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13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只想有个正常的家庭,正常的长大,然后正常的谈恋爱,接着做一份正常的工作!我压根不愿意清心寡欲,至于法术,我更是没兴趣修炼!我想过很多次,如果我只是给一个普通人家收养那该多好,我只想当个庸俗的凡人,我不想成天只会修法,最终修成一个没有欲望、没有感情、和死人无异的法师;别的女孩在我这个年纪早交男朋友了,三角恋四角恋五角恋的,感情生活过得异彩纷呈,不知有多令人羡慕,而我呢?连个追求者都没有,活得像个尼姑。我辈子是得罪谁了才会给你收养!”

  “动不动想恋爱!你思春也不是这么个思法!你知道你刚才在胡说什么?什么三角恋四角恋?”
  “不管什么恋,我只想做一个不用故意收敛自己感情的女孩子!对自己喜欢的人,可以不顾一切去表白去争取,而不是只能窝藏在心里,和心爱的人结婚生子,对于引魂派的法师来说,这个简单的愿望一生都不能实现。”
  “等你有心爱的人再抱怨这个!你现在冲师父我发什么脾气?因为你不能谈恋爱,所以连师父的养育之情都抱以一颗怨恨的心来对待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心爱的人?说不定我有。”

  “算有,你也得把对方忘记,你的使命是修炼,不是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哼,我知道你会这样说,你硬塞给我一个我不想要的人生,还不许我怨恨了?你收我为徒时,压根没告诉我,进入引魂派要做出多大的牺牲,在我眼里,修炼法术才叫乱七八糟,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是正经事,是获得幸福的途径之一,我可以确定,修法无法令我幸福。修法害我牺牲掉我追求爱情和生育的权利,导致我以后永远不能建立一个完整温馨的家庭,只能孤独终老,有啥意思?”
  “你有那么多的式神陪着你,你还会孤独吗?”
  “师父,你式神我还多,你敢说你现在不孤独?”南宫兜铃嚣张的看着他,“你这把年纪,没有爱过一个人,不可悲吗?”
  南宫决明看去好像给人刺最痛的穴位,整个人止不住的发抖,呼吸加速,粗沉的从气管里呼出来,一双眼睛在眼眶里愤怒的凸起,犹如一只给人踩到尾巴的老虎。
  “之前还宣称你对早恋没兴趣。”他咬着牙说。
  “我没有这么宣称,我当初说的是,我对学校里的男生没有兴趣,但是现在……”她意味深长的看向李续断,“现在不一样了。”
  南宫决明也顺着她的目光盯住师弟不放,“哼,都说女人是祸水,原来未必,男人也是,而且祸害的本事起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分明什么都没做,却足以把一个天资聪颖的女孩子迷得神志不清,不该来的,还是来了,叫人防不胜防。 !”

  李续断的表情泄露了他内心里的惶惑,眼神在他们二人身来回扫了一遍,“你们忽然看着我不说话,我有点瘆得慌,我在旁边可一句话都没机会说,师兄,你那句‘防不胜防’指的到底是谁?”
  “还能有谁?简直傻到家了,话说得那么白都听不懂,老头儿,你要讲他坏话,拜托你直接点,你拐弯抹角,这木鱼脑袋是没法儿理解你意思的。”
  “不许再叫他木鱼脑袋,他是你师叔!”
  “我喜欢这么叫,木鱼脑袋,木鱼脑袋,木鱼脑袋。”
  “你!”
  李续断充当劝架人的身份:“师兄,我不介意她怎么喊我,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外号,我又没什么损失,你不需要为了我跟兜铃计较;我说你们师徒相处也有十几年,一点都不重视之间的感情吗?再吵下去只会伤了彼此的心。”
  “感情?”南宫决明讥讽,“你看看她对我有感情吗?我养她十八年,可这死丫头跟一块石头似的,我怎样都捂不热含不化,我哪天没有把她捧在手里疼着爱着?无论是当她父亲还是当她师父,我都尽到了责任,我问心无愧!”

  南宫决明指着她的鼻子痛斥:“给你吃、给你住、给你零用钱,你生病时,我一口一口喂你吃药吃饭,你凭什么嫌弃我?口口声声说你不是正常家庭养出来的,你讲话要凭良心,我对你的付出,哪一点不正常?换作别人收养你,还未必能做到我这么体贴!忘恩负义,白眼狼,养你不如养块叉烧。”
  南宫兜铃说:“你觉得你收养我是对我有恩,行,我认,确实,在家有自己的房间,在孤儿院里头睡大通铺要好,吃饭也可以挑食,生病还有人给我撒娇,你为我做的,我不是不感恩,我气的是你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你收我为徒的时候,对我隐瞒了很多事,你总是说我年纪小,什么都不懂,所以很多门派规矩没必要对我解释清楚,可我问你,为什么不等多几年,让我长大点,再和我讲个明明白白的,然后让我来选择要不要加入引魂派。”

  “这是浪费时间,早点收你,你多几年修为,晚点收你,你今天没这么大的成,关于这点你以后迟早会感激我,你现在哪是怨我自作主张收你为徒,你是在怨你不能谈情说爱。你死了这条心吧,你以为你有的选?不!你没得选,你命注定成为引魂派的弟子,一辈子也妄想结婚、成家、生小孩,你昏了头才会说那么多气人的话,只要你以后乖乖认命,做你该做的事,把你不该做的,都抛到脑后去,别再任性,师父原谅你,当你什么都没有说过。”

  南宫兜铃心灰意冷,讲不通,南宫决明始终认为他占理。
  “师父,你之前说,如果灵兽不服主人的安排,虐到它服,我想问你,如果我现在要反抗你给我设定的未来,你是不是也会用法术虐到我听话为止?”
  南宫决明的视线冷峻起来,“你这话的意思,还是觉得师父对不起你是吧?虐你不至于,我不是没心肝的人,若是你一心认为我没有资格教你,你给我滚蛋,别再跟着我,你自己出外面去住,靠你本人的能力去谋生,以后我们各走各路,师父可以不管你,当作给你机会独立。”
  “这可是你说的,各走各路,好,我同意。”南宫兜铃没有多做考虑,她只想着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气他、反抗他。
  李续断打断她:“兜铃,不可以随便和你师父翻脸,叛徒才会这么做。”
  “当叛徒我无所谓,当傀儡被人利用才悲哀。”
  南宫决明冷笑两声,“好一句傀儡,对你再好也是白瞎,我把你看作亲生女儿,你却觉得受了我的操控,我利用你?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让人心寒,从这一秒开始,你遇困难别来求我,因为我不会再帮你。”
  “哼!”南宫兜铃别开脸,懒得和他继续进行没有建设性的争吵,反正怎么吵都会绕回原点,他们两人谁都不可能主动认错。

  南宫决明走到天台边缘,回过头,平静的看着她,这一眼很漫长,仿佛在做一场坚决的告别。
  “师兄,你这是要走?要去哪里?”李续断问。
  “你别管,这事都怪你。”
  “怪我?”
  “你要是长得丑一点、脾气坏一点,那好了。”南宫决明说完,跳出天台,动作敏捷的蹦到另外一栋建筑物,接着又跳向别处,身影在城市空渐渐变小,消失在远方。
  李续断想追过去,南宫兜铃叫住他,“不要去理那个蛮不讲理的老头子。”
  “在我看来,你较蛮不讲理。”李续断叹息,脚步从天台边缘收了回来。

  “连你也怪我?你到底站谁那一边?你也要和我绝交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