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3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你这么幼稚,你们既是师徒,更是父女,竟然动不动绝交,亲情对你们来说一点价值也没有?师兄气你不听他教导,你又恨他哄骗你加入引魂派,照我说,你是法师,这个身份已成既定事实,你不停责怪师兄也没用,不如专心提高修行,往修仙的方向发展,等你有了大作为,不会在乎这些小事了。”
  南宫兜铃瞪着他,“除了修仙,你嘴里蹦不出别的话来了?别告诉我你没想过女人,我问你,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所以才对异性无欲无求。你都二十岁了吧,我严重怀疑你根本没有经历过青春期。”
  “你不要把话题扯远。”
  “我看啊,你肯定是个演技派,你的迟钝是演出来的,其实你什么都懂,只是故意装模作样,对围绕着你发生的事情表现出一无所知的态度,把我和师父都当成笑话看待。”

  “围绕着我发生什么了?”李续断朝四面八方看了看,“莫非有人在埋伏我?”
  “我打个喻而已。”
  南宫兜铃这么说了,李续断还不放心,用目光细细确认附近并没有任何风吹草动之后,才显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南宫兜铃哭笑不得,他这笨拙已到了一定境界,每一个笨蛋细胞都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影帝也演不出来。

  他接着刚才的话题,“兜铃,你们师徒闹翻,我也心烦意乱,我哪还有心情笑话你们?”
  “你真的以为我和师父吵架,只是因为我们在互相怄气?之前我们也一直吵架,为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理由,动手斗法也是常事,但从来没有闹得这么严重过,我直白点告诉你,是你出现以后,我们师徒的关系才会变得这么僵的。”
  李续断面带惊讶,“为什么?”
  “我给你点提示,你相不相信这个世有一见钟情这回事?”
  “不信。”

  “你凭什么不信?”
  “人是不可能第一眼爱陌生人的,无论什么感情都得在朝夕相处之后才会起变化,如果只是初初见面引发的好感,不消几天没了,人必须彼此透彻的了解对方,才能建立坚固的感情。”
  “你这个想法也太绝对了,有些人呢,是不需要朝夕相对这么麻烦的,我一个朋友这样对我说过,对人心动的感觉,像看一样顺眼的、非要不可的、喜欢的要命的口红,不买回去浑身都会不舒服,日子也没法过了,然后一头热血的冲进商店,立马给买了下来,用不着讲价,也不会去对,说刷卡刷卡……”
  “兜铃,你到底在讲什么?你都变成这性别了,你还想买口红?”

  “哎,忘记你听不懂喻,师叔,我直说了,我其实……”
  李续断认真的听着,“恩,你其实什么?”
  “我对你是一见钟……”
  她的话忽然给人打断,“南宫大人!”

  天台外面,青豆飞在空,怀里抱着缩成一团的绥草。
  绥草紧紧搂着青豆的脖子,神情凄惨,“我恐高,这位式神妹妹你快把我放下。”
  青豆到了天台,把绥草放在地。
  绥草抱怨:“这天台好脏,到处都是泥巴!”
  她在泥泞踮起赤裸的脚趾头,走到一块稍微干净点的地砖站着,怀里什么都没有,包包鞋子早已不见;
  身只有一件半湿的真丝连衣裙,原本蓬松的波浪卷此刻扁塌了下来,头发乱糟糟的粘在脱妆的脸蛋,她的睫毛膏在眼周晕成一团黑眼圈,活像一只大熊猫。
  青豆悬浮在半空,等候着南宫兜铃的指示,浅蓝喇叭形衣袖和黑色百褶裙微微随风飘荡,笑容间露出俏皮的虎牙。

  南宫兜铃挤出力气起身过去,刚刚才和师父闹掰,心情正伤痛着,见到了好友,涌起了一丝安慰,不由得激动摊开双臂,要将绥草搂住,想趴在她肩膀歇一会儿。
  “亲爱哒……”南宫兜铃像平时一样打趣的叫她。
  “啪”的一声,绥草一巴掌打在她脸,这力气来的太突然,南宫兜铃没站稳,脸朝下扑进一摊泥巴里。
  “哪里来的怪大叔,问都不问敢冲过来抱我?活腻了吧?”
  绥草温柔起来的时候像一只刚出生的小鸟,柔软的依偎在人身时能让人心肝发颤,这一招男女通杀;
  但她发怒起来的时候,则是下冰雹那么厉害,可以把对方活活砸死。
  南宫兜铃从泥巴里抬起头,抹去眼皮黏糊糊的污泥,说话声听去仿佛在哭。
  “我是兜铃,你这个白痴。”
  “你不如说地球是方的,兜铃是女的,你是男的,你要冒充她拜托你也先把胡子刮掉好吧?你这诈骗犯当得也太不专业,还说我白痴,你还想再挨我一巴掌是吧?”
  “她真是兜铃。”
  李续断走过来,扶起师侄女,南宫兜铃的脸蛋罩在黑乎乎的泥巴下,委屈的扁着嘴,拧着眉,皱着脸,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李续断憋不住笑了出声。
  “还笑!我都这么惨了!”南宫兜铃顺手拿起一块泥巴扔到他脸,李续断始料未及,没躲开,泥巴妥妥的糊了他一脸,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下轮到南宫兜铃哈哈大笑。
  连绥草都忍俊不禁,她擦去眼角笑出来的泪水,问李续断:“你是哪位?凭什么说这个男的是兜铃?你解释一下,是同名同姓吗?”
  李续断没回答,用手擦去眼睛的烂泥,“解释倒是可以,不过请你稍等一下。”

  说着,他突然间用双手捧起一把湿漉漉的泥巴,像抹蛋糕一样,整坨按在南宫兜铃脸。
  南宫兜铃的笑声顿时收住,她的肩膀激动的颤抖起来,李续断下手这么狠,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气死个人了。
  李续断放开手,为自己的杰作乐得捧腹不已。
  他对猜测女孩子的心思很迟钝,可是对于实行恶作剧,那叫一个机智聪慧。
  “喂,你们两个别无视我,光顾着自己玩,兜铃去哪儿了!”绥草在旁边不耐烦。
  南宫兜铃吐出嘴巴里的碎泥渣子,依旧无视这位闺蜜,她指着木鱼脑袋的鼻子,“你完蛋了,李续断。”
  她双手各自抓起一把碎泥,李续断赶紧起身,绕着绥草奔跑,企图避开南宫兜铃的攻击。

  “喂喂喂,别跑到我身后!你不要连累我,我是无辜的。”绥草举高双手做投降状。
  “你别碍事!”南宫兜铃抱怨。
  “我也不想!”
  有绥草挡着,怎么都逮不住李续断,那家伙泥鳅似的,明明已经抓住了他衣角,下一秒又给他挣脱了。
  “蹲下!”南宫兜铃命令一声,绥草赶紧抱住脑袋往下一蹲,李续断没了掩护,南宫兜铃将两团泥巴脱手飞去。
  李续断侧身避开,泥巴直奔青豆而去,青豆慌忙飞高空,好险躲开了。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我明明是来和兜铃集合的,却遇你们这两个玩泥巴的怪胎,倒霉透了。”
  绥草急得站起来,瞪着南宫兜铃,“我耐心有限,我再问你一遍……”
  “小心!”南宫兜铃话音未落,绥草回头一看,迎面飞来一团厚厚的泥巴打在她脸。
  李续断往身前缩回手,似乎没预料到自己会砸错对象。
  南宫兜铃纵声狂笑,虽然很对不起绥草,但是绥草这样子实在太逗了,平日里这位千金大小姐可是从头发丝武装到脚趾头,全身下没有一丝破绽,不是给人捧成校花是女神,今天却成了一个污泥怪。
  算李续断替她报了一掌之仇。
  绥草气愤的看向李续断:“我和你什么仇什么冤?你砸我做什么?”
  “我……”
  不让李续断有狡辩的机会,绥草左右看了看,发现南宫兜铃腰间悬挂的青龙引魂幡,她顺手把这沉甸甸的金属铁杖抽了出来,“借我一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