债血偿!”苏姑姑疯狂的吼叫起来。

  情绪隐忍到极限,总会爆发。
  苏姑姑攥着录音器,快速跑了出去。
  苏妍心感觉心底有一块地方,空了。
  卉蓉死的何其冤枉。
  她才十七岁,花一样的年纪,却被她的亲舅舅一家杀害。
  如果她死的时候,有意识,有听到他们说的话,那她的内心该多么委屈、痛苦和无助?
  苏妍心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眼泪忍不住涌出来。
  这也是苏妍心不放过苏云天一家的原因。

  坏人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
  杀人应该偿命。
  从茶餐厅出来的时候,苏妍心的眼睛还有些红肿。
  不知道是因为情绪太低迷还是之前高烧没痊愈,她感觉头重脚轻。
  医院。
  霍岩听闻苏妍心晕倒,所以立即赶了来。
  “她没什么大问题,是又发烧了。”梁锦解释,“可能是她没好好休息,加这两天较伤神,导致高烧一直反复发作。”
  “哎,她遇到苏家,也是倒霉。”霍岩看了病床昏睡的苏妍心一眼,然后低叹。
  “恩,九死一生了。”
  “我已经决定了,如果苏云天的妹妹不告苏云天谋杀,我把录音直接甩公丨安丨局。”霍岩很心疼苏妍心的遭遇,所以没办法袖手旁观。
  梁锦附和了一声:“不过我觉得苏云天可能会把一切罪名都推给苏晚晴,还有他的妻子。毕竟录音里,他根本没有说话。”
  这的确是个头疼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