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3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绥草光着脚用力踩在泥泞朝李续断走去,“本小姐要把你殴打得爹妈都认不出来!”

  南宫兜铃知道绥草生气起来有多认真,她哪舍得师叔给人殴打:“绥草,你别动怒,他又不是故意的……”
  绥草没有放弃的念头,头也不回的大步往前,这脾气和个性简直和南宫兜铃一模一样,怪不得两人能够成为绝配的好友。
  李续断在原地站着,似乎给绥草的气势吓的忘记逃走,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眼神里透出不安和恐惧。
  南宫兜铃呼唤一声:“青龙,回来!”
  青龙引魂幡往后浮起,将绥草的身子猛地一扯,引魂幡努力的朝南宫兜铃的方向飞去。
  绥草用双手紧紧握住杖身,手臂在身前给青龙拽的笔直,双脚往前一寸寸的移动,青龙看去使了很大的力气,却难以挣脱;
  他在没有显露真身的前提下是没法出尽全力的,又不是面对大敌,南宫兜铃觉得把他召唤出来有点小题大做。
  绥草不肯轻易让青龙引魂幡脱手,“给我回来,我要用你把那笨蛋揍得鼻青脸肿。”

  青龙不停的闪烁着光芒,“放开!”
  绥草还是不愿意,青龙光芒强烈迸发,绥草睁不开眼,手不慎松开,青龙带着一股失控的力气往南宫兜铃飞去。
  “青龙……你刹车啊!”南宫兜铃慌忙摆手,身体很虚弱,实在没力气跳开。
  砰的一下闷响,青龙笔直撞在南宫兜铃脑门,又哐当反弹到地面。

  “好晕……好晕……”南宫兜铃给砸得成了一双斗鸡眼,脚步踉跄的旋转两圈。
  李续断和绥草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青龙从泥泞里飘起来,在她身边焦急的转着,“兜铃?你没事吧?我挣脱的太用力,没控制住速度。”
  “我没事……”
  南宫兜铃刚说完,大字型的倒在了地。
  李续断和绥草的脸同时围了过来,遮住她眼前的天空;
  他们在喊什么,她都听不见,耳朵嗡嗡作响,眼睛无力的闭,随即陷入无意识的昏迷状态。
  耳边传来一阵淅沥沥的雨声,南宫兜铃清醒过来,她撑着身体坐直,手掌下是松软的床垫,这是一张大的不像话的床,她坐在面显得非常小。
  静静的打量屋子,这个房间宽敞无,铺着光亮的黑色木地板,靠墙摆着厚重的五斗柜和复古的衣橱;
  扭头一看,是一面拉开的落地窗,外面是一个露天走廊;
  走廊方的屋檐正不停往下滴落雨帘,水珠摔打在走廊边茂密生长的草叶,激荡起阵阵悦耳的声响。
  清爽的空气灌入房内,驱散了夏天的沉闷。
  南宫兜铃双脚踩在木地板,揉着脸,双手触到一丛毛茸茸的胡子,她猛地反应过来,跑到衣橱前照镜子。
  她穿着洁白的男式睡衣,棉质轻薄,很舒适,可她这张满是胡子的脸怎么看都不顺眼。
  她摸了摸脖子的喉结,又按在胸口,手心一片平坦,讨厌,还是没有恢复她原来的性别。
  南宫兜铃走到落地窗外,站在走廊边,望着生机盎然的式庭院;
  沿着院墙栽种了一排低矮柔软的翠竹,她疑惑的想,莫非又是穿越了?

  这里像王公贵族的王府,不,应该说王府更加富丽堂皇,地板纤尘不染,古朴的窗棱雕龙画凤,随便一个细节都透露出奢华质感;
  屋檐每隔两步便悬挂着一盏精致干净的琉璃灯笼,里面不是蜡烛,而是现代的电灯。
  说明她是在现代,没有穿越。
  她迷茫的盯着下雨的院子,半透明的雨雾在石砖方萦绕;
  竟有两只雪白的丹顶鹤悠闲的从路过,抖抖羽毛的水珠,跑到竹子间,把修长的脖颈搭在对方身休息,此情此景如诗如画,美得让人心醉。
  咋回事?这是谁的地方?养这么豪华的宠物,能住在这里的人想必是非富即贵啊。

  她摸一摸腰间,青龙引魂幡不在身,她一阵焦躁难安。
  “南宫大人!”青豆的声音从走廊对面传了过来。
  “青豆!”
  青豆径直飘过庭院,冒雨飞到她面前,“你终于醒了!”
  “这里是……”正要问个仔细,对面走廊的阴影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李续断端着一个托盘,绕着走廊朝她接近,“兜铃,我正在书房看书,你的式神青豆忽然感应到你醒了,把我叫来了,快吃点东西。”
  李续断走到她面前,托盘里放着一碗熬得热腾腾的瘦肉粥。

  南宫兜铃看了看他:“师叔,这是哪儿?”
  “我家。”李续断说的漫不经心。
  他走进落地窗,把托盘放在房间央的矮桌,唯独这张桌子有点日系的气氛,李续断直接坐在木地板放着的坐垫里头,招呼她,“不吃要凉了。”
  南宫兜铃怔怔的走过去,盘腿坐在他对面,诧异的神态从未在脸消失。
  “你家?师叔,你开玩笑吧,你不是住在乡下吗?我一定还是在梦没睡醒。”南宫兜铃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好痛,不是做梦,她真的醒了。
  李续断给她逗笑,“这里是乡下,你听见有汽车的声音吗?一点都听不到吧,这个地方偏僻的很,镇既没有机场,也没有汽车站,从青城过来的话,只能坐火车,不过青城的火车站给水淹了之后,已经瘫痪了,我用的是地遁瞬移大法,把你和绥草都带了过来。”
  南宫兜铃始终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她指着院子,“你家这么大,还有丹顶鹤走来走去,光是这个房间的面积可以拿来当图书馆了,你怎能说的这么镇定?”
  “准确来说,是师父的家,我是暂住的,不过师父回家的次数太少,这里常年只有我一个人住,而且他几年前立下了遗嘱,他以后要是不在了,这地方归我,可现在还能不作算我的,你说的对,这里太过宽敞,人气又不旺,确实有点空落落的。”
  李续断看向院墙下的丹顶鹤,“至于这些小动物,都是从外头跑进来的,不是我私人养的,这个季节,丹顶鹤较常见,它们可能我还要喜欢这个地方,三天两头跑来,把这里当成它们第二个家了。”
  “这哪是普通的房子,根本是仙境。”
  李续断笑着说:“这个地方有个名字,叫做尽虚宝殿。”
  “尽虚宝殿?”
  日期:2018-02-16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